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衷中参西录》在线阅读(医案卷)1

医学衷中参西录

《医学衷中参西录》全书载案逾千,轻浅之病记载稍略,重病、久病或专示病案者,观察记载无不详细贴切,首尾完整。当时国内西医病案及论文也多不及其著述资料翔实。文中以中医立论者,必征诸实验;沟通中西者多发人深思。读其书者或不能尽服其理,但必不以为作者妄言欺人或故弄玄虚以凑篇幅。勤于实践,切身体会,仔细观察,随时记录,不断整理提高,就是张锡纯的实验方法。

以下是《医学衷中参西录》在线阅读(医案卷全文):

医案·(一)虚劳喘嗽门

本文目录 [hide]

  • 1 1.虚劳证阳亢阴亏
  • 2 2.虚劳兼劳碌过度
  • 3 3.肺劳咳嗽由于伏气化热所伤证
  • 4 4.虚劳咳嗽兼外感实热证
  • 5 5.劳热咳嗽
  • 6 6.肺劳喘嗽遗传性证
  • 7 7.肺劳痰喘
  • 8 8.肺劳喘咳
  • 9 9.肺劳喘嗽兼不寐证
  • 10 10.肺病咳嗽吐血
  • 11 11.肺病咳吐脓血
  • 12 12.肺病咳吐痰血

1.虚劳证阳亢阴亏

天津张媪,年九十二岁,得上焦烦热病。

病因 平素身体康强,所禀元阳独旺,是以能享高年。至八旬后阴分浸衰,阳分偏盛,胸间恒觉烦热,延医服药多用滋阴之品始愈。迨至年过九旬,阴愈衰而阳愈亢,仲春阳气发生烦热,旧病反复甚剧。

证候 胸中烦热异常,剧时若屋中莫能容,恒至堂中,当户久坐以翕收庭中空气。有时,觉心为热迫怔忡不宁。大便干燥四五日一行,甚或服药始通。其脉左右皆弦硬,间现结脉,至数如常。

诊断 证脉细参,纯系阳分偏盛阴分不足之象。然所以享此大年,实赖元阳充足。此时阳虽偏盛,当大滋真阴以潜其阳,实不可以苦寒泻之。至脉有结象,高年者虽在所不忌,而究系气分有不足之处,宜以大滋真阴之药为主,而少加补气之品以调其脉。

处方 生怀山药(一两) 玄参(一两) 熟怀地黄(一两) 生怀地黄(八钱) 天冬(八钱) 甘草(二钱) 大甘枸杞(八钱) 生杭芍(五钱) 野台参(三钱) 赭石(六钱轧细) 生鸡内金(二钱黄色的捣)

共煎三大盅,为一日之量,徐徐分多次温饮下。

方解 方中之义,重用凉润之品以滋真阴,少用野台参三钱以调其脉。犹恐参性温升不宜于上焦之烦热,又倍用生赭石以引之下行,且此证原艰于大便,赭石又能降胃气以通大便也。

用鸡内金者,欲其助胃气以运化药力也;用甘草者,以其能缓脉象之弦硬,且以调和诸凉药之性也。

效果 每日服药一剂至三剂,烦热大减,脉已不结,且较前柔和。遂将方中玄参、生地黄皆改用六钱,又加龙眼肉五钱,连服五剂,诸病皆愈。

2.虚劳兼劳碌过度

天津宁氏妇,年近四旬,素病虚劳,偶因劳碌过甚益增剧。

病因 处境不顺,家务劳心,饮食减少,浸成虚劳,已病倒卧懒起床矣。又因讼事,强令公堂对质,劳苦半日,归家病大加剧。

证候 卧床闭目,昏昏似睡,呼之眼微开不发言语,有若能言而甚懒于言者。其面色似有浮热,体温38·8℃,问其心中发热乎?觉怔忡乎?皆颔之。其左脉浮而弦硬,右脉浮而芤,皆不任重按,一息六至。两日之间,惟少饮米汤,大便数日未行,小便亦甚短少。

诊断 即其脉之左弦右芤,且又浮数无根,知系气血亏极有阴阳不相维系之象。是以阳气上浮而面热,阳气外越而身热,此乃虚劳中极危险之证也。所幸气息似稍促而不至于喘,虽有咳嗽亦不甚剧,知尤可治。斯当培养其气血,更以收敛气血之药佐之,俾其阴阳互相维系,即可安然无虞矣。

处方 野台参(四钱) 生怀山药(八钱) 净萸肉(八钱) 生龙骨(八钱捣碎) 大甘枸杞(六钱) 甘草(二钱) 生怀地黄(六钱) 玄参(五钱) 沙参(五钱) 生赭石(五钱轧细) 生杭芍(四钱)

共煎汤一大盅,分两次温饮下。

复诊 将药连服三剂,已能言语,可进饮食,浮越之热已敛,体温度下降至37.6℃,心中已不发热,有时微觉怔忡,大便通下一次,小便亦利,遂即原方略为加减俾再服之。

处方 野台参(四钱) 生怀山药(一两) 大甘枸杞(八钱) 净萸肉(六钱)生怀地黄(五钱) 甘草(二钱) 玄参(五钱) 沙参(五钱) 生赭石(四钱轧细) 生杭芍(三钱) 生鸡内金(钱半黄色的捣)

共煎汤一大盅,温服。

方解 方中加鸡内金者,因虚劳之证,脉络多瘀,《金匮》所谓血痹虚劳也。用鸡内金以化其血痹,虚劳可以除根,且与台参并用,又能运化参之补力不使作胀满也。

效果 将药连服四剂,新得之病全愈,其素日虚劳未能尽愈。俾停服汤药,日用生怀山药细末煮粥,少加白糖当点心服之。每服时送服生鸡内金细末少许以善其后。

3.肺劳咳嗽由于伏气化热所伤证

沈阳高××,三十二岁。因伏气化热伤肺,致成肺劳咳嗽证。

病因 腊底感受寒凉,未即成病,而从此身不见汗。继则心中渐觉发热,至仲春其热加甚,饮食懒进,发生咳嗽,浸成肺劳病。

证候 其咳嗽昼轻夜重,时或咳而兼喘,身体羸弱,筋骨酸疼,精神时昏愦,腹中觉饥而饮食恒不欲下咽。从前惟心中发热,今则日 时身恒觉热。大便燥,小便短赤,脉左右皆弦长,右部重按有力,一息五至。

诊断 此病之原因,实由伏气化热久留不去。不但伤肺而兼伤及诸脏腑也。按此证自述,因腊底受寒,若当时即病,则为伤寒矣。乃因所受之寒甚轻,不能即病,惟伏于半表半里三焦脂膜之中,阻塞气化之升降流通,是以从此身不见汗,而心渐发热。迨时至仲春,阳气萌动,原当随春阳而化热以成温病(《内经》谓“冬伤于寒,春必病温”),乃其所化之热又非如温病之大热暴发能自里达表,而惟缘三焦脂膜散漫于诸脏腑,是以胃受其热而懒于饮食,心受其热而精神昏愦,肾受其热而阴虚潮热,肝受其热而筋骨酸疼,至肺受其热而咳嗽吐痰,则又其显然者也。治此证者,当以清其伏气之热为主,而以滋养津液药辅之。

处方 生石膏(一两捣碎) 党参(三钱) 天花粉(八钱) 玄参(八钱) 生杭芍(五钱) 甘草(钱半) 连翘(三钱) 滑石(三钱) 鲜茅根(三钱) 射干(三钱) 生远志(二钱)

共煎汤一大盅半,分两次温服。若无鲜茅根,可以鲜芦根代之。

方解 方中之义,用石膏以清伏气之热,而助之以连翘、茅根,其热可由毛孔透出;更辅之以滑石、杭芍,其热可由水道泻出;加花粉、玄参者,因石膏但能清实热,而花粉、玄参兼能清虚热也;用射干、远志者,因石膏能清肺宁嗽,而佐以射干、远志,更能利痰定喘也;用甘草者,所以缓诸凉药之下趋,不欲其寒凉侵下焦也;至加党参者,实仿白虎加人参汤之义,因身体虚弱者,必石膏与人参并用,始能逐久匿之热邪外出也。

复诊 将药连服四剂,热退三分之二,咳嗽吐痰亦愈强半,饮食加多,脉象亦见缓和。知其伏气之热已消,所余者惟阴虚之热也,当再投以育阴之方,俾多服数剂自能全愈。

处方 生怀山药(一两) 大甘枸杞(八钱) 玄参(五钱) 生怀地黄(五钱) 沙参(五钱) 生杭芍(三钱) 生远志(二钱) 川贝母(二钱) 生鸡内金(钱半黄色的捣) 甘草(钱半)

共煎汤一大盅温服。方中加鸡内金者,不但欲其助胃消食,兼欲借之以化诸药之滞泥也。

效果 将药连服五剂,病遂全愈。而夜间犹偶有咳嗽之时,俾停服汤药,日用生怀山药细末煮作粥,调以白糖当点心服之以善其后。

4.虚劳咳嗽兼外感实热证

抚顺一童,九岁,因有外感实热久留不去,变为虚劳咳嗽证。

病因 从前曾受外感,热入阳明。医者纯用甘寒之药清之,致病愈之后,犹有些些余热稽留脏腑,久之阴分亏耗,浸成虚劳咳嗽证。

证候 心中常常发热,有时身亦觉热,懒于饮食,咳嗽频吐痰涎,身体瘦弱。屡服清热宁嗽之药,即稍效病仍反复,其脉象弦数,右部尤弦而兼硬。

诊断 其脉象弦数者,热久涸阴血液亏损也。其右部弦而兼硬者,从前外感之余热,犹留滞于阳明之腑也。至其咳嗽吐痰,亦热久伤肺之现象也。欲治此证,当以清其阳明余热为初步,热清之后,再用药滋养其真阴,病根自不难除矣。

