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名医-东汉末年 中医<董奉>

汉末名医董奉考

□ 钱超尘 北京中医药大学

汉末有三位著名医学家:华佗、张仲景、董奉。华佗在《后汉书》、《三国志》中有传,裴松之、李贤注补充许多故事,人物形象乃生动突出。张仲景无传,唐初史学家刘知几《史通》卷八《人物篇》云:“当三国异朝,两晋殊宅,若元化仲景,时才重于许洛,何祯许询,文雅高于扬豫,而陈寿《国志》、王隐《晋史》,广列诸传,而遗此不编,此亦网漏吞舟,过于迂阔者。”仲景无传,有书存世,可藉其书研究其人。董奉则不然,史书无传,其书无存,研究其人,实为难矣。

有三篇史料可藉以寻觅董奉踪迹。一为《三国志·吴志》卷49《士燮传》;二为《晋书》卷72《葛洪传》;三为葛洪《神仙传》。

董奉挽士燮于将死

《三国志·士燮传》:“士燮,字威彦,苍梧广信人也。其先本鲁国汶阳人,至王莽之乱,避地交州,六世至燮。”广信即今之苍梧。士燮为人“体器宽厚,谦虚下士,中国士人往依避难者以百数。耽玩《春秋》,为之注解。陈国袁徽与尚书令荀彧书曰:交阯士府君,既学问优博,又达于从政,处大乱之中,保全一郡二十余年,疆埸无事,民不失业,羁旅之徒,皆蒙其庆。”

在此段文字下,东晋裴松之加有一段小注:“葛洪《神仙传》曰:燮尝病,死已三日,仙人董奉以一丸药与服,以水含之,捧其颐摇稍之食顷,即开目动手,颜色渐复,半日能起坐,四日复能语。遂复常。奉字君异,侯官人也。”

《士燮传》云:“燮在郡四十余岁,黄武五年,年九十卒。”黄武五年为公元226年,由此推出士燮生于公元136年,卒于公元226年。公元222年孙权称帝,国号吴。因此,士燮大部分时光生活于东汉末期,在吴国生活五年而殁。士燮早年与仲景共同经历汉末时光。

这里需要关注的是董奉生卒及其何以至苍梧?考证董奉生卒,史料有阙,唯一可以据用的资料是葛洪《神仙传》。其董奉传云:董奉者,字君异,侯官人也。吴先主时,有少年为奉本县长,见奉年四十余,不知其道,罢官去。后五十余年,复为他职行经侯官,诸故吏人皆老,而奉颜貌一如往日。问言:“君得道耶?吾昔见君如此,吾今已皓首,而君转少,何也?”奉曰:“偶然耳!”

侯官古称“冶县”,东汉末改称“侯官县”(隋朝改称“闽县”),始建年不详。《神仙传》“有少年为奉本县长”,意为有一位少年是董奉那个县的县长。在“侯官”名称下加“县”,符合东汉末始立“侯官县”史实,则董奉生于东汉末福建侯官县有文献可证矣。

董奉生卒之年,当以《董奉传》之“奉年四十余”、“后五十年”为推测其生卒时间坐标。《三国志·孙权传》:“黄龙元年(公元229年)春,公卿百司皆劝权正尊号。夏四月丙申,南郊即皇帝位。”又云:“太元二年夏四月权薨。”太元二年为公元251年。《董奉传》称孙权为“吴先主”,指孙权即皇帝位至逝世这一阶段(公元229年~251年)而言。这一时期董奉四十余,若以45岁计,即从孙权即帝位之公元229年上推45年,则董奉生于汉末灵帝光和、中平(公元184年~189年)间;若从孙权卒年上推45年,则董奉生于汉末献帝初平、兴平(公元190年~195年)间,其时仲景(约公元150年~220年)尚在。此为董奉生年之推定。

董奉卒年,亦当据“后五十年”推测。若从孙权初即帝位之公元229年下推55年,则为西晋武帝咸宁、太康(公元275年~285年)间。若从孙权卒年之公元251年下推55年,则卒年当在西晋惠帝永宁、永安(公元301年~304年)间。官侯县县长某再次见到董奉时是初见后的50余年,也许此50年后董奉尚生存若干年,亦未可知。其卒年较难考。

