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仲景用药与《神农本草经》等理论依据

仲景用药,是指东汉张仲景所著《伤寒杂病论》中的药物部分在临床上的应用,距今已近两千年。著名中医学家岳美中教授说:“仲景之书,出方剂而不言药性”。的确,《伤寒杂病论》载方二百余首,所有方剂组方精当,配伍加减有序,却未专门论述药性,但在具体的使用中,处处体现了深厚的药物学功底。可以说,药物学知识,是仲景组方用药的基础。

  • 1   一、仲景用药与《神农本草经》
  • 2   二、仲景用药与《伤寒杂病论》
  • 3   三、仲景用药与仲景用方
  • 4   四、仲景用药的格式

  一、仲景用药与《神农本草经》

张仲景生活于东汉时期,他总结了汉以前的医学成就,其用药方法,代表了当时的药物学水平,在药物学的发展过程中,历代涌现了许多药物学专著,我国现存最早的是《神农本草经》。《伤寒杂病论》与《神农本草经》关系如何?一直是众多学者关注的问题,不少学者经研究后,提出了“仲景用药,悉尊《神农本草经》”之说,如清代徐大椿在《医学源流》中说:“仲景之治病,其用药悉尊《本草》,无一味游移假借之处”。清代陈修园《神农本草经·后续》中,也认为:“仲景用药之意,悉尊《本经》”。现代我国著名的中医学家、研究伤寒论学术的带头人刘渡舟教授,在研究晋代皇甫谧《甲乙经》:“伊尹以元圣之才,撰用神农以为汤液,近世太医令王叔和撰次仲景遗论甚精,皆可使用。是仲景本伊尹之法。伊尹本神农之经,得不谓祖述大圣人之意乎?”之后的启示下,认定张仲景是神农学派的传人,仲景用药是本于《神农本草经》的。

《伤寒杂病论》使用药物166种,其中将近90%皆载于《神农本草经》,而其余非《神农本草经》记载的只有17种。从仲景用药的情况看,的确与《神农本草经》所载药物的吻合率较高,而且方药组成的君臣佐使的配伍法度,药物的四气五味,以及“阴阳和合”,“七情”的相须、相使、相畏、相恶、相反等药物学理论的运用,仲景虽未专论,但从其运用情况分析,都与《神农本草经》所载吻合。假如没有深厚的理论根底,仲景便不可能运用得如此有章法。从现存史料看,尽管马王堆医书共载药物390多种,《内经》也有10首方剂及少量药物的记载,但从药物学角度看,都很原始,其理论上所达到的深度,远非《神农本草经》所比。从与仲景方药的接近程度,只有《神农本草经》有关药物及理论的记述,与仲景方药最为吻合。当然,仲景用药是否悉依《神农本草经》,还应当从更多的史料中再加以考证,但就目前的情况看,仲景用药以《神农本草经》的理论为依据加以分析研究,是最贴切、最适宜的。因此,我们认为,仲景用药以《神农本草经》为依据,是非常可能的。

  二、仲景用药与《伤寒杂病论》

众所周知,张仲景所著《伤寒杂病论》,即《伤寒论》与《金匮要略》是辨证论治的典范。因此,要想真正的认识仲景用药,就必须熟练地掌握该书的辨证论治。有谓:《伤寒论》垂外感病辨治之大法;《金匮要略》示内伤杂病辨治之妙谙。两者既分又合相辅相成地完成了对疾病的辨证论治。经过我们对《伤寒杂病论》多年的反复研读,认真思考,终于发现了她的辨证论治流程(十步曲)。见图1-1:

由图1-1可见,辨证论治既是中医临床实践的具体方法,又是中医科学体系中的系统理论,是中医理论与临床实践的统一。
辨证论治流程图
图中,患者(1)症脉表象,即患者的脉证,所反映的病理信息。医者获取了病理信息,经过中医理论思维,对患者进行(2)四诊检测,即用四诊方法,做出分析判判。此即(3)划分病域、(4)六经分证(或脏腑经络分证)、(5)八纲辨证、(6)辨认方证,得出病证的症结。从(1)至(6)即“辨证”部分;通过辨证症结,医者对患者实行技术监控,即(7)确立治则,做出治疗大法;(8)拟定治法,即根据治则,找出具体治法;(9)选方遣药,即在具体治法的指导下选择最适宜的方剂和药物。将方药给予患者后,还要做(10)观察护理。以上(7)至(10)即“论治”部分。将论治反馈于患者,使其阴阳和合,阴平阳秘,则疾病向愈。