处方 生石膏(两半捣细) 大潞参(三钱) 玄参(五钱) 生怀山药(五钱) 鲜茅根(三钱) 甘草(二钱)

共煎汤一盅半,分两次温饮下。若无鲜茅根时,可用鲜芦根代之。

方解 此方即白虎加人参汤以玄参代知母,生山药代粳米,而又加鲜茅根也。盖阳明久郁之邪热,非白虎加人参汤不能清之,为其病久阴亏,故又将原方少为变通,使之兼能滋阴也。加鲜茅根者,取其具有升发透达之性,与石膏并用,能清热兼能散热也。

复诊 将药煎服两剂,身心之热大减,咳嗽吐痰已愈强半,脉象亦较前和平。知外邪之热已清,宜再用药专滋其阴分,俾阴分充足自能尽消其余热也。

处方 生怀山药(一两) 大甘枸杞(八钱) 生怀地黄(五钱) 玄参(四钱)

沙参(四钱) 生杭芍(三钱) 生远志(二钱) 白术(二钱) 生鸡内金(二钱黄色的捣) 甘草(钱半)

共煎汤一盅温服。

效果 将药连服三剂,饮食加多,诸病皆愈。

方解 陆九芝谓∶“凡外感实热之证,最忌但用甘寒滞泥之药治之。其病纵治愈,亦恒稽留余热;永锢闭于脏腑之中,不能消散,致热久耗阴,浸成虚劳,不能救药者多矣。”此诚见道之言也。而愚遇此等证,其虚劳不至过甚,且脉象仍有力者,恒治以白虎加人参汤,复略为变通,使之退实热兼能退虚热,约皆可随手奏效也。

5.劳热咳嗽

邻村许姓学生,年十八岁,于季春得劳热咳嗽证。

病因 秉性刚强,劳心过度;又当新婚之余,或年少失保养,迨至春阳发动,渐成劳热咳嗽证。

证候 日晡潮热,通夜作灼,至黎明得微汗其灼乃退。白昼咳嗽不甚剧,夜则咳嗽不能安枕。

饮食减少,身体羸瘦,略有动作即气息迫促。左右脉皆细弱,重按无根,数逾七至。夫脉一息七至,即难挽回,况复逾七至乎?犹幸食量犹佳,大便干燥(此等证忌滑泻),知犹可治。拟治以峻补真阴之剂,而佐以收敛气化之品。

处方 生怀山药(一两) 大甘枸杞(八钱) 玄参(六钱) 生怀地黄(六钱) 沙参(六钱)甘草(三钱) 生龙骨(六钱捣碎) 净萸肉(六钱) 生杭芍(三钱) 五味子(三钱捣碎) 牛蒡子(三钱捣碎)

共煎汤一大盅,温服。

方解 五味入汤剂,药局照例不捣。然其皮味酸,核味辛,若囫囵入煎则其味过酸,服之恒有满闷之弊。故徐灵胎谓宜与干姜之味辛者同服。若捣碎入煎,正可惜其核味之辛以济皮味之酸,无事伍以干姜而亦不发满闷。是以欲重用五味以治嗽者,当注意令其捣碎,或说给病家自检点。至于甘草多用至三钱者,诚以此方中不但五味酸,萸肉亦味酸,若用甘草之至甘者与之化合,可增加其补益之力(如酸能 齿,得甘则不 齿是明征),是以多用至三钱。

复诊 将药连服三剂,灼热似见退,不复出汗,咳嗽亦稍减,而脉仍七至强。因恍悟此脉之数,不但因阴虚,实亦兼因气虚,犹若力小而强任重者其体发颤也。拟仍峻补其真阴,再辅以补气之品。

处方 生怀山药(一两) 野台参(三钱) 大甘枸杞(六钱) 玄参(六钱) 生怀地黄(六钱) 甘草(三钱) 净萸肉(五钱) 天花粉(五钱) 五味子(三钱捣碎) 生杭芍(三钱) 射干(二钱) 生鸡内金(钱半黄色的捣)

共煎一大盅温服。为方中加台参恐服之作闷,是以又加鸡内金以运化之。且凡虚劳之甚者,其脉络间恒多瘀滞,鸡内金又善化经络之瘀滞也。

三诊 将药连服四剂,灼热咳嗽已愈十之七八,脉已缓至六至,此足征补气有效也。爰即原方略为加减,多服数剂,病自除根。

处方 生怀山药(一两) 野台参(三钱) 大甘枸杞(六钱) 玄参(五钱) 生怀地黄(五钱) 甘草(二钱) 天冬(五钱) 净萸肉(五钱) 生杭芍(三钱) 川贝母(三钱)生远志(二钱) 生鸡内金(钱半黄色的捣)

共煎一大盅温服。

效果 将药连服五剂,灼热咳嗽全愈,脉已复常,遂停服汤剂。

俾日用生怀山药细末煮作茶汤,兑以鲜梨自然汁,当点心服之,以善其后。

6.肺劳喘嗽遗传性证

天津陈××,年十八岁。自幼得肺劳喘嗽证。

病因 因其母素有肺劳病,再上推之,其外祖母亦有斯病。是以自幼时,因有遗传性亦患此病。

证候 其证,初时犹轻,至热时即可如常人,惟略有感冒即作喘嗽。治之即愈,不治则两三日亦可自愈。至过十岁则渐加重,热时亦作喘嗽,冷时则甚于热时,服药亦可见轻,旋即反复。至十六七岁时,病又加剧,屡次服药亦无效,然犹可支持也。迨愚为诊视,在一九三○年仲冬,其时病剧已难支持,昼夜伏几,喘而且嗽,咳吐痰涎,连连不竭,无论服何中药,皆分毫无效。惟日延西医注射药针一次,虽不能止咳喘而可保当日无虞。诊其脉左右皆弦细,关前微浮,两尺重按无根。

诊断 此等证原因,肺脏气化不能通畅,其中诸细管即易为痰涎滞塞,热时肺胞松缓,故病犹轻,至冷时肺胞紧缩,是以其病加剧。治之者当培养其肺中气化,使之 辟有力,更疏瀹其肺中诸细管,使之宣通无滞,原为治此病之正则也。而此证两尺之脉无根,不但其肺中有病,其肝肾实亦有病,且病因又为遗传性,原非一蹴所能治愈,当分作数步治之。

处方 生怀山药(一两) 大甘枸杞(一两) 天花粉(三钱) 天冬(三钱) 生杭芍(三钱)细辛(一钱) 射干(三钱) 杏仁(二钱去皮) 五味子(二钱捣碎) 葶苈子(二钱微炒) 广三七(二钱捣细)

药共十一味,前十味煎汤一大盅,送服三七末一钱,至煎渣再服时仍送服余一钱。

方解 方中用三七者,恐肺中之气窒塞,肺中之血亦随之凝滞,三七为止血妄行之圣药,更为流通瘀血之圣药,故于初步药中加之。

复诊 将药连服四剂,咳喘皆愈三分之二,能卧睡两三点钟。其脉关前不浮,至数少减,而两尺似无根,拟再治以纳气归肾之方。

处方 生怀山药(一两) 大甘枸杞(一两) 野党参(三钱) 生赭石(六钱轧细) 生怀地黄(六钱) 生鸡内金(钱半黄色的捣) 净萸肉(四钱) 天花粉(四钱) 天冬(三钱) 牛蒡子(三钱捣碎) 射干(二钱)

共煎汤一大盅温服。

方解 参之性补而微升,惟与赭石并用,其补益之力直达涌泉。况咳喘之剧者,其冲胃之气恒因之上逆,赭石实又为降胃镇冲之要药也。至方中用鸡内金者,因其含有稀盐酸,原善化肺管中之瘀滞以开其闭塞,又兼能运化人参之补力不使作满闷也。

三诊 将药连服五剂,咳喘皆愈,惟其脉仍逾五至,行动时犹觉气息微喘,此乃下焦阴分犹未充足,不能与阳分相维系也。此当峻补其真阴,俾阴分充足自能维系其阳分,气息自不上奔矣。

处方 生怀山药(一两) 大甘枸杞(一两) 熟怀地黄(一两) 净萸肉(四钱)玄参(四钱) 生远志(钱半) 北沙参(四钱) 怀牛膝(三钱)大云苓片(二钱) 苏子(二钱炒捣) 牛蒡子(二钱捣碎) 生鸡内金(钱半)

共煎汤一大盅温服。

效果 将药连服八剂,行走动作皆不作喘,其脉至数已复常。从此停服汤药,俾日用生怀山药细末,水调煮作茶汤,少调以生梨自然汁,当点心用之以善其后。

7.肺劳痰喘

天津徐××,年三十四岁,得肺劳痰喘证。

病因 因弱冠时游戏竞走,努力过度伤肺,致有喘病,入冬以来又兼咳嗽。

证候 平素虽有喘证,然安养时则不犯,入冬以来,寒风陡至,出外为风所袭,忽发咳嗽。咳嗽不已,喘病亦发,咳喘相助为虐,屡次延医,服药不愈,夜不能卧。其脉左部弦细而硬,右部濡而兼沉,至数如常。

诊断 此乃气血两亏,并有停饮之证,是以其左脉弦细者,气虚也。弦细兼硬者,肝血虚津液短也。其右脉濡者,湿痰留饮也。濡而兼沉者,中焦气化亦有所不足也。其所以喘而且嗽者,亦痰饮上溢之所迫致也。拟用小青龙汤,再加滋补之药治之。

