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砂的功效和作用 朱砂图片

古代医家认为,朱砂有安神、镇静、养生作用。《神农本草经》称:朱砂养精神、安魂魄、益气明目、杀鬼魅邪恶魔,久服通神明不老。《名医别录》称:朱砂通血脉、亡烦消渴、益精神、悦泽人面,除中恶腹痛气疥痿诸疮,轻身神仙。《本草经疏》一书也也有类似描述。 现代医学对朱砂的功效与作用有了全新的认识,下面为大家详细介绍。

朱砂

朱砂的功效与作用

朱砂:又名丹砂、辰砂、飞朱砂,是一种重要的中医矿物药,主要成分为硫化汞,在中医临床上应用已有数千年的历史。中医认为,朱砂味甘,性微寒,有重镇安神功效,主要用于神志不安、心悸怔忡、失眠、惊痫等症;朱砂外用有解毒作用,常用于疮毒肿痛、口舌生疮、咽喉肿痛等症。

朱砂主要成分为硫化汞(HgS),近年来,朱砂毒性备受关注,含朱砂制剂被曝出很多问题,对其进行的药理毒理研究也从未间断。兹就相关研究整理如下。

1  古今对朱砂毒性的认识 
中医药学对朱砂的认识经历了从“无毒”到“有毒”的变化过程。《神农本草经》将其列为上品,认为其能强身健体,但同时也指出了朱砂在一定条件下有可能转化为有毒的水银,表明我国古代对朱砂的毒性变化关系和转化条件已经有了一定的认识。尽管受当时历史条件和科技水平的限制,古代医家还是从临床实践中总结出“朱砂多服令人痴呆”“独用多用,令人呆闷”的科学论断,这与现代医学中关于汞的慢性蓄积可引起神经系统毒性的研究结果不谋而合。为降低朱砂毒性,业界对朱砂的用量呈现逐渐减少趋势,并明确指出了用法用量和宜忌使用的人群,使朱砂的使用趋于规范和安全,这种变化可以从历版《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以下简称《中国药典》)中所载朱砂的内容中看出,见表1。


  2  现代研究 
2010年版《中国药典》规定,朱砂中HgS含量不得低于96%,其中可溶性Hg2+可与体内含巯基的蛋白质、氨基酸等形成络合物,从而发挥作用。Wang等采用焦虑动物模型,以小鼠高架十字迷宫实验显示小剂量朱砂具有抗焦虑作用。有研究分别给家兔口服朱砂、朱砂安神丸以及去朱砂的朱砂安神丸,显示朱砂及朱砂安神丸可对抗心律失常。有观察安宫牛黄丸及其简化方对体外培养的大鼠乳鼠大脑皮层神经细胞的影响,发现安宫牛黄丸全方可使其大脑皮层神经细胞内钙离子浓度明显增高,而简化方则未见明显作用。提示安宫牛黄丸中的朱砂在保护脑细胞方面有一定的效果。高氏等在观察安宫牛黄丸对大鼠中枢神经元活动影响时发现,安宫牛黄丸对大脑皮层的神经元有激活作用,而去汞的简方组作用不明显。这表明朱砂具有独特疗效,不可替代。
  3  朱砂毒性产生原因分析 
  3.1  原药毒性