根据以上,大致可确知董奉生在东汉末的公元168年~220年间,卒年或在西晋的公元265年~313年间,享年近百岁或百余岁。清陈梦雷《古今图书集成·医部全录》第十二册《董奉》条引《南康府志》称董奉“永嘉(西晋末)中仙去”。《董奉传》称“奉在人间三百余年乃去,颜状如三十人也。”奉享高年,故夸大言之。

汉末西晋是苦难时代,人员流徙不定。士燮家族由山东汶阳远徙苍梧郡避董卓之乱,汉末及三国社会紊乱生民凋敝甚于卓时,董奉当为避难而远徙苍梧者,恰逢交阯太守士燮将死而愈之。《神仙传》云:“士燮得毒病死,奉时在彼,乃往与药三丸。”观“奉时在彼”句,乃不期而遇,犹扁鹊之愈虢太子也。

裴松之引葛洪《神仙传》,对于后世考察董奉具有重大意义。犹《三国志》裴松之注引《华佗别传》史料,可藉以观华佗全人。

葛洪搜访董奉事迹

葛洪生于西晋武帝太康四年(公元283年),卒于晋哀帝兴元元年(公元363年),享年81岁。葛洪青年喜儒家书,后专尊道家,晚年求道访仙,尤为精进。东晋元帝时干宝“荐洪才堪国史,选为散骑常侍,领大著作。”葛洪不慕荣利,“固辞不就,以年老欲炼丹,以祈遐寿。交阯出丹,求为句漏令。帝以洪资高,不许。洪曰:非欲为荣,以有丹耳。帝从之。洪遂将子侄俱行至广州。刺史邓岳留,不听去。洪乃止罗浮山炼丹。”句漏地处交阯,即奉为士燮治病之郡。葛洪虽未至句漏为令,然广州、罗浮山等地与董奉当时所居之地不远。董奉信道,自称“贫道”,与葛洪信仰亦合,对董奉事迹,洪必详细访求,乃录入《神仙传》。尤当思忖者,董奉亡故时期与葛洪出生之年相接,葛洪出生之时,为董奉晚年。董、葛所居之地相近,年寿相接,凡此皆为葛氏搜访董奉事迹,提供诸多便利。《神仙传》十卷,篇幅皆短小,唯《董奉传》堪称长篇,1211字,有董奉许多生活细节及治病不取饷糈酬金事。凡此非出臆想,而出自方民递相口传。剔除少数神话,余多切理,可以凭信,如杏林等事属之。

《董奉传》多神话。当知古人对所敬慕者,多披以神话轻纱以申敬仰思慕深情,寄托人们理想追求与渴望。如《南阳府志》称仲景为老猿诊脉,老猿以古桐回报,琢为二琴,亦属同类事。此传将董奉高尚医德、大医风范圆满展现,为后世医家树立清廉高尚楷范形象。

何时希《中国历代医家传录》亦全引《董奉传》,评葛洪《神仙传》文风云:杏林故事,除虎事外,余皆可信,正见医不贪财,唯须种杏,初供观赏,又可济贫。试思“二月春光闹杏花”,万株一片,何等缛闹。继乃货杏易谷以赈贫乏,医家美德,至此极矣!尝见葛洪《抱朴子·自序》,文多骈偶缛丽,若此《神仙传》记董奉事,层次井然,虽稍涉迷信,读之情理赡美,尤令人神往。

杏林精神辉耀古今

葛洪的《董奉传》对后世医家产生巨大影响,杏林精神不仅是医家精神财富,而且它已成为中华民族优秀美德的组成部分,文学作品、戏剧小说、民间故事、医书医话等均有歌颂。略举如下。

宋初《太平广记》第二引葛洪《董奉传》。《太平广记》始编于太平兴国二年(公元977年),三年成书,六年雕版印刷。此书是较早引用《董奉传》者。

南宋兴定十三年(公元1220年)周守忠撰《历代名医蒙求》,载董奉事迹云:字君异。时士燮为交州刺史,得毒病,死三日。奉时在南方,往,以三圆药内口中。食顷,燮开目动手足,颜色还故;半日能起,遂活。人问其故,曰:初见赤医吏追去,董真君有命,遂得回耳。董奉居庐山,不田作,为人治病,亦不取钱物,但使重病得愈者栽杏五株;轻病得愈者,栽杏一株。如此数年,杏有万株,郁然成林,群虫戏其下,常无生草,有如新除也。于是杏子大熟,奉尝语人曰:欲买杏者,不须来报之,但径自往取之,一器谷便得一器杏。尝有谷少而取杏多者,即有虎号啸而逐之。所得谷救赈贫乏,供给行旅,岁消三百斛,而所余犹多。一旦,升天去。”