处方 生怀山药(一两) 当归身(四钱) 天冬(四钱) 寸麦冬(四钱)生杭芍(三钱) 清半夏(三钱) 桂枝尖(二钱五分) 五味子(二钱捣碎)杏仁(二钱去皮) 干姜(钱半) 细辛(一钱) 甘草(钱半) 生姜(三片)

共煎一大盅温饮下。

方解 凡用小青龙汤,喘者去麻黄加杏仁,此定例也。若有外感之热者,更宜加生石膏,此证无外感之热,故但加二冬以解姜桂诸药之热。

复诊 将药煎服一剂,其喘即愈,又继服两剂,咳嗽亦愈强半,右脉已不沉,似稍有力,左脉仍近弦硬,拟再以健胃养肺滋生血脉之品。

处方 生怀山药(一两) 生百合(五钱) 大枸杞子(五钱) 天冬(五钱) 当归身(三钱) 苏子(钱半炒捣) 川贝母(三钱) 白术(三钱炒) 生薏米(三钱捣碎) 生远志(二钱) 生鸡内金(钱半黄色的捣) 甘草(钱半)

共煎汤一大盅温服。

效果 将药连服四剂,咳嗽全愈,脉亦调和如常矣。

8.肺劳喘咳

天津罗××,年三十四岁,得肺劳喘嗽病。

病因 数年之前,曾受肺风发咳嗽,治失其宜,病虽暂愈,风邪锢闭肺中未去,致成肺劳喘嗽证。

证候 其病在暖燠之时甚轻,偶发喘嗽一半日即愈,至冬令则喘嗽连连,必至天气暖和时始渐愈。其脉左部弦硬,右部濡滑,两尺皆重按无根。

诊断 此风邪锢闭肺中,久而伤肺,致肺中气管滞塞,暖时肌肉松缓,气管亦随之松缓,其呼吸犹可自如;冷时肌肉紧缩,气管亦随之紧缩,遂至吸难呼易而喘作,更因痰涎壅滞而嗽作矣。其脉左部弦硬者,肝肾之阴液不足也。右部濡滑者,肺胃中痰涎充溢也。两尺不任重按者,下焦气化虚损,不能固摄,则上焦之喘嗽益甚也。欲治此证,当先宣通其肺,俾气管之郁者皆开后,再投以滋阴培气,肺肾双补之剂以祓除其病根。

处方 麻黄(钱半) 天冬(三钱) 天花粉(三钱) 牛蒡子(三钱捣碎) 杏仁(二钱去皮捣碎) 甘草(钱半) 苏子(二钱炒捣) 生远志(二钱去心)生麦芽(二钱) 生杭芍(二钱) 细辛(一钱)

共煎汤一大盅,温服。

复诊 将药煎服两剂,喘嗽皆愈,而劳动时仍微喘。其脉左部仍似弦硬,右部仍濡,不若从前之滑,两尺犹虚,此病已去而正未复也。宜再为谋根本之治法,而投以培养之剂。

处方 野台参(三钱) 生赭石(八钱轧细) 生怀山药(一两) 熟怀地黄(一两)生怀地黄(一两) 大云苓片(二钱) 大甘枸杞(六钱) 天冬(六钱) 净萸肉(五钱)苏子(三钱炒捣) 牛蒡子(三钱捣碎)

共煎一大盅温服。

方解 人参为补气主药,实兼具上升之力。喻嘉言谓。“气虚欲上脱者专用之转气高不返。”是以凡喘逆之证,皆不可轻用人参,惟重用赭石以引之下行,转能纳气归肾,而下焦之气化,遂因之壮旺而固摄。此方中人参、赭石并用,不但欲导引肺气归肾,实又因其两尺脉虚,即借以培补下焦之气化也。

效果 将药连服十余剂,虽劳动亦不作喘。再诊其脉,左右皆调和无病,两尺重按不虚,遂将赭石减去二钱,俾多服以善其后。

9.肺劳喘嗽兼不寐证

天津于姓媪,年近五旬,咳嗽有痰微喘,且苦不寐。

病因 夜间因不能寐,心中常觉发热,久之,则肺脏受伤,咳嗽多痰,且微作喘。

证候 素本夜间不寐,至黎明时始能少睡。后因咳嗽不止,痰涎壅盛,且复作喘,不能安卧,恒至黎明亦不能睡。因之心中发热益甚,懒于饮食,大便干燥,四五日一行,两旬之间大形困顿,屡次服药无效。其脉左部弦而无力,右部滑而无力,数逾五至。

诊断 此真阴亏损,心肾不能相济,是以不眠。久则心血耗散,心火更易妄动以上铄肺金,是以咳嗽有痰作喘。治此证者,当以大滋真阴为主,真阴足则心肾自然相交,以水济火而火不妄动;真阴足则自能纳气归根,气息下达,而呼吸自顺。且肺肾为子母之脏,原相连属,子虚有损于母,子实即有益于母,果能使真阴充足,则肺金既不受心火之铄耗,更可得肾阴之津润,自能复其清肃下行之常,其痰涎咳嗽不治自愈也。若更辅以清火润肺化痰宁嗽之品,则奏效当更捷矣。

处方 沙参(一两) 大枸杞(一两) 玄参(六钱) 天冬(六钱)生赭石(五钱轧细) 甘草(二钱) 生杭芍(三钱) 川贝母(三钱) 牛蒡子(一钱捣碎)生麦芽(三钱) 枣仁(三钱炒捣) 射干(二钱)

共煎汤一大盅,温服。

复诊 将药连服六剂,咳喘痰涎愈十分之八,心中已不发热,食欲已振,夜能睡数时,大便亦不甚燥。诊其脉至数复常,惟六部重按仍皆欠实,左脉仍有弦意。拟再峻补其真阴以除病根,所谓上病取诸下也。

处方 生怀山药(一两) 大枸杞(一两) 辽沙参(八钱) 生怀地黄(六钱)熟怀地黄(六钱) 甘草(二钱) 生赭石(六钱轧细) 净萸肉(四钱)生杭芍(三钱) 生麦芽(三钱) 生鸡内金(针半黄色的捣)

共煎汤一大盅,温服。

效果 将药连服二剂,诸病皆愈,俾用珠玉二宝粥常常当点心服之,以善其后。

或问 两方中所用之药,若滋阴、润肺、清火、理痰、止嗽诸品,原为人所共知,而两方之中皆用赭石、麦芽,且又皆生用者其义何居?答曰∶胃居中焦,原以传送饮食为专职,是以胃中之气,以息息下行为顺,果其气能息息下行,则冲气可阻其上冲,胆火可因之下降,大便亦可按时下通,至于痰涎之壅滞,咳嗽喘逆诸证,亦可因之降序,而降胃之药,固莫赭石若也。至于麦芽,炒用之善于消食,生用之则善于升达肝气。人身之气化原左升右降,若但知用赭石降胃,其重坠下行之力或有碍于肝气之上升,是以方中用赭石降胃,即用麦芽升肝,此所以顺气化之自然,而还其左升右降之常也。

10.肺病咳嗽吐血

天津张××,年二十六岁,得肺病咳嗽吐血。

病因 经商劳心,又兼新婚,失于调摄,遂患劳嗽。继延推拿者为推拿两日,咳嗽分毫未减,转添吐血之证。

证候 连声咳嗽不已,即继以吐血。或痰中带血,或纯血无痰,或有咳嗽兼喘。夜不能卧,心中发热,懒食,大便干燥,小便赤涩。脉搏五至强,其左部弦而无力,右部浮取似有力,而尺部重按豁然。

处方 生怀山药(一两) 大潞参(三钱) 生赭石(六钱轧细) 生怀地黄(六钱)玄参(六钱) 天冬(五钱) 净萸肉(五钱) 生杭芍(四钱) 射干(二钱) 甘草(二钱)广三七(二钱轧细)

药共十一味,将前十味煎汤一大盅,送服三七末一半,至煎渣重服时,再送服其余一半。

复诊 此药服两剂后,血已不吐,又服两剂,咳嗽亦大见愈,大小便已顺利,脉已有根,不若从前之浮弦。遂即原方略为加减,俾再服之。

处方 生怀山药(一两) 大潞参(三钱) 生赭石(六钱轧细) 生怀地黄(六钱)大甘枸杞(六钱) 甘草(二钱) 净萸肉(五钱) 沙参(五钱)生杭芍(二钱) 射干(二钱) 广三七(钱半轧细)

药共十一味,将前十味煎汤一大盅,送服三七末一半,至煎渣重服时,再送其余一半。

效果 将药连服五剂,诸病皆愈,脉已复常,而尺部重按仍欠实。遂于方中加熟怀地黄五钱,俾再服数剂以善其后。

11.肺病咳吐脓血

天津叶××,年三十二岁,得肺病咳吐脓血。

病因 其未病之前数月,心中时常发热,由此浸成肺病。

证候 初觉发热时,屡服凉药,热不减退,大便干燥,小便短赤,后则渐生咳嗽,继则痰中带血,继则痰血相杂,又继则脓血相杂。诊其脉左部弦长,右部洪长,皆重按颇实。

疹断 此乃伏气化热,窜入阳明之腑。医者不知病因,见其心中发热,而多用甘寒滞腻之品,稽留其热,俾无出路。久之,上熏肺部,至肺中结核因生咳嗽,溃烂遂吐脓血,斯必先清其胃腑之热,使不复上升熏肺而后肺病可愈。特是,此热为伏气之热所化,原非轻剂所能消除,当先投以治外感实热之剂。

处方 生石膏(两半捣细) 大潞参(三钱) 生怀山药(六钱) 天花粉(六钱) 金银花(四钱) 鲜芦根(四钱) 川贝母(三钱) 连翘(二钱) 甘草(二钱) 广三七(二钱轧细)

