桂枝新加汤的组成,临床运用医案

【桂枝新加汤原文】

发汗后,身疼痛,脉沉迟者,桂枝加芍药生姜各一两人参三两新加汤主之。(62)

【桂枝新加汤组成】

桂枝10g 白芍12g 炙甘草6g 党参10g 生姜10g 红枣12枚

【煎服方法】
水浸30分钟,煎30分钟,约600ml,分早、午、晚3次服。

【主治】

发汗后,身疼痛,恶风,汗出,脉沉迟者。

【禁忌】

喜冷思饮者,忌之。

【类方】

1.麻黄汤:同为治身疼痛之方。不同者,麻黄汤证之身疼痛系风寒外袭,营阴郁滞,经气不能荣于脉,筋骨失养所致,必有恶寒无汗、脉象浮紧之症状,使用于汗出之先;桂枝新加汤证之身疼痛乃汗法不当,表邪未去而气津损伤,营虚血少引起,使用于汗出之后。

2.附子汤:同可治身疼痛、脉沉迟。不同者,附子汤证为阳虚阴盛,寒湿浸渍,症见水肿,小便不利,肢冷畏寒;桂枝新加汤证则系发汗太过,外邪未解而气阴已伤,症见汗出、发热、恶风。

【临床运用】

1. 虚弱者之感冒,胃弛缓,胃痉挛。(《古方临床之运用》)
2. 腰肌劳损,产后拘挛。(《经方发挥》)
3. 产后、气血双虚,而身痛不可耐者。(《伤寒挈要》)
4. 大便不通。兼气上冲逆,面色如醉,心下痞硬,少腹无力。(《皇汉医学·续建殊录》)
5. 阴阳易。感冒行房后,身热恶风,骨节痛,目赤,脉细缓。(《浙江中医》1958,7:40)
6.阳虚感冒。症见不恶寒,微热汗出,脉微细。(《治验回忆录》)

桂枝新加汤方解

此调营卫、补气血之方,临床以发汗后身疼痛、恶风、汗出、脉沉迟无力为使用目标。

身疼痛,系太阳病主症之一,经辛温发汗,疼痛多可随之而愈。本证身疼痛并未因发汗而解,其脉沉迟,知发汗过甚,营血损伤,不能充脉,濡养肢骸。读《伤寒论》50条“脉浮紧者,法当身疼痛,宜以汗解之。假令尺中迟者,不可发汗,何以知然,以荣气不足,血少故也”可知,发汗一法,宜于表实无汗,脉浮紧者,以药后遍身漐漐微似有汗为佳,不可令汗水淋漓。若误用于表虚证,或发汗过峻,势必致津亏血少,阳伤阴损。大论谓误汗,有伤阳伤阴之分,伤阳轻者,用桂枝加附子汤治之,重者四逆汤救之;伤阴重者属白虎加人参汤证,轻则为桂枝新加汤证也。虽外邪仍在,然正气已虚,属虚多邪少、外感轻而内伤重之证,故加人参、白芍、生姜以补气和营,扶正祛邪。虚甚者,可加黄芪、当归、熟地;筋惕肉瞤,汗漏不止者,更加附子以阴阳双补。若其人禀赋不足,气血两虚,感冒后体痛汗出,恶寒发热,虽未发汗治疗,亦可用本方一面扶正,一面祛邪。可见发汗与否,表证有无,仅作参考,不足为凭,而气血虚损,营卫失和方为本证之关键。故多用于产后、经后、久泻、劳损、放疗、化疗后之气阴虚损,营血不和诸证。

桂枝新加汤证,虽属中风表虚证,然虚象不著,发热、恶风、汗出亦甚轻微。病者或不作主症陈叙,只有详细询问,或腹诊腹壁湿润黏手可知。至于脉象,迟、缓、细、弱皆可用之。

产后汗多,肢节疼痛,多认为气血两虚,筋骨失养,投八珍汤、归脾汤可使症状减轻,然不易根治,沉绵日久,甚者至终身。若询之汗出、恶风者,即示肌表气血不足,营卫不调。归脾八珍虽能补益气血,然偏于补里,而新加汤既能行肌表、和营卫,又可载气血达于肌表,疗效较八珍归脾为佳。