元末明初的高启所撰《高太史集》卷18有《杏林为萧沈二医师题》。

明《南康府志》云:董奉,字君异,侯官人,有道术。隐居庐山,为人治病,不受谢,唯令种杏一株,数年成林,杏熟易谷,以济贫民。永嘉中仙去。今庐山杏林,乃其遗迹。

明徐春甫《古今医统大全》卷一:董奉,字君异,侯官人,精医。与人治病愈者,重则种杏五株,轻则一株。不数年之间,杏树多十万。

清陈梦雷《古今图书集成·医部全录》引用《董奉传》全文及《南康府志》。

《词源》:董奉,三国吴侯官人。字君异。善医道。传说交阯太守士燮病死三日,奉与一丸药与服,食顷而目张手动,半日能起坐,四日复能语。又传奉居庐山,不种田,日为人治病,亦不取钱,使栽杏五株,轻者一株,如此数年,有杏数万株。后人常以“杏林”为颂赞医者之词,本此。见《三国志·吴·士燮传注》及葛洪《神仙传》。

《中医大辞典》:董奉,三国时期吴国医生。字君异。据古书载,他治病不取报酬,只求被治愈者在其门前种杏树,日久杏树成林。后世称颂医家为杏林春暖、誉满杏林,来源于此。

上海辞书出版社《中医人物辞典》:董奉,三国吴医学家。字君异。侯官(今福建闽侯)人。约生于二三世纪间。相传交州刺史士燮病濒危,奉往,以三丸药纳口中,食顷即目开手足动,得以救治。后隐居庐山,为人治病,不取报酬,治愈重病者使栽杏五株,轻者一株。如此数年,得十万余株,蔚然成林。每年货杏得谷,旋以赈救贫乏,供给行旅不逮者。故后世每以杏林春暖称道医家医德。

诸家所取者,均为董奉高尚医德。杏林医风,已经构成中医道德主旋律,它将伴随中华民族而永生。

链接

《神仙传·董奉》

董奉者,字君异,侯官人也。吴先主时,有少年为奉本县长,见奉年四十余,不知其道,罢官去。后五十余年,复为他职,行经侯官,诸故吏人皆老,而奉颜貌一如往日。问言:“君得道邪?吾昔见君如此,吾今已皓首,而君转少。何也?”奉曰:“偶然耳!”

又士燮为交州刺史,得毒病死,死已三日。奉时在彼。乃往与药三丸,内在口中,以水灌之,使人捧举其头,摇而消之。须臾,手足似动,颜色渐还,半日乃能起坐,后四日乃能语,云:“死时奄忽如梦,见有十数乌衣人来收燮上车去。入大赤门,径以付狱。狱各一户,户才容 一人,以燮内一户中,乃以土从外塞其门,不复见外光。恍惚闻户外人言云:太乙遣使来召士燮。又闻除其户土,良久引出,见有车马赤盖,三人共坐车上,一人持节呼燮上车,将还至门而觉。燮遂活。”因起谢曰:“某蒙大恩,何以报效?”乃为奉起楼于庭中。奉不食他物,唯啖脯枣,饮少酒,燮一日三度设之。奉每来饮食,或如飞鸟腾空来坐,食了飞去,人每不觉。如是一年余,辞燮去。燮涕泣留之不住。燮问:“欲何所之?莫要大船否?”奉曰:“不用船,唯要一棺器耳。”燮即为具之。至明日日中时,奉死,燮以其棺殡埋之。七日后,有人从容昌来,奉见嘱云:“多谢燮。加自爱理!”燮闻之,乃起殡。发棺视之,唯存一帛,一面画作人形,一面以丹书作符。

后还豫章,庐山下有一人中有厉疾垂死,载以诣奉,叩头求哀之。奉使病人坐一房中,以五重布巾盖之,使勿动。病者云:“初闻一物来舐身,痛不可忍,无处不咂。量此舌广一尺许,气息如牛,不知何物也。”良久物去,奉乃使往池中,以水浴之,痛即止。二十日皮生即愈,身如凝脂。