药共十味,将前九味煎汤一大盅,送服三七末一钱,至煎渣再服时,仍送服余一钱。

方解 此方实仿白虎加人参汤之义而为之变通也。方中以天花粉代知母,以生山药代粳米,仍与白虎加人参汤无异,故用之以清胃腑积久之实热。而又加金银花、三七以解毒,芦根、连翘以引之上行,此肺胃双理之剂也。

复诊 将药连服三剂,脓血已不复吐,咳嗽少愈,大便之干燥,小便之短赤亦见愈。惟心中仍觉发热,脉象仍然有力,拟再投以清肺泻热之剂。

处方 天花粉(八钱) 北沙参(五钱) 玄参(五钱) 鲜芦根(四钱) 川贝母(三钱) 牛蒡子(三钱捣碎) 五味子(二钱捣细) 射干(三钱) 甘草(二钱轧细)

药共九味,将前八味煎汤一大盅,送服甘草末一钱,至煎渣再服时,仍送服余一钱。方中五味子,必须捣碎入煎,不然则服之恒多发闷;方中甘草,无论红者黄者,皆可用至轧之不细时,切忌锅炮,若炮则其性即变,非此方中用甘草之意矣。用此药者,宜自监视轧之,或但罗取其头次所轧之末亦可。

效果 将药连服五剂,诸病皆愈,惟心中犹间有发热之时,脉象较常脉似仍有力。为善后计,俾用生怀山药轧细,每用七八钱或两许,煮作茶汤,送服离中丹钱许或至钱半(多少宜自酌),当点心用之。后此方服阅两月,脉始复常,心中亦不复发热矣。离中丹为愚自制之方,即益元散方以生石膏代滑石也。盖滑石宜于湿热,石膏宜于燥热,北方多热而兼燥者,故将其方变通之,凡上焦有实热者,用之皆有捷效。

或问 伏气化热,原可成温,即无新受之外感,而忽然咸温病者是也。此证伏气所化之热,何以不成温病而成肺病?答曰∶伏气之侵人,伏于三焦脂膜之中,有多有少,多者化热重,少者化热轻,化热重者当时即成温病,化热轻者恒循三焦脂膜而窜入各脏腑。愚临证五十年,细心体验,知有窜入肝胆病目者,窜入肠中病下痢者,有窜入肾中病虚劳者,窜入肺中病咳嗽久而成肺病者,有窜入胃中病吐衄而其热上熏亦可成肺病者,如此证是也。是以此证心中初发热时,医者不知其有伏气化热入胃,而泛以凉药治之,是以不效,而投以白虎加人参汤即随手奏效。至于不但用白虎汤而必用白虎加人参汤者,诚以此证已阅数月,病久气化虚损,非人参与石膏并用,不能托深陷之热外出也。

12.肺病咳吐痰血

天津乔××,年三十余,得咳吐痰血病。

病因 前因偶受肺风,服药失宜,遂息咳嗽,咳嗽日久,继患咳血。

证候 咳嗽已近一年,服药转浸加剧,继则痰中带血,又继则间有呕血之时,然犹不至于倾吐。

其心中时常发热,大便时常燥结,幸食欲犹佳,身形不至羸弱,其脉左部近和平,右部寸关俱有滑实之象。

诊断 证脉合参,知系从前外感之热久留肺胃,金畏火刑,因热久而肺金受伤,是以咳嗽;至于胃腑久为热铄,致胃壁之膜腐烂连及血管,是以呕血;至其大便恒燥结者,因其热下输肠中,且因胃气因热上逆失其传送之职也。治此证者,当以清肺胃之热为主,而以养肺降胃之药辅之。

处方 生石膏(二两细末) 粉甘草(六钱细末) 镜面朱砂(二钱细末)

共和匀每服一钱五分。

又方 生怀山药(一两) 生赭石(八钱轧细) 天冬(六钱) 玄参(五钱) 沙参(五钱) 天花粉(五钱) 生杭芍(四钱) 川贝母(三钱) 射干(二钱) 儿茶(二钱) 甘草(钱半) 广三七(二钱轧细)

共药十二味,将前十一味煎汤送服三七一钱,至煎渣再服时再送服一钱。每日午前十点钟服散药一次,临睡时再服一次,汤药则晚服头煎,翌晨服次煎。

效果 服药三日,咳血吐血皆愈。仍然咳嗽,遂即原方去沙参加生百合五钱、米壳钱半,又服四剂,咳嗽亦愈,已不发热,大便已不燥结。俾将散药惟头午服一次,又将汤药中赭石减半,再服数剂以善后。

医案·(二)气病门
1.大气下陷兼小便不禁

天津陈××,三十五岁,于孟冬得大气下陷兼小便不禁证。

病因 禀赋素弱,恒觉呼吸之气不能上达,屡次来社求诊,投以拙拟升陷汤,即愈。后以出外劳碌过度,又兼受凉,陡然反复甚剧,不但大气下陷,且又小便不禁。

证候 自觉胸中之气息息下坠,努力呼之犹难上达,其下坠之气行至少腹,小便即不能禁,且觉下焦凉甚,肢体无力,其脉左右皆沉濡,而右部寸关之沉濡尤甚。

诊断 此胸中大气下陷之剧者也。此证因大气虚陷,心血之循环无力,是以脉象沉濡而迟,肺气之呼吸将停,是以努力呼气外出而犹难上达。不但此也,大气虽在膈上,实能斡旋全身统摄三焦,今因下陷而失位无权,是以全身失其斡旋,肢体遂酸软无力,三焦失其统摄,小便遂泄泻不禁。

其下焦凉甚者,外受之寒凉随大气下陷至下焦也。此证之危已至极点,当用重剂升举其下陷之大气,使复本位,更兼用温暖下焦之药,祛其寒凉庶能治愈。

处方 野台参(五钱) 乌附子(四钱) 生怀山药(一两)

煎汤一盅温服,此为第一方。

又方 生箭 (一两) 生怀山药(一两) 白术(四钱炒) 净萸肉(四钱)萆(二钱) 升麻(钱半) 柴胡(钱半)

共煎药一大盅,温服。此为第二方。先服第一方,后迟一点半钟即服第二方。

效果 将药如法各服两剂,下焦之凉与小便之不禁皆愈,惟呼吸犹觉气分不足,肢体虽不酸软,仍觉无力。遂但用第二方,将方中柴胡减去,加桂枝尖钱半,连服数剂,气息已顺。又将方中升麻、桂枝,皆改用一钱,服至五剂,身体健康如常,遂停药勿服。

或问 此二方前后相继服之,中间原为时无多,何妨将二方并为一方?答曰∶凡欲温暖下焦之药,宜速其下行,不可用升药提之。若将二方并为一方,附子与升、柴并用,其上焦必生烦躁,而下焦之寒凉转不能去。惟先服第一方,附子得人参之助,其热力之敷布最速,是以为时虽无多,下焦之寒凉已化其强半;且参附与山药并用,大能保合下焦之气化,小便之不禁者亦可因之收摄,此时下焦受参附山药之培养,已有一阳来复,徐徐上升之机。已陷之大气虽不能因之上升,实已有上升之根基。遂继服第二方,黄 与升柴并用,升提之力甚大,借之以升提下陷之大气,如人欲登高山则或推之,或挽之,纵肢体软弱,亦不难登峰造极也。且此一点余钟,附子之热力已融化于下焦,虽遇升柴之升提,必不至上升作烦躁,审斯则二方不可相并之理由,及二方前后继服之利益不昭然乎。

2.大气下陷

天津李××,年三十二岁,拉洋车为业,得大气下陷证。

病因 腹中觉饥,未吃饭,枵腹奔走七八里,遂得此病。

证候 呼吸短气,心中发热,懒食,肢体酸懒无力,略有动作,即觉气短不足以息。其脉左部弦而兼硬,右部则寸关皆沉而无力。

诊断 此胸中大气下陷,其肝胆又蕴有郁热也。盖胸中大气,原为后天宗气,能代先天元气主持全身,然必赖水谷之气以养之。此证因忍饥劳力过度,是以大气下陷,右寸关之沉而无力其明征也。其举家数口生活皆赖一人劳力,因气陷不能劳力继将断炊,肝胆之中遂多起急火,其左脉之弦而兼硬是明征也。治之者当用拙拟之升陷汤,升补其胸中大气,而辅以凉润之品以清肝胆之热。

处方 生箭 (八钱) 知母(五钱) 桔梗(二钱) 柴胡(二钱)升麻(钱半) 生杭芍(五钱) 龙胆草(二钱)

共煎汤一大盅,温服。

效果 将药连服两剂,诸病脱然全愈。

3.大气下陷身冷

天津宋氏妇,年四旬,于仲夏得大气下陷,周身发冷证。

病因 禀赋素弱,居恒自觉气分不足,偶因努力搬运重物,遂觉呼吸短气,周身发冷。

证候 呼吸之间,恒觉气息不能上达,时当暑热,着夹衣犹觉寒凉,头午病稍轻,午后则渐剧,必努力始能呼吸,外被大氅犹或寒战,饮食少许,犹不消化。其脉关前沉细欲无,关后差胜亦在沉分,一息不足四至。

诊断 此上焦心肺之阳虚损,又兼胸中大气下陷也。为其心肺阳虚,是以周身恶寒而饮食不化,为其胸中大气下陷,是以呼吸短气,头午气化上升之时是以病轻,过午气化下降之时所以增剧也。拟治以回阳升陷汤加党参之大力者以补助之。

处方 生箭 (八钱) 野台党参(四钱) 干姜(四钱) 当归身(四钱)桂枝尖(三钱) 甘草(二钱)

