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列腺肥大,前列腺增生所致癃闭证治七法

 

根据临床所见,前列腺增生所致的癃闭大体可分为7证,其中肺热壅盛、膀胱湿热、肝郁气滞,浊瘀阻塞为实证,治拟宣肺利水、清利湿热、行气渗利,化瘀逐水;中虚气陷、命门火衰、肾阴不足为虚证,治拟补中升提、温肾助阳、滋阴行水等。但虚实之间每有夹杂,当结合辨治。

一、提壶揭盖 开上启下

本法适用于肺热壅盛证。肺为水之上源,有通调水道,下输膀胱之职。如热壅于肺,肺失宣发肃降,水液排泄障碍,遂致小便不利。症见小便不爽或点滴不通,咽干作渴,咳嗽气喘,恶寒发热,或有浮肿,舌红,苔白或微黄,脉浮数或滑数治宜清肺热以开上,道水道以利下。此型辨证之关键:一是有肺经症状;二是病程较短。其用药要点,在于宣通肺气,开上以启下。麻黄、桑白皮、马兜铃、桔梗为主要药物。方中麻黄,桔梗宣开肺气;桑白皮、马兜铃清肺降气,寒温相配,宣降相宜,共奏其效。在服药基础上,还可配用外治法,如用消毒棉签轻揉鼻孔或以皂角粉0.3~0.5克研细末吹鼻取嚏及喉中探吐等,均有利于排尿。

例1:张某,男,52岁,工人。1985年11月初诊。

原有前列腺肥大(II)病史,近5天来上感恶寒发热,咳嗽咽痛。前天起突然出现小溲短少,排尿不畅。少腹胀满,面微浮肿,舌淡红,苔黄,脉滑数。尿常规:蛋白(±),白细胞(1-2个/HP)。证属风热上受,肺热气壅,宣降失司,上焦不宣则下焦不通,治拟清热宣肺行水。处方:

麻黄5克 桑白皮12克 马兜铃5克 桔梗5克 茯苓10克 木通3克 黑山栀10克 前胡10克 杏仁10克 浮萍5克 甘草3克

3剂后热退咳减,小便渐畅,继以原方去山栀,加泽泻10克调治而愈。

  二、清利并举 兼助气化

本法适用于膀胱湿热证,多因平时过食辛辣厚味,酿湿生热,或湿热素盛,中焦湿热下移膀胱,以致气化不利。症见小便涓滴难下,或量极少,尿道灼热痛,下腹胀急,口苦而粘,渴不多饮,舌红,苔黄腻,脉细数。治拟清热利湿,以复气化。本证当注意与淋证相鉴别,湿热滞留膀胱多表现为淋证,但若以小便量少,不通为主症者,则属癃闭。此法贵在使用大剂清热利湿药的同时,应酌加少量辛热之肉桂,以助膀胱气化。并可外用香豆豉12克、黑山栀9克,研末,用青葱一握,食盐一匙,共捣成饼,贴于脐下关元穴,从而促进清泄郁热。

例2:蒋xx,男,57岁。1980年3月初诊。

自诉排尿因难年余,平时喜咽辛辣食物。昨起小便量少,点滴而出,尿道灼热,右侧腰痛,口苦心烦,舌红,苔黄而腻,脉数。直肠指检:前列腺肥大II。尿常规:蛋白量少,白细胞1-2个/HP,此乃湿热蕴积下焦,膀胱气化不利。治宜清热利湿。处方:

知母10克 黄柏10克 黑山栀10克 瞿麦10克 萹蓄12克 冬葵子12克 金钱草15克 茯苓10克 车前草15克 六一散12克(包) 肉桂2克(后下)