后忽大旱,县令丁士彦议曰:“闻董君有道,当能致雨。”乃自齎酒脯见奉,陈大旱之意。奉曰:“雨易得耳!”因视屋曰:“贫道屋皆见天,恐雨至何堪?”令解其意,曰:“先生但致雨,当为立架好屋。”明日,士彦自将人吏百余辈运竹木,起屋立成。方聚土作泥,拟数里取水。奉曰:“不需耳,暮当大雨。”乃止。至暮即大雨,高下皆平,方民大悦。

奉居山不种田,日为人治病,亦不取钱。重病愈者,使栽杏五株,轻者一株,如此数年,郁然成林。乃使山中百禽群兽,游戏其下,卒不生草,常如耘治也。后杏子大熟,于林中做一草仓,示时人曰:“欲买杏者,不需报奉,但将谷一器置仓中,即自往取一器杏去。”常有人置谷米少而取杏去多者,林中群虎出吼逐之,大怖,急挈杏走路旁倾覆,至家量杏,一如谷多少。或有人偷杏者,虎逐之到家,啮至死。家人知其偷杏,乃送还奉,叩头谢过,乃却使活。奉每年货杏得谷,旋以赈救贫乏,供给行旅不逮者,岁二万余人。

解县令有女为精邪所魅,医疗不效,乃投奉治之,若得女愈,当以侍巾栉。奉然之。即召得一白鼍,长数丈,陆行诣病者门,奉使侍者斩之,女病即愈。奉遂纳女为妻,久无儿息。奉每出行,妻不能独住,乃乞一女养之。年十余岁,奉一日耸身入云中去。妻与女犹存其宅,卖杏取给。有欺之者,虎还逐之。

奉在人间三百余年乃去,颜状如三十时人也。

(摘自晋·葛洪《神仙传》)

董奉

董奉,字君异,福建侯官县人。少年修习医药,信奉道教。年青时,曾任候官县小吏,不久归隐,在其家村后山中,一面练功,一面行医。在吴国孙权的时代,侯官有一位年纪很轻的县令,当时他认识的董奉也只有三十多岁的样子,并不知董奉是有道的人,后来因故罢官而去。五十多年后,又被擢用做了其他的职务,路经侯官时,以往和他共事的那些官史,都到县衙去看他,董奉此时也去看他,只是董奉气色形态和以前一样,几乎没有任何变化。原来的那位县令看了董奉很久才说:“您莫不是有道吧?我过去看到您是这样,我现在已经白了头而您却显得比以前更加年轻了,这是为什么呢?”董奉说:“这只是偶然罢了。”

另外,杜燮作交州刺史,因为食物中毒病死,已经多天。董奉当时在南方,知道消息后即便赶去。拿出三丸药放在死者口中,又用水灌下去,让人抬起死人的头部,慢慢摇动,好使药粒进入胃中。大概有一顿饭的时间,死者的手足似在微动,气色也逐渐转变,半天时间就能够坐起了,又等了四天才能说话。杜燮回忆说:“死的时候,忽然之间,如同在梦中,看见有十几个身穿黑衣的人过来,接引我到车子上,进入一个大红门内,一直向狱中走去。狱内一个一个的门户,每个门进去,只能容下一个人大小。把我也安放到一个门内,还用泥土在外面封闭着门户,不再看到外面的光线。此时忽然听到外面有人说:‘太乙派使者来召唤杜燮。’又听到正在清除门户的泥土声,很长时间才打开封土,又把我接出来,看见有一辆马车,还有红罗盖。三个人都坐在车上,其中一个人手持符节,招呼我上车。即将走回到那个大红门时,才清醒过来。”

杜燮觉得又活过来了,因此起来感谢说:“承蒙您大恩大德,使我又得以重生,如何报答,为您效劳呢?”于是在庭院中给董奉建了一座小楼。董奉平常不吃其他东西,只吃一些干果,饮一些淡酒。杜燮—天三次设宴请他,董奉每次过来饮食,就如同飞鸟腾空而来,吃过之后又不知不觉地离去了,每次往来人们都不知道。如此有一年多,辞别杜燮想要离去,杜燮涕泣交流,情真意切苦苦挽留不住。杜燮又问他想到哪里去,是否需用大船相送,董奉说:“不用船,只需要一口棺材罢了,”杜燮也只能按要求很快就给他准备好了。到了第二天正午时分,董奉死了,杜燮就用那口棺材,按殡葬的礼节将他掩埋。七天之后,有人从容昌来,董奉看见那人嘱咐他说: “为了感谢杜燮的盛情款待,希望他好自爱护调养身体。”杜燮听了那人的回话,于是便开启已殡埋的棺木,看见里面只放着一块布帛,一面画的是人的形状,另一面用朱砂书写一道符。