共煎汤一大盅,温服。

效果 将药连服三剂,气息已顺,而兼有短气之时,周身已不发冷,惟晚间睡时仍须浓复,饮食能消化,脉象亦大有起色。遂即原方去党参,将干姜、桂枝皆改用二钱,又加生怀山药八钱,俾再服数剂,以善其后。

帮助 心为君火,全身热力之司命,肺与心同居膈上,一系相连,血脉之循环又息息相通,是以与心相助为理,同主上焦之阳气。然此气虽在上焦,实如日丽中天,照临下土,是以其热力透至中焦,胃中之饮食因之熟腐,更透至下焦,命门之相火因之生旺,内温脏腑,外暖周身,实赖此阳气为布护宣通也。特是,心与肺皆在胸中大气包举之中,其布护宣通之原动力,实又赖于大气。此证心肺之阳本虚,向赖大气为之保护,故犹可支持,迨大气陷而失其保护,遂致虚寒之象顿呈。此方以升补胸中大气为主,以培养心肺之阳为辅,病药针芥相投,是以服之辄能奏效也。

4.大气陷兼消食

李××,年二十六岁,得大气下陷兼消食证。

病因 其未病之前二年,常觉呼吸短气,初未注意。继因校中功课劳心短气益剧,且觉食量倍增,因成消食之证。

证候 呼吸之间,觉吸气稍易而呼气费力,夜睡一点钟许,即觉气不上达,须得披衣起坐,迟移时,气息稍顺,始能再睡。一日之间,进食四次犹饥,饥时若不急食,即觉怔忡。且心中常觉发热,大便干燥,小便短赤,其脉浮分无力,沉分稍实,至数略迟。

诊断 此乃胸中大气下陷,兼有伏气化热因之成消食也。为其大气下陷,是以脉象浮分无力,为其有伏气化热,是以其沉分犹实,既有伏气化热矣,而脉象转稍迟者,因大气下陷之脉原多迟也。盖胃中有热者,恒多化食,而大气下陷其胃气因之下降甚速者,亦恒能多食。今既病大气下陷,又兼伏气化热,侵入胃中,是以日食四次犹饥也。此宜升补其胸中大气,再兼用寒凉之品以清其伏气所化之热,则短气与消食原不难并愈也。

处方 生箭 (六钱) 生石膏(一两捣细) 天花粉(五钱) 知母(五钱) 玄参(四钱)升麻(钱半) 柴胡(钱半) 甘草(钱半)

共煎汤一大盅温服。

复诊 将药连服四剂,短气已愈强半,发热与消食亦大见愈,遂即原方略为加减俾再服之。

处方 生箭 (六钱) 天花粉(六钱) 知母(六钱) 玄参(六钱)净萸肉(三钱) 升麻(钱半) 柴胡(钱半) 甘草(钱半)

共煎汤一大盅,温服。

方解 方中去石膏者,以伏气所化之热所余无多也。既去石膏而又将花粉、知母诸凉药加重者,因花粉诸药原用以调剂黄 之温补生热,而今则兼用之以清伏气所化之余热,是以又加重也。至于前方之外,又加萸肉者,欲以收敛大气之涣散,俾大气之已升者不至复陷,且又以萸肉得木气最浓,酸敛之中大具条畅之性,虽伏气之热犹未尽消,而亦不妨用之也。

效果 将药又连服四剂,病遂全愈。俾停服汤药,再用生箭 、天花粉等分轧为细末,每服三钱,日服两次以善其后。

或问 脉之迟数,恒关于人身之热力,热力过盛则脉数,热力微弱则脉迟,此定理也。今此证虽有伏气化热,因大气下陷而脉仍迟,何以脉之迟数与大气若斯有关系乎?答曰∶胸中大气亦名宗气,为其实用能斡旋全身,故曰大气,为其为后天生命之宗主,故又曰宗气。《内经》谓宗气积于胸中以贯心脉而行呼吸,深思《内经》之言,知肺叶之 辟,固为大气所司,而心机之跳动,亦为大气所司也。今因大气下陷而失其所司,是以不惟肺受其病,心机之跳动亦受其病而脉遂迟也。

5.大气陷兼疝气

天津陈××,年三十八岁,得大气下陷兼疝气证。

病因 初因劳心过度,浸觉气分不舒,后又因出外办事劳碌过甚,遂觉呼吸短气,犹不以为意也。继又患疝气下坠作疼,始来寓求为延医。

证候 呼吸之际,常觉气短似难上达,劳动时则益甚。夜间卧睡一点钟许,即觉气分不舒,披衣起坐移时将气调匀,然后能再睡。至其疝气之坠疼,恒觉与气分有关,每当呼吸不利时,则疝气之坠疼必益甚。其脉关前沉而无力,右部尤甚,至数稍迟。

诊断 即此证脉参之,其呼吸之短气,疝气之下坠,实皆因胸中大气下陷也。此气一陷则肺脏之辟失其斡旋,是以呼吸短气,三焦之气化失其统摄,是以疝气下坠。斯当升补其下陷之大气,俾仍还其本位,则呼吸之短气,疝气之坠疼自皆不难愈矣。

处方 生箭 (六钱) 天花粉(六钱) 当归(三钱) 荔枝核(三钱)生明没药(三钱) 生五灵脂(三钱) 柴胡(钱半) 升麻(钱半) 小茴香(一钱炒捣)

共煎汤一大盅,温饮下。

复诊 将药连服三剂,短气之病已大见愈,惟与人谈话多时,仍觉短气。其疝气已上升,有时下坠亦不作疼,脉象亦大有起色。此药已对证,而服药之功候未到也。爰即原方略为加减,俾再服之。

处方 生箭 (六钱) 天花粉(六钱) 净萸肉(四钱) 当归(三钱) 荔枝核(三钱) 生明没药(三钱) 生五灵脂(三钱) 柴胡(钱半) 升麻(钱半) 广砂仁(一钱捣碎)

共煎一大盅温服。

效果 将药连服四剂,呼吸已不短气,然仍自觉气分不足,疝气亦大轻减,犹未全消。遂即原方去萸肉,将柴胡、升麻皆改用一钱,又加党参、天冬各三钱,俾多服数剂以善其后。

6.冲气上冲兼奔豚

天津张××,年四十五岁,得冲气上冲兼奔豚证。

病因 初秋之时,患赤白痢证,医者两次用大黄下之,其痢愈而变为此证。

证候 每夜间当丑寅之交,有气起自下焦挟热上冲,行至中焦觉闷而且热,心中烦乱,迟十数分钟其气上出为呃,热即随之消矣。其脉大致近和平,惟两尺稍浮,按之不实。

诊断 此因病痢时,连服大黄下之,伤其下焦气化,而下焦之冲遂挟肾中之相火上冲也。其在丑寅之交者,阳气上升之时也。宜用仲师桂枝加桂汤加减治之。

处方 桂枝尖(四钱) 生怀山药(一两) 生芡实(六钱捣碎) 清半夏(四钱水洗三次)生杭芍(四钱) 生龙骨(四钱捣碎) 生牡蛎(四钱捣碎) 生麦芽(三钱)生鸡内金(二钱黄色的捣) 黄柏(二钱) 甘草(二钱)

共煎汤一大盅,温服。

效果 将药煎服两剂,病愈强半,遂即原方将桂枝改用三钱,又加净萸肉、甘枸杞各四钱,连服三剂全愈。

帮助 凡气之逆者可降,郁者可升,惟此证冲气挟相火上冲,则升降皆无所施。桂枝一药而升降之性皆备,凡气之当升者遇之则升,气之当降者遇之则降,此诚天生使独而为不可思议之妙药也。山药、芡实,皆能补肾,又皆能敛戢下焦气化;龙骨、牡蛎,亦收敛之品,然敛正气而不敛邪气,用于此证初无收敛过甚之虞,此四药并用,诚能于下焦之气化培养而镇安之也。用芍药、黄柏者,一泻肾中之相火,一泻肝中之相火,且桂枝性热,二药性凉,凉热相济,方能奏效。用麦芽、鸡内金者,所以运化诸药之力也。用甘草者,欲以缓肝之急,不使肝木助气冲相火上升也。至于服药后病愈强半,遂减轻桂枝加萸肉、枸杞者,俾肝肾壮旺自能扫除病根。

7.胃气不降

大城王××妻,年近四旬,时常呕吐,大便迟下,数年不愈。

病因 其人禀性暴烈,处境又多不顺,浸成此证。

证候 饭后每觉食停胃中,似有气上冲阻其下行,因此大便恒至旬日始下。至大便多日不下时,则恒作呕吐,即屡服止呕通便之药,下次仍然如故。求为延医,其脉左右皆弦,右脉弦而且长,重诊颇实,至数照常。

诊断 弦为肝脉,弦而且长则冲脉也。弦长之脉,见于右部,尤按之颇实,此又为胃气上逆之脉。肝胃冲三经之气化皆有升无降,宜其下焦便秘而上焦呕吐也。此当治以泻肝、降胃、镇冲之剂,其大便自顺,呕吐自止矣。

处方 生赭石(两半轧细) 生杭芍(六钱) 柏子仁(六钱) 生怀山药(六钱)天冬(六钱) 怀牛膝(五钱) 当归(四钱) 生麦芽(三钱)茵陈(二钱) 甘草(钱半)

共煎汤一大盅,温服。

效果 服药一剂,大便即通下,即原方略为加减,又服数剂,大便每日一次,食后胃中已不觉停滞,从此病遂除根。

或问 麦芽生用能升肝气,茵陈为青蒿之嫩者亦具有升发之力,此证即因脏腑之气有升无降,何以方中复用此二药乎?答曰∶肝为将军之官,中寄相火,其性最刚烈,若强制之,恒激发其反动之力;麦芽、茵陈,善舒肝气而不至过于升提,是将顺肝木之性使之柔和,不至起反动力也。