【桂枝新加汤医案】

1.泄泻

杨某,女,36岁,农民。产后调养不当,患泄泻,消炎、止泻终不见效,业已16年矣。刻下日泻三五次,无脓无血,着凉或多食则泻次尤勤,或有腹痛里急症象。纳谷呆滞,神疲体倦。寒暑反应均敏感于常人,如每至盛夏,发热多汗,肤起痱疹;至冬则形寒畏冷,厚衣早着。口不苦、不渴,舌淡红润,舌苔薄白。切其脉,脉沉弦细。诊其腹,脐下腹肌挛急。

脉证观之,泄泻为营卫不和,中气虚弱所致。求本之治,须调和营卫,补益中气。不可头痛医头,见泻止泻也。拟桂枝加芍药生姜人参新加汤:

桂枝10g 白芍15g 炙草6g 党参10g 生姜6片 红枣5枚 三剂

二诊:大便日一次,纳仍差,舌淡红润,脉沉弦细,原方加白术15g 茯苓10g 五剂。

按:桂枝新加汤证,系发汗后表未解而正已虚。表未解者应予解表,然正气虚则不宜单纯解表。故用本方扶正解表,调和营卫。先哲谓:脾为营之源,胃为卫之本。营卫和,则脾胃健,诸症自解。本案不耐寒,不耐热,自汗出,为营卫不和;细脉及久泻不止,示正气虚弱。故选用新加汤,非专指过汗致虚也。

2.遗屎

邢某,男,11岁。7岁始,每日或隔日总大便失禁一次。一般遗漏不多,偶有尽便裤中者。同学嫌厌,父母忧虑,四年余寻医不愈。观其面色萎黄,形体瘦弱,认系先天不足,从肾主二阴立论,拟补肾方治之。服药十余剂,屎漏依旧。余固知补肾之治,非朝夕可望覆杯,然若对证,总应微有效应,今无反应,必有所因。细询之下,获知口干思饮,寐后汗出甚多。诊其脉,沉缓无力。

窃思脉缓汗出者,营卫不和也。表不和,里不固,故而遗漏。治当调营卫、和表里。以其不发热,脉不浮,不投桂枝汤;复以其不恶寒,肢不冷,阳不虚,不遣桂枝加附子汤;而以其口干思饮、脉象缓弱而用桂枝新加汤。拟:

桂枝10g 白芍15g 炙草6g 党参15g 生姜3片 红枣5枚 二剂

二诊:药后四日未便,第五日方临厕一次。未遗屎,汗出减少。今微咳,舌淡红,苔白微腻,脉缓弱。拟:

原方加杏仁10g二剂

后其母患病来诊,知其再未遗屎,每三至四天一便。夜汗止,精神佳。

3.带下

杨某,女,27岁,张野农民。因流产刮宫时失血较多,自恃体壮,未予调理。逾十日,白带如注,腥臭清稀,少腹疠痛。腹中气上冲逆,恶心欲吐。喜温恶寒,手指触冷即抽掣疼痛,常以厚被裹身,裹则发热汗出,稍事活动亦汗出津津,腰脊酸痛,体倦神疲。视其舌,红润少苔。诊其脉,细缓无力。触其腹,当脐悸痛,少腹挛急拒压。

脉证分析:汗出,恶寒,发热,脉象细缓,为营卫不和,气阴两虚。营卫不和者,当用桂枝汤和之,兼气阴不足者,则宜桂枝新加汤和之益之也:

桂枝10g 白芍15g 党参15g 甘草6g 生姜10片 红枣5枚 三剂

二诊:带下大减,腹痛、冲逆等症均较前为轻,仍时发热,自汗出,口干思饮,原方加天花粉15g,四剂而愈。

按:带下如注,可视为汗出过多,少腹疼痛亦如气血不足、筋脉失养之身疼痛。气阴虚损,复营卫不和,故借桂枝新加汤以治。

4.腰痛 

张某,男,28岁,农民。腰背疼痛半年余,时轻时重,轻时尚可轻微活动,重时俯仰转侧受限,咳嗽吸气引痛。乡医院以腰为肾府、劳则加剧为虚,予以补肾壮腰;或以行速善变,痛位走窜为风,予以独活寄生,皆不效应。近复痛甚,遂进城来诊。
望其痛苦形躯,活动不敏,舌质淡红,苔白微腻。询知时发热,自汗出,腰背恶风,左腿酸困发冷,饮食二便正常。触之腰背肌肉挛急,不肿不红。诊得脉象弦缓无力。

综观脉证,此太阳病中风,营卫不和,正气虚弱证也。咳嗽引痛者,乃经脉失充、肌肉失养也。本案病前虽未经发汗,脉亦不见沉迟,然与缓弱相近,同属正气不足。故拟桂枝新加汤治之:

桂枝10g 白芍15g 炙草6g 党参15g 生姜10片 红枣6枚 二剂

二诊:腰痛止,恶寒,汗出亦减,腿仍酸困,脉舌如前,原方再服二剂。

按:或问桂枝新加汤、独活寄生汤皆为补气血、祛风寒之方,且独活寄生汤阵容强大,何以一效一不效?曰:独活寄生汤为补气血、益肝肾,治风寒湿痹之方。证之临床,并无发热、汗出、恶风、脉缓之表虚证。桂枝新加汤证属中风表虚,病机为营卫不和、气阴损伤。须调和营卫,补益气阴,营卫和,痛自解,故非独活寄生汤所宜。

5.足跟痛

常某,男,33岁,忻州运输公司车队文书。曾苦失眠六年,余用桂枝加龙牡汤治愈。近因篮球比赛,运动激烈,当晚便足跟痛,并出现下肢水肿,腰脊酸困。某医院拍X线片未见骨质损害。按肾虚治疗三月余,服药近百剂,水肿消失,然足跟疼痛,腰脊酸困毫不见轻,且同房后明显加剧,遂复来就诊。

足跟疼痛,腰脊酸楚,劳则加剧,休息可缓,肾虚之症也。《医宗金鉴·外科心法要诀》云:“督脉发源肾经过,三阴虚热足跟痛,六味地黄滋真水……”今补肾滋填三月,其效不显者,必有伏因也。观形察舌,无特殊异常。饮食二便,亦如昔日。诊其脉,细缓无力。触其腹,腹肌挛急,皮肤湿润,汗出津津。余问:“常发热汗出乎?恶寒乎?”“然。”至此,太阳病中风,营卫不和,已昭然若揭。前医药证不符,故屡补而终无效也。《灵枢·经筋篇》云:“足太阳之筋,起于足小指,上结于踝,斜上结于膝,其下循足外踝,结于踵,上循跟……上结于臀,上挟脊上项。”其为病,“跟肿痛,脊反折。”今太阳表虚,气阴虚损,筋脉失养,是以足跟痛,腰脊困。治当调和营卫,补气益阴。拟桂枝新加汤以试

桂枝10g 白芍15g 炙草6g 党参15g 生姜10片 红枣5枚

二剂后症状见轻,连服六剂,足跟疼痛,腰脊酸楚尽失。

李映淮老师评语:“足跟痛多见于肾虚,湿热下注。营卫不和引起者,甚为少见。用桂枝新加汤治愈,可见异想亦可天开。”

——本文摘自《经方躬行录》

版权声明:
作者:老中医
链接:https://pianguai.com/1106.html
来源:偏怪-中医偏方学习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
文章目录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