未经处理的朱砂除HgS外,还含有碳酸汞、醋酸汞,铁、铅、锌、钡、铜、锰、锑、硅、砷等,这些杂质可能产生毒副反应。因此,在使用前应去除杂质及可溶性汞,避免其进入体内代谢产生毒性。
  3.2  炮制方法不当 
目前,朱砂炮制主要有水飞法、球磨法和球磨水飞法。其中球磨法效率高,但粉碎过程中与铁等金属物反应,还原汞,使其游离汞含量升高。杨氏等[8]测定了不同产地朱砂水飞和球磨后游离汞的含量,显示球磨后朱砂的游离汞含量远高于国家标准。
  3.3  服用量过大 
梁氏等[9-10]用朱砂对大鼠进行肝肾毒性及胚胎毒性研究,结果在可溶性汞含量低于21 μg/g时,朱砂用量不宜超过0.05~0.1 g,用药时间不宜超过2周。妊娠前及妊娠早期使用朱砂超过0.08 g/(kg?d),可能对胎儿造成危害,且与剂量成正比。
  3.4  使用铝制容器研磨 
赵氏[11]发现,正常情况下,铝器表面有一层氧化膜,HgS基本上不与Al2O3反应,但在用力研磨情况下,局部高温能使HgS分解成单体汞;另外,由于破坏了表面的氧化膜,铝和汞反应生成铝汞齐而导致中毒。因此,须特别注意不应在铝器中研磨朱砂。
  3.5  服用时间过长 
汞在人体内代谢缓慢,即使每日吸收10 mg,经过10.5 d就可达到100 mg的体内积蓄量,导致汞中毒。方氏等[12]研究发现,成人每日服朱砂安神丸18 g,如果吸收了5%,2 d即可超过中毒水平。刘氏等[13]发现,长期服用朱砂,无论高、中、低剂量组,朱砂在大鼠体内均有汞蓄积,表现在血清和各个脏器均有蓄积反应,其中心、肝特别是肾中的蓄积最为明显。因此,服用朱砂时间不宜过长。
  4  如何降低朱砂毒性 
  4.1  选择外用给药方式 
由朱砂产生甲基汞条件可推测,其外用安全性要比内服高;且几乎未见外用朱砂导致中毒报道。邵氏等[14]采用穴位贴敷疗法治疗重症面瘫及其后遗症,取得一定疗效,且未发现明显不良反应。表明朱砂外用给药不但具有很好的疗效,且能有效降低汞中毒发生率。
  4.2  注意降低朱砂毒性 
重新审视古医籍含朱砂方剂,若朱砂在组方中不是君药,而是引药、包衣或贮藏用,可尽量少用、不用或其他药物替代。朱砂加工时不宜采用单独球磨方法,而应采用传统水飞法。鉴于朱砂遇热即可产生水银而导致中毒,故使用朱砂时不宜采用水煎服,同时应忌火烘、火煅等。此外,应严格控制朱砂的用量和用药时间。
  4.3  中毒后的补救 
出现朱砂中毒的症状,首先要了解中毒具体情况,再采取有针对性的治疗措施,以“清除汞化合物,阻断或减少消化道对其吸收”为原则,驱除与机体酶系统结合的二价汞,使酶系统恢复正常功能[15]。目前,临床广泛应用的有二巯基丙磺酸钠、二巯基丁二酸钠和二巯基丁二酸。其中,二巯基丙磺酸钠一般采用肌肉注射,驱汞效率高。在治疗汞中毒过程中,应根据患者临床表现,合理选择驱汞药物,酌情控制药物用量和治疗疗程,尽量减少不良反应和络合综合征发生。
  5  朱砂的含量测定 
对于朱砂的含量测定,按照《中国药典》测定,硫化汞不得少于96.0%;对于可溶性汞盐,按照《中国药典》(附录Ⅳ)检查,不得显示汞盐的鉴别反应。但在《中国药典》中对含朱砂的中成药并未明确规定含量测定。因此,中成药的汞含量测定成为空白点,有可能影响到用药的安全性。
  5.1  总汞含量 
高氏等[16]以硝酸-硫酸-高锰酸钾为消化剂,采用原子吸收分光光度法,测量不同厂家七厘散中朱砂含汞量,与经典的硫氰酸盐法比较,灵敏度高、检测量小、专属性强。赖氏[17]建立一捻金散剂中朱砂的含量测定方法,以浓硫酸和硝酸钾加热溶解朱砂,通过络合滴定测定朱砂含量,操作简便,准确性、重复性好。张氏等[18]以二乙基二硫代氨基甲酸钠为衍生化试剂,建立柱前衍生化高效液相色谱法(HPLC)测定小儿金丹片的朱砂含量测定方法。汞的毒性与其化学形式、价态以及代谢产物相关,氯化汞可致肾损伤,而朱砂毒性则要小得多[19-20]。因此,目前以总汞含量评价含朱砂制剂的安全性有失偏颇。
  5.2  游离汞含量 
田氏等[21]采用原子吸收分光光度法测定炮制朱砂在人工肠液和人工胃液中可溶性汞的含量,结果表明,朱砂中的可溶性汞盐主要存在于人工胃液中。张氏等[22-23]选用原子荧光光度法检测不同产地朱砂及含朱砂制剂中可溶性汞盐含量。丁氏等[24]采用二乙基二硫代氨基甲酸钠柱前衍生化HPLC测定人工胃液中的可溶性汞含量。
  6  小结 
作为临床使用历史悠久且疗效可靠的常用中药,朱砂一方面具有独特的临床疗效,许多疑难杂症的治疗离不开它;另一方面,其毒性在临床上驾驭困难,甚至有致残、致死的危险。因此,如何解决朱砂的毒-效矛盾是目前亟待解决的问题。对于朱砂的应用,历代医家积累了宝贵的用药经验,笔者认为应在继承传统用药基础上,运用现代科技手段和方法,揭示其作用机制,同时,加强对朱砂的毒理研究和质量监控,规范朱砂的炮制方法,限定含朱砂药品的用法、用量及宜忌人群,进一步发挥药效,降低毒性,以达到科学合理、安全有效的用药目的。