8.肝气郁兼胃气不降

天津姚××,年五十二岁,得肝郁胃逆证。

病因 劳心太过,因得斯证。

证候 腹中有气,自下上冲,致胃脘满闷,胸中烦热,胁下胀疼,时常呃逆,间作呕吐。大便燥结,其脉左部沉细,右部则弦硬而长,大于左部数倍。

诊断 此乃肝气郁结,冲气上冲,更迫胃气不降也。为肝气郁结,是以左脉沉细,为冲气上冲,是以右脉弦长,冲脉上隶阳明,其气上冲不已,易致阳明胃气不下降。此证之呕吐呃逆,胃脘满闷,胸间烦热,皆冲胃之气相并冲逆之明征也。其胁下胀疼,肝气郁结之明征也。其大便燥结者,因胃气原宜息息下行,传送饮食下为二便,今其胃气既不下降,是以大便燥结也。拟治以舒肝降胃安冲之剂。

处方 生赭石(一两轧细) 生怀山药(一两) 天冬(一两) 寸麦冬(六钱去心)清半夏(四钱水洗三次) 碎竹茹(三钱) 生麦芽(三钱) 茵陈(二钱)川续断(二钱) 生鸡内金(二钱黄色的捣) 甘草(钱半)

煎汤一大盅,温服。

方解 肝主左而宜升,胃主右而宜降,肝气不升则先天之气化不能由肝上达,胃气不降则后天之饮食不能由胃下输,此证之病根,正因当升者不升,当降者不降也。故方中以生麦芽、茵陈以升肝;生赭石、半夏、竹茹以降胃,即以安冲;用续断者,因其能补肝,可助肝气上升也;用生山药二冬者,取其能润胃补胃,可助胃气下降也,用鸡内金者,取其能化瘀止疼,以营运诸药之力也。

复诊 上方随时加减,连服二十余剂,肝气已升,胃气已降,左右脉均已平安,诸病皆愈。惟肢体乏力,饮食不甚消化,拟再治以补气健胃之剂。

处方 野台参(四钱) 生怀山药(一两) 生赭石(六钱轧细) 天冬(六钱)寸麦冬(六钱) 生鸡内金(三钱黄色的捣) 生麦芽(三钱) 甘草(钱半)

煎汤一大盅,温服。

效果 将药煎服三剂,饮食加多,体力渐复。于方中加枸杞五钱,白术三钱,俾再服数剂以善其后。

帮助 身之气化,原左升右降,若但知用赭石降胃,不知用麦芽升肝,久之,肝气将有郁遏之弊,况此证之肝气原郁结乎?此所以方中用赭石,即用麦芽,赭石生用而麦芽亦生用也。

且诸家本草谓麦芽炒用者为丸散计也,若入汤剂何须炒用,盖用生者煮汁饮之,则消食之力愈大也。

或问 升肝之药,柴胡最效,今方中不用柴胡而用生麦芽者,将毋别有所取乎?答曰∶柴胡升提肝气之力甚大,用之失宜,恒并将胃气之下行者提之上逆。曾有患阳明厥逆吐血者,初不甚剧。医者误用柴胡数钱即大吐不止,须臾盈一痰盂,有危在顷刻之惧,取药无及,适备有生赭石细末若干,俾急用温开水送下,约尽两半,其血始止,此柴胡并能提胃气上逆之明征也。况此证之胃气原不降乎?

至生麦芽虽能升肝,实无妨胃气之下降,盖其萌芽发生之性,与肝木同气相求,能宣通肝气之郁结,使之开解而自然上升,非若柴胡之纯于升提也。

9.胃气不降

掖县任××妻,年五旬,得胃气不降证。

原因 举家人口众多,因其夫在外,家务皆自操劳,恒动肝火,遂得此证。

证候 食后停滞胃中,艰于下行,且时觉有气挟火上冲,口苦舌胀,目眩耳鸣,恒有呃欲呕逆或恶心,胸膈烦闷,大便六七日始行一次,或至服通利药始通,小便亦不顺利。其脉左部弦硬,右部弦硬而长,一息搏近五至,受病四年,屡次服药无效。

诊断 此肝火与肝气相并,冲激胃腑,致胃腑之气不能息息下行传送饮食,久之,胃气不但不能下行,且更转而上逆,是以有种种诸病也。宜治以降胃理冲之品,而以滋阴清火之药辅之。

处方 生赭石(两半轧细) 生怀山药(一两) 生杭芍(六钱) 玄参(六钱)生麦芽(三钱) 茵陈(二钱) 生鸡内金(二钱黄色的捣) 甘草(钱半)

共煎汤一大盅,温服。

效果 每日服药一剂,三日后大便日行一次,小便亦顺利。上焦诸病亦皆轻减,再诊其脉,颇见柔和。遂将赭石减去五钱,又加柏子仁五钱,连服数剂,霍然全愈。

医案·(三)血病门

本文目录 [hide]

  • 1 1.吐血证
  • 2 2.咳血兼吐血证
  • 3 3.吐血兼咳嗽(一)
  • 4 4.吐血兼咳嗽(二)
  • 5 5.吐血证(一)
  • 6 6.吐血证(二)
  • 7 7.大便下血(一)
  • 8 8.大便下血(二)
  • 9 9.大便下血(三)
  • 10 10.大便下血(四)
  • 11 11.瘀血短气

1.吐血证

天津张××,年三十五岁,得吐血证,年余不愈。

病因 禀性褊急,劳心之余又兼有拂意之事,遂得斯证。

证候 初次所吐甚多,屡经医治,所吐较少,然终不能除根。每日或一次或两次,觉心中有热上冲,即吐血一两口。因病久身羸弱,卧床不起,亦偶有扶起少坐之时,偶或微喘,幸食欲犹佳,大便微溏,日行两三次,其脉左部弦长,重按无力,右部大而芤,一息五至。

诊断 凡吐血久不愈者,多系胃气不降,致胃壁破裂,出血之处不能长肉生肌也。再即此脉论之,其左脉之弦,右脉之大,原现有肝火浮动挟胃气上冲之象,是以其吐血时,觉有热上逆,至其脉之弦而无力者,病久而气化虚也。大而兼芤者,失血过多也。至其呼吸有时或喘,大便日行数次,亦皆气化虚而不摄之故。治此证者,当投以清肝、降胃、培养气血、固摄气化之剂。

处方 赤石脂(两半) 生怀山药(一两) 净萸肉(八钱) 生龙骨(六钱捣碎)生牡蛎(六钱捣碎) 生杭芍(六钱) 大生地黄(四钱) 甘草(二钱) 广三七(二钱)

药共九味,将前八味煎汤送服三七末。

方解 降胃之药莫如赭石,此愚治吐衄恒用之药也。此方中独重用赤石脂者,因赭石为铁养化合其重坠之力甚大,用之虽善降胃,而其力达于下焦,又善通大便,此证大便不实,赭石似不宜用;赤石脂之性,重用之亦能使胃气下降,至行至下焦,其粘滞之力又能固涩大便,且其性能生肌,更可使肠壁破裂出血之处早愈,诚为此证最宜之药也。

效果 将药煎服两剂,血即不吐,喘息已平,大便亦不若从前之勤,脉象亦较前和平,惟心中仍有觉热之时。遂即原方将生地黄改用一两,又加熟地黄一两,连服三剂,诸病皆愈。

2.咳血兼吐血证

堂侄女××,适邻村王氏,年三十岁。于乙酉仲春,得吐血证。

病因 因家务自理,劳心过度,且禀赋素弱,当此春阳发动之时,遂病吐血。

证候 先则咳嗽痰中带血,继则大口吐血,其吐时觉心中有热上冲,一日夜吐两三次,剧时可吐半碗。两日之后,觉精神气力皆不能支持,遂急迎愚延医。自言心中摇摇似将上脱,两颧发红,面上发热,其脉左部浮而动,右部浮而濡,两尺无根,数逾五至。

诊断 此肝肾虚极,阴分阳分不相维系,而有危在顷刻之势。遂急为出方取药以防虚脱。

处方 生怀山药(一两) 生怀地黄(一两) 熟怀地黄(一两) 净萸肉(一两) 生赭石(一两轧细)

急火煎药取汤两盅,分两次温服下。

效果 将药甫煎成未服,又吐血一次,吐后忽停息闭目 然罔觉。诊其脉跳动仍旧,知能苏醒,约四分钟呼吸始续,两次将药服下,其血从此不吐。俾即原方再服一剂,至第三剂即原方加潞党参三钱、天冬四钱,连服数剂,身形亦渐撤消。继用生怀山药为细面,每用八钱煮作茶汤,少调以白糖,送服生赭石细末五分,作点心用之以善其后。

3.吐血兼咳嗽(一)

天津王××,年二十四岁,得咳嗽吐血证。

病因 禀赋素弱,略有外感,即发咳嗽,偶因咳嗽未愈,继又劳心过度,心中发热,遂至吐血。

证候 先时咳嗽犹轻,失血之后则嗽益加剧。初则痰中带血,继则大口吐血,心中发热,气息微喘,胁下作疼,大便干燥。其脉关前浮弦,两尺重按不实,左右皆然,数逾五至。

诊断 此证乃肺金伤损,肝木横恣,又兼胃气不降,肾气不摄也。为其肺金受伤,是以咳嗽痰中带血;为胃气不降,是以血随气升,致胃中血管破裂而大口吐血;至胁下作疼,乃肝木横恣之明证;其脉上盛下虚,气息微喘,又肾气不摄之明征也。治之者,宜平肝、降胃、润肺、补肾,以培养调剂其脏腑,则病自愈矣。