由此不难看出:在上述辨证论治诊疗疾病的10步流程中,(3)至(7)是理,(2)和(8)是法,(9)是方、药。所以,辨证论治贯穿了理、法、方、药四个环节。我们在临证肘,如能做到据证析理,据理立法,依法组方,随方遣药,便可应付复杂的病变。这就是中医科学体系中的系统理论,是辩证思维与医疗实践的统一,也是中医理论与临床实践的统一。

  三、仲景用药与仲景用方

根据仲景书(《伤寒论》和《金匮要略》)“出方剂而不言药性”的特点,我们将《伤寒杂病论》的方药进行了统计,《伤寒论》载方剂114首,其中土瓜根散、余禹粮丸二方有名无药,实有方剂112首,用药87种;《金匮要略》前22篇共载方剂205首,其中4首,只载方名未见药物,故以201首计,在这201首方剂中,尚有附方23首,与《伤寒论》重复方37首,去掉这两项后,实有方剂141首,使用药物147种,其中68种与《伤寒论》重复使用。两书中除去重复者共用药物166种。清代周岩在《本草思辨录》中说:“读仲圣书而不先辨本草,犹航断港绝潢而望至于海也。夫辨本草者,医学之始基。”有鉴于此,本书对《伤寒杂病论》中有关药物的内容,进行了系统的整理和研究,旨在揭示仲景用药之奥秘,充实和发展仲景学说。

  四、仲景用药的格式

仔细反复研读《伤寒杂病论》,可以发现,仲景用药,无论《伤寒论》还是《金匮要略》,都是通过病一证一方证(治则一治法一方剂)三级结构而实现的。如在《伤寒论》中,桂枝之应用,是通过太阳病一中风证一桂枝汤证(祛邪一解肌祛风,调和营卫一桂枝汤),而麻黄之应用是通过太阳病一伤寒证一麻黄汤证(祛邪一辛温发汗,宣肺平喘一麻黄汤);石膏之应用是通过阳明病一热证一白虎汤证(祛邪一辛寒清热一白虎汤),大黄之应用是通过阳明病一实证一大承气汤证(祛邪一峻下热实,荡涤热结一大承气汤);柴胡之应用是通过少阳病一枢机不和证一小柴胡汤证(祛邪扶正一和解少阳,调畅枢机一小柴胡汤);干姜之应用是通过太阴病一寒湿证一理中汤证(扶正一温中散寒,健脾燥湿一理中汤);附子之应用是通过少阴病一阳虚阴盛证一四逆汤证(扶正一回阳救逆一四逆汤);乌梅之应用是通过厥阴病一上热下寒证一乌梅丸证(扶正祛邪一温下清上一乌梅丸)等来实现的。又如,《金匮要略》也是这样。葛根之应用是通过痉病一欲作刚痉证一葛根汤证(怯邪一发表散邪,生津舒筋一葛根汤),栝蒌根之应用是通过痉病一柔痉证一栝萎桂枝汤证(祛邪一解肌散邪,滋养津液,舒缓筋脉一栝萎桂枝汤);麻黄之应用是通过湿病一寒湿表实证一麻黄加术汤证(祛邪一发汗解表,散寒除湿一麻黄加术汤),麻黄之应用是通过湿病一风湿表实证一麻黄杏仁薏苡甘草汤证(祛邪一轻清宣化,散风祛湿一麻杏薏甘汤);防己之应用是通过湿病一风湿表虚证一防己黄芪汤证(祛邪扶正一祛风除湿,益气固表一防己黄芪汤);百合之应用是通过百合病一心肺阴虚内热证一百合地黄汤证(扶正一润养心肺,凉血清热一百合地黄汤);甘草之应用是通过狐惑病一湿热内蕴虫毒腐蚀证一甘草泻心汤证(祛邪一清热除湿,杀虫解毒,甘草泻心汤);升麻之应用是通过阴阳毒病一阳毒证一升麻鳖甲汤证(祛邪一清热解毒,活血消斑一升麻鳖甲汤);鳖甲之应用是通过疟病一疟母证一鳖甲煎丸证(祛邪扶正一化痰行气一化瘀软坚,散结消癥一鳖甲煎丸);桂枝之应用是通过历节病一风湿流注关节化热伤阴证一桂枝芍药知母汤证(祛邪扶正一祛风除湿,温经散寒,养阴清热一桂枝芍药知母汤)而实现的,如此等等。这都说明方在证中,药在方中,药以成方,此为仲景用药的特点。后世医家根据这个特点,欲解开这个“谜团”,提出学习、研究仲景用药的“四项十一要”。

本文摘自《张仲景用药解析》

版权声明:
作者:老中医
链接:https://pianguai.com/292.html
来源:偏怪-中医偏方学习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
文章目录
关闭
目 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