另:香豆豉12克、黑山栀9克研末,用青葱一握,食盐一匙,共捣成饼,贴于脐下关元穴。

药后小便量增多,灼热感减轻。5剂后,小便自利,诸症渐平,继以知柏地黄丸巩固。半年后随访,未见复发。

  三、幹旋气机 疏肝利水

本法适用于七情所伤,或精神过度紧张导致的肝郁气滞,膀胱气化不利。《本草纲目》云:“肝实则癃闭”,故肝气郁遏,疏泄失常,亦可引起小便不畅。症见小便窘迫而点滴不爽,心烦善怒,胸闷时欲叹息,胁腹胀满或疼痛,舌质偏红,苔薄,脉细弦。治当调理气机,疏肝利水。此型辨证要抓住两点:一是与情志因素有关;二是有肝经症状。用药注意行气利水,以柴胡配沉香,复其升降之权,重用蟋蟀利窍,使下窍得通。并可配用麝香1克与田螺水调匀,湿敷关元穴,有利于香窜开窍。

例3:李xx,男,60岁,干部。1986年4月初诊。

患者间隙性排尿困难3年,一周前因情绪波动,突发小便不通,去某西医院急诊导尿,诊断为“前列腺肥大III"。一周后来本院就诊,见少腹胀痛,尿清不黄,两胁不舒,心烦胸闷,口干欲饮。舌偏红、苔薄白,脉细弦,证属肝失疏泄,气化无权。治宜疏肝行气利水。处方:

柴胡5克 川楝子10克 台乌药5克 郁金10克 沉香粉2克(分吞) 当归10克 王不留行10克 陈皮6克 石韦10克 冬葵子10克 滑石15克(包) 蟋蟀干4对

另:麝香1克,用田螺水调敷关元穴。

5剂后拔除导尿管,能自行排尿,但下腹仍有胀感,继以原方加减进治20剂,诸症消失。

蜂蜜

前列腺肥大可以治愈  pianguai.com

  四、行瘀散结 当分主次

本法适用于浊瘀阻塞证。由于外伤瘀停,或瘀血败精阻塞尿道,以致水道不通。症见小便不利,尿线变细,间有中断,或小便余沥,尿道涩痛,尿液混浊,小腹胀满,舌紫暗,或有瘀斑,脉涩或弦滑。治拟行瘀散结,清利水道。此型的辨证要点:一是由过劳外伤史;二是病程较久,或尿线变细,时有中断,分次排出,舌质紫暗或有瘀斑。治疗的重点是活血化瘀,组方重用活血化瘀的地鳖虫、炙五灵脂,并配用验方粉剂:琥珀粉、大贝粉、蟋蟀干研末。使瘀血改浊能化,膀胱气化功能得复。

例4:陈xx,男,56岁,工人。1987年6月初诊。

原有前列腺肥大(轻度)病史,夜尿偏多。1月前不慎被自行车撞伤,遂后出现小便困难,虽经多次导尿,小便仍时艰时频。诊时见:尿线变细,时有中断、尿道涩痛,小腹胀痛,大便秘结。舌红,边有紫气,苔根微腻,脉细而涩。证属浊瘀阻塞,膀胱气化乏权。治宜行瘀散结,通调水道。处方:

当归10克 桃仁10克 山甲片10克 炙五灵脂10克 地鳖虫10克 制大黄10克 牛膝10克 滑石10克 车前草15克 沉香粉3克(分吞)

另:琥珀粉6克、大贝粉9克、蟋蟀干十对(研末)、将以上药粉和勺,每服1.5克,每日2次。

药服5剂,诸症减轻,小便畅解。10剂后排尿已无所苦,后以益肾清利之剂巩固。

  五、升清举陷 益气降浊

本法适用于中虚气陷而引起的排尿困难或尿潴留。脾主运化,使水液四布,其气以升为顺,如中虚气弱,甚至气陷不升,就会影响水液的输布和排泄,出现小便异常。

经云:“中气不足,溲便为之变”,此之谓也。症见排尿时间延长、有时1~2小时方能排出,量少不畅,小腹坠胀,神疲纳呆,声低气怯,舌淡,苔薄,脉细弱。治宜补气升提,健脾利水,其辨证要点在于小便欲解不出和少腹坠胀。组方当注意升降同用,张氏喜用升麻与牛膝相配,一为升清举陷,一为引药下行,一升一降,相辅相成,效果较佳。