处方 生怀山药(一两) 生赭石(六钱轧细) 生怀地黄(一两) 生杭芍(五钱)天冬(五钱) 大甘枸杞(五钱) 川贝母(四钱) 生麦芽(三钱)牛蒡子(三钱捣碎) 射干(二钱) 广三七(三钱细末) 粉甘草(二钱细末)

药共十二味,将前十味煎汤一大盅,送服三七、甘草末各一半,至煎渣再服,仍送服其余一半。

效果 服药一剂,吐血即愈,诸病亦轻减。后即原方随时为之加减,连服三十余剂,其嗽始除根,身体亦渐壮健。

4.吐血兼咳嗽(二)

天津孙××,年二十八岁,得吐血兼咳嗽证。

病因 因事心中着急起火,遂致吐血咳嗽。

证候 其吐血之始,至今已二年矣。经医治愈,屡次反复,少有操劳,心中发热即复吐血。又频作咳嗽,嗽时吐痰亦恒带血。肋下恒作刺疼,嗽时其疼益甚,口中发干,身中亦间有灼热,大便干燥。其脉左部弦硬,右部弦长,皆重按不实,一息搏近五至。

诊断 此证左脉弦硬者,阴分亏损而肝胆有热也,右部弦长者,因冲气上冲并致胃气上逆也。为其冲冲胃逆,是以胃壁血管破裂以至于吐血咳血也。其脉重按不实者,血亏而气亦亏也。至于口无津液,身或灼热,大便干燥,无非血少阴亏之现象。拟治以清肝、降胃、滋阴、化瘀之剂。

处方 生赭石(八钱轧细) 生怀地黄(一两) 生怀山药(一两) 生杭芍(六钱)玄参(五钱) 川楝子(四钱捣碎) 生麦芽(三钱) 川贝母(三钱) 甘草(钱半) 广三七(二钱细末)

药共十味,将前九味煎汤一大盅,送服三七末一半,至煎渣重服时,再送服其余一半。

方解 愚治吐血,凡重用生地黄,必用三七辅之,因生地黄最善凉血,以治血热妄行,犹恐妄行之血因凉而凝,瘀塞于经络中也。三七善化瘀血,与生地黄并用,血止后自无他虞;且此证肋下作疼,原有瘀血,则三七尤在所必需也。

复诊 将药连服三剂,吐血全愈,咳嗽吐痰亦不见血,肋疼亦愈强半,灼热已无,惟口中仍发干,脉仍有弦象。知其真阴犹亏也,拟再治以滋补真阴之剂。

处方 生怀山药(一两) 生怀地黄(六钱) 大甘枸杞(六钱) 生杭芍(四钱)玄参(四钱) 生赭石(四钱轧细) 生麦芽(二钱) 甘草(二钱) 广三七(二钱细末)

服法如前。

效果 将药连服五剂,病全愈,脉亦复常,遂去三七,以熟地黄易生地黄,俾多服数剂以善其后。

5.吐血证(一)

天津冯××,年三十二岁,得吐血证久不愈。

病因 因劳心劳力过度,遂得此证。

证候 吐血已逾二年,治愈,屡次反复。病将发时,觉胃中气化不通,满闷发热,大便滞塞,旋即吐血,兼咳嗽多吐痰涎。其脉左部弦长,右部长而兼硬,一息五至。

诊断 此证当系肝火挟冲胃之气上冲,血亦随之上逆,又兼失血久而阴分亏也。为其肝火炽盛,是以左脉弦长;为其肝火挟冲胃之气上冲,是以右脉长而兼硬;为其失血久而真阴亏损,是以其脉既弦硬(弦硬即有阴亏之象)而又兼数也。此宜治以泻肝降胃之剂,而以大滋真阴之药佐之。

处方 生赭石(一两轧细) 玄参(八钱) 大生地(八钱) 生怀山药(六钱)栝蒌仁(六钱炒捣) 生杭芍(四钱) 龙胆草(三钱) 川贝母(三钱)甘草(钱半) 广三七(二钱细末)

药共十味,先将前九味煎汤一大盅,送服三七细末一半,至煎渣重服时,再送服其余一半。

效果 每日煎服一剂,初服后血即不吐,服至三剂咳嗽亦愈,大便顺利。再诊其脉,左右皆有和柔之象,问其心中闷热全无。遂去蒌仁、龙胆草,生山药改用一两,俾多服数剂,吐血之病可从此永远除根矣。

6.吐血证(二)

天津张姓,年过三旬,偶患吐血证。

病因 其人性嗜酒,每日必饮,且不知节。初则饮酒过量即觉胸间烦热,后则不饮酒时亦觉烦热,遂至吐血。

证候 其初吐血之时,原不甚剧,始则痰血相杂,因咳吐出。即或纯吐鲜血,亦不过一日数口,继复因延医服药,方中有柴胡三钱,服药半点钟后,遂大吐不止,仓猝迎愚往视。及至,则所吐之血已盈痰盂,又复连连呕吐,若不立为止住,实有危在目前之惧。幸所携药囊中有生赭石细末一包,俾先用温水送下五钱,其吐少缓须臾,又再送下五钱遂止住不吐。诊其脉弦而芤,数逾五至,其左寸摇摇有动意,问其心中觉怔忡乎?答曰∶怔忡殊甚,几若不能支持。

诊断 此证初伤于酒,继伤于药,脏腑之血几于倾囊而出。犹幸速为立止,宜急服汤药以养其血,降其胃气保其心气,育其真阴,连服数剂,庶其血不至再吐。

处方 生怀山药(一两) 生赭石(六钱轧细) 玄参(六钱) 生地黄(六钱)生龙骨(六钱捣碎) 生牡蛎(六钱捣碎) 生杭芍(五钱) 酸枣仁(四钱炒捣)柏子仁(四钱) 甘草(钱半) 广三七(三钱细末)

此方将前十味煎汤,三七分两次用,头煎及二煎之汤送服。

效果 每日服药一剂,连服三日血已不吐,心中不复怔忡。再诊其脉芤动皆无,至数仍略数,遂将生地黄易作熟地黄,俾再服数剂以善其后。

7.大便下血(一)

天津袁××,年三十二岁,得大便下血证。

病因 先因劳心过度,心中时觉发热,继又因朋友宴会,饮酒过度遂得斯证。

证候 自孟夏下血,历六月不止,每日六七次,腹中觉疼即须入厕,心中时或发热,懒于饮食。其脉浮而不实有似芤脉,而不若芤脉之硬,两尺沉分尤虚,至数微数。

诊断 此证临便时腹疼者,肠中有溃烂处也。心中时或发热者,阴虚之热上浮也。其脉近芤者,失血过多也。其两尺尤虚者,下血久而阴亏,更兼下焦气化不固摄也。此宜用化腐生肌之药治其肠中溃烂,滋阴固气之药固其下焦气化,则大便下血可愈矣。

处方 生怀山药(两半) 熟地黄(一两) 龙眼肉(一两) 净萸肉(六钱)樗白皮(五钱) 金银花(四钱) 赤石脂(四钱研细) 甘草(二钱)鸦胆子仁(八十粒成实者) 生硫黄(八分细末)

药共十味,将前八味煎汤,送服鸦胆子、硫黄各一半,至煎渣再服时,仍送服其余一半,至于硫黄生用之理,详于敦复汤下。

方解 方中鸦胆子、硫黄并用者,因鸦胆子善治下血,而此证之脉两尺过弱,又恐单用之失于寒凉,故少加硫黄辅之,况其肠中脂膜,因下血日久易至腐败酿毒,二药之性皆善消除毒菌也。又其腹疼下血,已历半载不愈,有似东人×××所谓阿米巴赤痢,硫黄实又为治阿米巴赤痢之要药也。

复诊 前药连服三剂,下血已愈,心中亦不发热,脉不若从前之浮,至数如常。而其大便犹一日溏泻四五次,此宜投以健胃固肠之剂。

处方 炙箭 (三钱) 炒白术(三钱) 生怀山药(一两) 龙眼肉(一两)生麦芽(三钱) 建神曲(三钱) 大云苓片(二钱)

共煎汤一大盅温服。

效果 将药连服五剂,大便已不溏泻,日下一次,遂停服汤药。

俾用生怀山药细末煮作粥,调以白糖,当点心服之以善其后。

8.大便下血(二)

高××,年三十六岁,得大便下血证。

病因 冷时出外办事,寝于寒凉屋中,床衾又甚寒凉遂得斯证。

证候 每日下血数次,或全是血,或兼有大便,或多或少,其下时多在夜间,每觉腹中作疼,即须入厕,夜间恒苦不寐,其脉迟而芤,两尺尤不堪重按,病已二年余,服温补下元药则稍轻,然终不能除根,久之,则身体渐觉羸弱。

诊断 此下焦虚寒太甚,其气化不能固摄而血下陷也。视其从前所服诸方,皆系草木之品,其质轻浮,温暖之力究难下达,当以矿质之品温暖兼收涩者投之。

处方 生硫黄(半斤色纯黄者) 赤石脂(半斤纯系粉末者)

将二味共轧细过罗,先空心服七八分,日服两次,品验渐渐加多,以服后移时微觉腹中温暖为度。

效果 后服至每次二钱,腹中始觉温暖,血下亦渐少。服至旬余,身体渐壮,夜睡安然,可无入厕。服至月余,则病根祓除矣。

方解 按硫黄之性,温暖下达,诚为温补下焦第一良药,而生用之尤佳,惟其性能润大便(本草谓其能使大便润、小便长,西医以为轻泻药药),于大便滑泻者不宜,故辅以赤石脂之粘腻收涩,自有益而无弊矣。

9.大便下血(三)

