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中药材的功效及药物作用的同中之异

药物的专能应当重视,对药物在不同剂量、剂型、炮制和配伍情况下能起的不同作用,都要注意探讨和了解,且愈多愈详愈好。理法好比兵法,而药物又好比武器,战争除了重视战略战术外,对武器的掌握亦很重要,而且武器的变化,往往还会引起战略战术的变化。一个高明的医生,应该常常注意调整这二者之间的关系,就能为中医的理法方药发展作出一定的贡献。至于研究药物的专能,郭老的体会是,主要应当注意三个方面。

中药

  1.单味药物的专能

单味药物的作用,常随产地、采取时节,剂量、剂型、炮制方法等不同,而有所侧重和变异.不妨以柴胡为例,来说明这些影响和关系。柴胡有南柴胡与北柴胡之分,其共性为舒肝解郁,疏邪退热,祛邪调经。甚个性则南柴胡长于升阳散邪,疏肝解郁;北柴胡长于解热泄下,推陈致新;生品,多用于外感,炒制,能缓解发散作用。蜜制,润肺,止咳;酒制,升散,退热;醋制,增强舒肝活血及止痛作用;鳖血制,用于养阴,制疟。在使用的剂量上,重剂退热,中等剂量解郁舒肝,小剂量升举阳气。剂型的使用,对药物的专能,亦有相当的影响。比如,龙骨外用,主要能敛汗、生肌、止血,内服为收敛浮阳、安神重镇、平降肝阳,各有侧重。附子捣烂敷足心,可以引火下行,撤上部热盛之症,如鼻衄、咽痛、小儿流口水、口疮等,与内服有一定差异。另外,大黄欲泻下,当后入煎剂,欲止泻,可以久煮,芒硝需要兑入药汁溶化,阿胶烊化,肉桂锔服.旋覆花布包煎等,无不影响药物专能的发挥。倘不细察及此,处方再好,也难免会有时因此而功亏一篑。

  2.药物配伍后的专能

药物经过配伍后,所能产生的作用,不是单味药物作用的简单堆加之总和,在经过配伍以后,药物性能和作用往往起了变化,且这种变化常是多方面的。就以麻黄来说,在麻黄汤、麻杏石甘汤、麻杏苡甘汤三方中,都以麻黄为主,辅以杏仁,佐以甘草。但一则配伍桂枝,为治表实无汗之太阳伤寒;一则配伍石膏,为治汗出发热而喘之方;一则配伍薏苡仁,就成为治疗风寒湿痹之方。二方仅差一味药物,其治疗作用就全然有异,可见配伍后的药物专能值得努力探索和认真掌握。药物配伍后所能表现出来的作用,大致可以归纳为二个方面:其一,改变其本来的功效或取得另外的效果,如桂枝配白芍,以调和营卫;黄连配吴茱黄,以平肝制酸;干姜配五味,以温化痰饮等。其二,增强其本来的功效,收到更强的效果,如苍术配厚朴,以燥湿行气;木香配槟榔,以顺气化痰;黄柏配知母,以清下焦湿热。第三,减轻或消除毒性或副作用,如干姜配附子,能减轻附子毒性;砂仁伴熟地,能制熟地滋腻碍胃的副作用等。药物配伍后的专能,还常常受到剂量的影响,在配伍的方剂中,常可因一味药物剂量上的增减,整个处方的作用就会向其他方面转化。以《伤寒论》、《金匮要略》中的方剂来说,比如桂枝加桂汤,药味组成虽依然如旧,但由于一味药物剂量的增加,却变为治疗奔豚气从少腹上冲的方剂了。

  3.药物作用同中之异

同,是指同类作用的药物;异,是指同类作用药物之间的差异,这种差异既包括单味,也包括配伍。掌握同中之异,就可以减少处方中杂乱和叠床架屋的现象,从而使处方简洁有力。这样,不仅有利于提高疗效,总结经验,而且对于节约药材,减轻病人经济负担均具有积极的现实意义。

比如说,都是升提的药物——葛根善鼓舞胃中清气上行,以输津液;桔梗为舟楫之剂,能载药上行;升麻、柴胡能升阳举陷。

都是温肾的药物——温散:附子回阳散寒,行水止痛,走而不守;肉桂温阳达下,能助气化;淫羊藿补肾壮阳,祛风除湿。温补:巴戟天、仙茅、补骨脂为刚药,用于肾阳虚而便溏、舌胖、苔腻、体胖等症;肉苁蓉、锁阳、枸杞子为柔药,用于肾阳虚而便艰、舌疲、苔薄、体瘦等症。

都是辛温开达的药物——生姜、半夏降胃气,吴茱萸、花椒泻肝浊,桂枝辛温促动,麝香香窜透络。另外,如蔓荆子、桑叶、菊花皆能疏散风热,治外风头痛。倘若对于肝风内动之头痛,使用蔓荆子却并不对症,此时纵有风热为患,仍当以桑叶、菊花更为恰当。

羚羊角与犀角都同样能治热病发狂。但犀角以入心为主,偏于凉血,善治神昏,羚羊角以入肝为主,偏于息风,善治抽搐。

以上是用不同方式对药物同中之异探讨的举例。总之,从上述三个方面去对药物了解得愈多、愈深、愈透,就愈能提高临证处方对药物作用的选练功力,其好处自不待言。

版权声明:
作者:老中医
链接:https://pianguai.com/395.html
来源:偏怪-中医偏方学习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