例5:钱x,男,48岁。1963年5月初诊。

小便不畅,每次需1-2小时方能解出,腹部时有气坠之感。经西医检查诊断为“前列腺肥大”,嘲其手术治疗,患者颇有顾虑,因请中医诊治。舌白中心少苔,两尺脉沉细。中虚气陷,升清失职。治宜升清举陷,益气降浊。处方:

潞党参15克 炙黄芪15克 炙升麻5克 川牛膝10克 粉萆薢10克 滑石15克 车前子10克 茯苓10克 木通3克 炙甘草3克

药服5剂后,小便渐爽,仍有气坠,曲骨处有作胀之感,原方加台乌药5克,药后小溲爽利,一如常时。为防复发,上药加10倍剂量,熬膏服用。随访年余,未曾复发。

  六、益肾温阳 气化水道

本法适用于真阳不足,气化无力而致膀胱功能失司的癃闭。多由高年、久病,肾阳虚弱命门火衰,气化不利,以致“无阳则阴无以化”、而出现尿不能出口。症见小便不通或滴沥不爽,排出无力,面色㿠白,肢冷形寒,小便清白,或有白浊,腰膝冷痛,或大便溏薄,舌淡,苔白,脉沉迟。治宜温补肾阳,化气行气。本证当与脾虚气陷证区别,命门火衰的癃闭,多伴有肾阳不足的肾经症状,往往兼有脾虚的表现。治疗时在使用大剂温肾补阳药中,应加用熟地,山萸肉等滋补肾阴之品,以防温燥伤阴。

例6:赵xx,男70岁。1988年10月初诊。

原有前列腺肥大病史,近10天来尿闭不通,靠导尿排尿,四肢厥冷,面色无华,腰酸头昏,倦怠乏力。舌质淡,脉沉细。证属老年命门火衰,气化不及膀胱。治宜益肾温阳,以助气化。处方:

仙茅10克 仙灵脾10克 鹿肉片10克 熟地10克 山萸肉10克 丹皮10克 茯苓10克 泽泻10克 牛膝10克 熟附片5克 肉桂3克 车前草15克

服药5剂,小便已从尿道门渗出,二进温肾助阳之剂,小便已通。体检膀胱无尿潴留,继以原方加减调治而稳定。

  七、滋阴利水 阴中求阳

本法适用于肾阳不足,虚火偏亢,或肾热下移膀胱气化失职的小便不利。症见小便不通或滴沥难下,尿道灼热或疼痛,腰膝酸软,口渴喜饮,心胸烦热,或遗精便秘。舌红,苔少,脉细数。治拟滋阴清热,化气行水。本证治疗比较棘手,单纯滋阴,有碍利尿;但利其水,又恐伤阴。故需兼顾施治,但须分清主次。并且,应在滋阴利尿药中,反佐以通阳化气药,习用乌药、小茴香,以促进水邪的下行和膀胱气化功能的恢复。另外,生地配木通,清热泻火,不致苦寒伤胃;利水导热,而不伤阴。

例7:谭x,男,68岁。1984年7月初诊。

小便不利病史2年,曾服中药治愈。近又复发2周,小便点滴不爽,欲出无力,尿时茎中胀痛,或夹有血丝,形体消瘦,面赤心烦,嗜酒成瘾。舌质红、苔黄,右脉细,左脉弦硬。肛门指检:前列腺肥大II,质中等。高年肾阴不足,湿热下移膀胱。治拟育阴泄降,通阳化气。处方:

大生地15克 北沙参12克 阿胶珠10克 知母10克 炒黄柏10克 粉萆薢10克 木通10克 车前子(包)10克 滑石15克 台乌药5克 小茴香3克 炙甘草3克

药进15剂,小溲已爽,茎中胀痛亦除,但仍心烦躁热,口渴欲饮。湿热渐清,阴虚火炎未除,继以大补阴丸调治巩固而愈。

——本文摘自《当代名医临证精华 男科专辑》

中医基础

版权声明:
作者:老中医
链接:https://pianguai.com/1739.html
来源:偏怪-中医偏方学习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
文章目录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