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物备急丸组成,医案,方歌方解,功效与作用

【三物备急丸组成】

大黄 干姜 巴豆,等份制丸

巴豆

【三物备急丸方歌】

三物备急巴豆研,干姜大黄不需煎,卒然腹痛因寒积,速投此方救急先。

【三物备急丸方解】

本证是由饮食自倍,寒积内停, 上焦不行,下脘不通所致,治疗以攻逐寒积为主。方用巴豆辛热峻下,开通闭塞;干姜辛热,温中暖脾;大黄苦泄通降,一以制巴豆辛热之毒,一以协巴豆泄下通腑,且大黄之寒,得巴豆、干姜之热,则其性大减。故三药配用,共奏攻逐寒积之功。

【三物备急丸主治】

心腹胀满冷痛如锥刺,二便不通,舌苔白滑浊腻,脉沉紧有力,甚则神昏肢厥,气急口噤。

【三物备急丸医案】

男性,12岁,于2003年9月10日因触电倒地后意识不清,入院时心音听不到、大动脉搏动消失、呼吸停止、血压测不到,面色紫暗,意识不清。立即给予心肺复苏术等措施,生命体征恢复正常。但患者一直处于昏迷状态,无胃肠蠕动、无肠鸣音。用肥皂水灌肠2次。促胃肠动力药莫沙比利5mg,每日3次。大黄30g,煎后分次胃管内注入,均未见效。又采取针灸、新斯的明足三里封闭的方法也未能奏效,腹部听诊胃肠道仍寂静无声。西医诊断为严重胃肠功能障碍,于26日请中医诊治。证见神昏目合、口开舌吐、四肢强直、饮食不化、瞳神散大、苔白水滑,属脱证。元气衰败,胃气也无,但双目微有神,脉虽弱而缓,神气尚存。给予参附注射液40ml,静脉滴注,每日1次。三物备急丸一剂(巴豆2个去皮,大黄3g,干姜3g)共研细末,加水调至50ml胃管内注入。
患儿第2天出现腹泻6次,水样便1500ml,大便潜血阴性,可闻及微弱肠鸣音。27日改用温补脾胃、理气化痰方:干姜5g,红参5g,茯苓5g,陈皮10g,半夏5g,白豆蔻10g,石菖蒲5g,郁金5g,每日1剂,共3剂,水煎服。29日佐以开窍之法:加苏合香丸,1丸,每日1次。10月3日患儿开始排便排气,为稀便。左下腹可触及条索状粪块。前方加川厚朴5g,杏仁5g,槟榔10g,枳实5g,白芍5g,每日1剂。7日患儿腹部出现胃肠蠕动波,左下腹可触及移动性包块,听诊可闻及肠鸣音,但较弱。经肛门掏出成形便1500g。前方加木香5g。后又用温中理气通腑之法以畅通肠气,前后近1月,肠蠕动及肠鸣音完全恢复正常,每日鼻饲饮食,二便正常至今。除神志未恢复外,各脏器功能正常。 (摘自《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

【医案分析】

患者电击昏迷中,出现“无胃肠蠕动”,西药不见效,中药大黄也没效(西医未“辨证”而用)。中医从“口开舌吐”判断是偏于脱证(没有看到大出虚汗、手撒、肌肉弛软),但“四肢强直......苔白水滑”又可能是痰饮所致的实证、闭证。故作者以温补的“参附注射液”以救脱(相当于回阳救脱的独参汤与四逆汤的结合),同时考虑到“严重胃肠功能障碍”是会诊的原因和当前主要棘手问题,又用热性攻积导滞方——三物备急丸灌胃(因“苔白水滑”,故选用热性攻下方。又因病情十分顽固严重,故用较峻猛的三物备急丸暂时急用,中病当即止)。第二天终于腹泻,并“闻及微弱肠鸣音”,病机方向的“寒”性判断应该是没有问题了(寒积只用寒凉之大黄确实无效)。腑气已通,但元气未复,痰饮尚存。故改用“温补脾胃”(干姜、红参)和“理气化痰”(茯苓、陈皮、半夏、白豆蔻)的方法。鉴于神志未清,加化痰湿开窍的菖蒲、郁金。3剂后,发现神昏依旧,故又加温开的“苏合香丸”。虽未再用泻下药,但4天后“开始排便排气”,是胃肠正气正在恢复中的佳兆。方向未错,当再进。考虑新积存了“左下腹......条索状粪块”,故加消胀(厚朴、枳实)及温和通便(杏仁、槟榔、白芍)的药物。4剂后,胃肠进一步恢复,甚至偶能见到“胃肠蠕动波”,粪块也在移动中,但较缓慢(前面用巴豆而取速效,现在温药姜、附等用得太少,效果太慢)。粪块坚硬,鉴于正气正缓慢恢复,而粪块已至肛门,作者不欲再以药峻攻,干脆“经肛门掏出成形便”,在住院部中亦不失一暂时治标缓急之良法(门诊不便)。后仍大致以温补加消胀、缓通的方法慢慢调理,肠蠕动及肠鸣音终于完全恢复正常。后面的从容通调,得益于首诊三物备急丸的正确选择和及时、适度的应用,为后续进一步治疗奠定了基础。

——本文摘自《方剂学案例分析》

版权声明:
作者:老中医
链接:https://pianguai.com/1940.html
来源:偏怪-中医偏方学习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