后来董奉到江西南昌庐山下居住。有一个人得了急性疫病,眼看就要死了,用车拉着请董奉医治,跪下叩头祈求怜悯。董奉让人坐在一间屋内,用了五层布巾把病人盖着,让病人不要动。病人说:“刚开始感觉有一小动物来舐身子,疼痛无法忍受,全身都舐到了,大概这个大舌头有一尺左右长,它出入的气息和牛一样,不知道是什么。很久那个动物才离去。”董奉就让病人到池中用水洗身,之后就让病人回去了,并告诉病人说:“过不多久就会好的,切记不要受外风。”十多天后,那位病人身体发红,没有皮肤,非常疼痛,如果用水洗浴疼痛就会停止。二十天皮肤开始滋生,疾病痊愈,身体肌肤如凝脂一般。

后来地方忽然大旱,县令丁士彦商议说:“听说董奉是有道之人,他应该有办法让上天下雨。”于是亲自带着美酒、干果等拜谒董奉,陈述时下大旱的意思,董奉说:“下雨很容易。”又看着自己住的房子说:“贫道的住房都能看到大天,雨下来时怎么办呢?”县令理解他的用意说:“先生您尽管想法下来雨水,一定会为你再盖好房子。”第二天,丁士彦亲自带领属县小吏一百多人,运来竹子木头,很快就建起了新居。正当积土和泥,到几里外取水之时,董奉说:“不须去了,日落之后就会有大雨。”于是那些工作就停下来了。到了日落果然大雨如注,不分高低的地方,雨水都下足了,地方百姓皆大欢喜。

董奉

董奉居住山里,不种田劳作,每天只是给人治病,治好了病也不求人报酬。若是因重病而被治好的,让病人家属在他居住的地方栽五棵杏树,轻病栽一棵。如此几年以后,大概算起来有十多万棵杏树了。郁郁葱葱形成了大片的杏林,于是山中的飞禽走兽游戏林中。可是林中始终不生杂草,经常如同是有人给除过草一般,后来杏子成熟,在林中制作一个类似盛草的仓库,告戒人们说:“想买杏的人,不须要告诉我知道,只要把—筐谷子放在仓中,就可以取走一筐杏。”经常有人放仓中的谷子很少,而又取走很多的杏,这时林中就会有一群老虎出来吼叫追逐,那人就会因恐慌害怕而急忙奔跑,杏自然就会在路上倾覆,此时老虎就会回去,不再追赶。回到家里称量,和董奉要求的谷杏比例一样。也有人空手直接去偷杏,回到家里,偷盗的人就会死亡,家里人便马上把偷的杏送回去,向董奉叩头谢过,死的人也就很快复活。从此以后,买杏的人都在林中自取称量,再不敢有欺骗和偷窃的行为了。董奉拿着他所得到的粮食,赈济贫困的人和供给行走在旅途的人,每年都消耗三千多斛(一斛等于十斗)粮食,而且还有很多剩余。

据传,县令的故旧亲戚有一女孩,被精邪所迷惑,千方百计寻求妙方不能治愈。祈求董奉说,“如果能够把这女孩的病治好,一定让她服侍您一辈子。”董奉即刻给她书符诏令敕逐诸邪魅。有一只较大的白色鳄鱼,身长一丈六尺,爬着到病人家的门口,董奉让人把鳄鱼杀掉,那女孩的病就好了。病人家属便把女孩嫁给董奉,很久不见他们生育子女。董奉每次外出,他的妻子也不便独居,于是就寻找一小女孩养着。女孩十岁那年,有一天早上,董奉接受天帝的敕命,任碧虚上监太乙真人,白日飞升。妇人和养女,依然守候着他的旧宅卖杏,拿谷取杏,有不诚实的人,老虎仍然追逐他们。董奉在人间三百多年才离去,他的气色状貌经常是三十多岁的人。成道飞升之后,人们就在杏林的故地修建祠堂,名叫:太乙宫。宋真宗赐额“大中祥符观”。徽宗宣和年间敕封为升玄真人。另一个说法是:濠州钟离县南有杏山,就是董奉种杏的地方。后世称颂医家有“杏林春暖”之语,盖源于此。

版权声明:
作者:老中医
链接:https://pianguai.com/1390.html
来源:偏怪-中医偏方学习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
文章目录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