含朱砂的中成药有哪些

在中成药里,含朱砂的品种占10%;在儿科中成药里,含朱砂的品种占20.32%。许多有名的中成药,如牛黄清心丸、朱砂安神丸、冠心苏合丸、再造丸、柏子养心丸、安宫牛黄丸、磁朱丸、跌打丸、七厘散、七珍丸、天王补心丸、紫金锭、宁神定志丸、回天再造丸、回生救急散、冰硼散、红灵散、苏合香丸、龟灵集散、健脑益元散、蛤蚧定喘丸、紫草丸、紫雪散、犀角紫草丸等,都含有朱砂。儿科中成药含朱砂的则有小儿太极丸、小儿百寿丸、小儿回春丸、小儿至宝丸、小儿奇应丸、小儿紫草丸、小儿牛黄散、小儿保安丸、小儿急惊粉、小儿祛痰定惊丸、小儿痧疹金丸、琥珀保婴丹、婴儿乐、惊风散等。

1985年版《中国药典》所收载的210种中成药中,含朱砂的有21种,含雄黄的有9种,含朱砂、雄黄两种药物的有14种。其中儿科用中成药有10多种、外用药有7种。另外,药典没有记载但为临床所用的中成药,含朱砂、雄黄的也有几十种,而民间由朱砂、雄黄所组成的验方更是难以计数。近来随着对外开放,我国的传统中药正走向世界。但是现代科学的发展,对传统医药提出了更新的要求。一些进口中药、中成药的国家,对药品质量、有害物质的含量都制定了进口限度,不少外商要求去掉配方中的朱砂、雄黄等有毒药物,方可进口。因此,传统医药要继承,更要发展、创新。为使中医中药走向世界,有必要改革传统古方。除少数朱砂、雄黄含量极少、疗效又高的方剂和某些外用药外,对中成药所含的朱砂、雄黄要尽量去掉或采用与朱砂、雄黄作用相似的代用品代替。据报道,北京同仁堂制药厂,在制作牛黄清心丸外销时就去掉了朱砂、雄黄两味药,结果经临床应用不但疗效不减,而且又满足了外商的要求。临床医师应在处方中少开或不开朱砂、雄黄两药。尤其是患者,更不能随便使用含有朱砂、雄黄的单方验方。

 

朱砂的副作用与禁忌

据报道,朱砂口服后经消化器官吸收,能与血液中的血红蛋白和血浆蛋白相结合,并随血液循环进入所有器官,其中进入肾的含量最高,其次为肝、心、脑,从而出现有关病变。假如大量服用含朱砂的药物,可引起急性中毒。长期内服,机体可因久受低浓度汞的作用而出现大脑受损,表现为失眠、多梦、记忆力减退。肾脏受损则可出现蛋白尿。过量内服朱砂对中枢神经有短暂兴奋作用,但很快为抑制作用所代替,产生心衰、休克或神经中枢麻痹而死亡。雄黄所含的砷盐,可经呼吸道、消化道或皮肤进入人体,对血液系统、神经系统,肝脏、皮肤等都有损伤,还可诱发肿瘤,对胎儿也有影响。

朱砂、雄黄内服剂量,各种药物书籍都作了严格的规定:朱砂每次不得超过1克,雄黄每次不得超过0.4克。即使这样,汞量已多达862毫克,砷量已多达244毫克。但是,临床实际应用中常常超出上述剂量的1~5倍。按照这样大的剂量配制的中成药或复方制剂,无疑会引起蓄积中毒。同时服用含有朱砂、雄黄两种药物的中成药或复方制剂,还存在药物毒性相加的问题。有资料表明,单纯的朱砂、雄黄的可溶性汞盐:砷盐的含量较低,但与其它有机酸、碱性中药配伍,经过加热后,则溶解度大大增加,可溶性汞盐、砷盐的检出量较高。服用含朱砂的药物又同时服用西药溴化物(巴氏合剂)、碘化物(碘化钾)、硫酸亚铁等,由于药物的相互作用,可生成具有毒性的溴化汞或碘化汞沉淀物,引起赤痢样大便,导致药源性肠炎等一系列急性汞中毒症状。据报道,某些微生物还具有将无机汞和有机汞转化为毒性较高的甲基汞或二甲基汞的能力。

版权声明:
作者:老中医
链接:https://pianguai.com/1702.html
来源:偏怪-中医偏方学习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
文章目录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