崔童,年十三岁,得大便下血证。

病因 仲夏天热,赛球竞走,劳力过度,又兼受热,遂患大便下血。

证候 每日大便,必然下血,便时腹中作疼,或轻或剧,若疼剧时,则血之下者必多,已年余矣。饮食减少,身体羸弱,面目黄白无血色,脉搏六至,左部弦而微硬,右部濡而无力。

诊断 此证当因脾虚不能统血,是以其血下陷至其腹,所以作疼,其肠中必有损伤溃烂处也。当用药健补其脾胃,兼调养其肠中溃烂。

处方 生怀山药(一两) 龙眼肉(一两) 金银花(四钱) 甘草(三钱)广三七(二钱半轧细末) 鸦胆子(八十粒去皮拣其仁之成实者)

共药六味,将前四味煎汤,送服三七、鸦胆子各一半,至煎渣再服时,仍送服其余一半。

效果 将药如法服两次,下血病即除根矣。

10.大便下血(四)

阜城杜××,年四十五岁,得大便下血证。

病因 因劳心过度,每大便时下血,服药治愈。因有事还籍,值夏季暑热过甚,又复劳心过度,旧证复发,屡治不愈。遂来津入西医院治疗,西医为其血在便后,谓系内痔,服药血仍不止,因转而求治于愚。

证候 血随便下,且所下甚多,然不觉疼坠,心中发热懒食,其脉左部弦长,右部洪滑。

诊断 此因劳心生内热而牵动肝经所寄相火,致肝不藏血而兼与溽暑之热相并,所以血妄行也。

宜治以清心凉肝兼消暑热之剂,而少以培补脾胃之药佐之。

处方 生怀地黄(一两) 白头翁(五钱) 龙眼肉(五钱) 生怀山药(五钱)知母(四钱) 秦皮(三钱) 黄柏(二钱) 龙胆草(二钱) 甘草(二钱)

共煎汤一大盅,温服。

复诊 上方煎服一剂,血已不见,服至两剂,少腹觉微凉。再诊其脉,弦长与洪滑之象皆减退,遂为开半清半补之方以善其后。

处方 生怀山药(一两) 熟怀地黄(八钱) 净萸肉(五钱) 龙眼肉(五钱)白头翁(五钱) 秦皮(三钱) 生杭芍(三钱) 地骨皮(三钱)甘草(二钱)

共煎汤一大盅,温服。

效果 将药煎服一剂后,食欲顿开,腹已不疼,俾即原方多服数剂,下血病当可除根。

11.瘀血短气

盐山刘××,年二十五岁,得瘀血短气证。

病因 因出外修工,努力抬重物,当时觉胁下作疼,数日疼愈,仍觉胁下有物妨碍呼吸。

证候 身形素强壮,自受病之后,迟延半载,渐渐羸弱,常觉右胁之下有物阻碍呼吸之气,与人言时恒半句而止,候至气上达再言,若偶忿怒则益甚,脉象近和平,惟稍弱不能条畅。

诊断 此因努力太过,致肝经有不归经之血瘀经络之间,阻塞气息升降之道路也。喜其脉虽稍弱,犹能支持,可但用化瘀血之药,徐徐化其瘀结,气息自能调顺。

处方 广三七(四两)

轧为细末,每服钱半,用生麦芽三钱煎汤送下,日再服。

方解 三七为止血妄行之圣药,又为化瘀血之圣药,且又化瘀血不伤新血,单服久服无碍,此乃药中特异之品,其妙处直不可令人思议。愚恒用以消积久之瘀血,皆能奏效。至麦芽原为消食之品,生煮服之则善舒肝气,且亦能化瘀者也。是以用之煎汤,以送服三七也。

效果 服药四日后,自鼻孔中出紫血一条,呼吸较顺,继又服至药尽,遂脱然全愈。

或问 人之呼吸在于肺,今谓肝经积有瘀血,即可妨碍呼吸,其义何居?答曰∶按生理之学,人之呼吸可达于冲任,方书又谓呼出心肺,吸入肝肾,若谓呼吸皆在于肺,是以上两说皆可废也。盖心、肺、肝,原一系相连,下又连于冲任,而心肺相连之系,其中原有两管,一为血脉管,一为回血管,血脉管下行,回血管上行。肺为发动呼吸之机关,非呼吸即限于肺也,是以吸入之气可由血脉管下达,呼出之气可由回血管上达,无论气之上达下达,皆从肝经过,是以血瘀肝经,即有妨于升降之气息也。据斯以论呼吸之关于肺者固多,而心肺相连之系亦司呼吸之分支也。

医案·(四)脑充血门

本文目录 [hide]

  • 1 1.脑充血头疼(一)
  • 2 2.脑充血头疼(二)
  • 3 3.脑充血头疼(三)
  • 4 4.脑充血兼腿痿弱
  • 5 5.脑充血兼痰厥
  • 6 6.脑充血兼偏枯

1.脑充血头疼(一)

京都谈××,年五十二岁,得脑充血头疼证。

病因 因劳心过度,遂得脑充血头疼证。

证候 脏腑之间恒觉有气上冲,头即作疼,甚或至于眩晕,其夜间头疼益甚,恒至疼不能寐。医治二年无效,浸至言语謇涩,肢体渐觉不利,饮食停滞胃口不下行,心中时常发热,大便干燥。其脉左右皆弦硬,关前有力,两尺重按不实。

诊断 弦为肝脉,至弦硬有力无论见于何部,皆系有肝火过升之弊。因肝火过升,恒引动冲气胃气相并上升,是以其脏腑之间恒觉有气上冲也。人之血随气行,气上升不已,血即随之上升不已,以致脑中血管充血过甚,是以作疼。其夜间疼益剧者,因其脉上盛下虚,阴分原不充足,是以夜则加剧,其偶作眩晕亦职此也。至其心常发热,肝火炽其心火亦炽也。

其饮食不下行,大便多干燥者,又皆因其冲气挟胃气上升,胃即不能传送饮食以速达于大肠也。其言语肢体蹇涩不利者,因脑中血管充血过甚,有妨碍于司运动之神经也。此宜治以镇肝、降胃、安冲之剂,而以引血下行兼清热滋阴之药辅之。又须知肝为将军之官,中藏相火,强镇之恒起其反动力,又宜兼用舒肝之药,将顺其性之作引也。

处方 生赭石(一两轧细) 生怀地黄(一两) 怀牛膝(六钱) 大甘枸杞(六钱)生龙骨(六钱捣碎) 生牡蛎(六钱捣碎) 净萸肉(五钱) 生杭芍(五钱)茵陈(二钱) 甘草(二钱)

共煎汤一大盅,温服。

复诊 将药连服四剂,头疼已愈强半,夜间可睡四五点钟,诸病亦皆见愈,脉象之弦硬已减,两尺重诊有根,拟即原方略为加减俾再服之。

处方 生赭石(一两轧细) 生怀地黄(一两) 生怀山药(八钱) 怀牛膝(六钱)生龙骨(六钱捣碎) 生牡蛎(六钱捣碎) 净萸肉(五钱) 生杭芍(五钱)生鸡内金(钱半黄色的捣) 茵陈(钱半) 甘草(二钱)

共煎汤一大盅,温服。

三诊 将药连服五剂,头已不疼,能彻夜安睡,诸病皆愈。惟办事,略觉操劳过度,头仍作疼,脉象犹微有弦硬之意,其心中仍间有觉热之时,拟再治以滋阴清热之剂。

处方 生怀山药(一两) 生怀地黄(八钱) 玄参(四钱) 北沙参(四钱) 生杭芍(四钱) 净萸肉(四钱) 生珍珠母(四钱捣碎) 生石决明(四钱捣碎) 生赭石(四钱轧细) 怀牛膝(三钱) 生鸡内金(钱半黄色的捣) 甘草(二钱)

共煎汤一大盅,温饮下。

效果 将药连服六剂,至经理事务时,头亦不疼,脉象已和平如常。遂停服汤药,俾日用生山药细末,煮作茶汤调以白糖令适口,送服生赭石细末钱许,当点心服之以善其后。

2.脑充血头疼(二)

天津李氏妇,年过三旬,得脑充血头疼证。

病因 禀性褊急,家务劳心,常起暗火,因得斯证。

证候 其头疼或左或右,或左右皆疼,剧时至作呻吟。心中常常发热,时或烦躁,间有眩晕之时,其大便燥结非服通下药不行。其脉左右皆弦硬而长,重诊甚实,经中西医延医二年,毫无功效。

诊断 其左脉弦硬而长者,肝胆之火上升也;其右脉弦硬而长者,胃气不降而逆行,又兼冲气上冲也。究之,左右脉皆弦硬,实亦阴分有亏损也。因其脏腑之气化有升无降,则血随气升者过多,遂至充塞于脑部,排挤其脑中之血管而作疼,此《内经》所谓血之与气,并走于上之厥证也。亦即西人所谓脑充血之证也。其大便燥结不行者,因胃气不降,失其传送之职也。其心中发烦躁者,因肝胃之火上升也。其头部间或眩晕者,因脑部充血过甚,有碍于神经也。此宜清其脏腑之热,滋其脏腑之阴,更降其脏腑之气,以引脑部所充之血下行,方能治愈。

处方 生赭石(两半轧细) 怀牛膝(一两) 生怀山药(六钱) 生怀地黄(六钱)天冬(六钱) 玄参(五钱) 生杭芍(五钱) 生龙齿(五钱捣碎) 生石决明(五钱捣碎) 茵陈(钱半) 甘草(钱半)

共煎汤一大盅,温服。

方解 赭石能降胃平肝镇安冲气。其下行之力,又善通大便燥结而毫无开破之弊。方中重用两半者,因此证大便燥结过甚,非服药不能通下也。盖大便不通,是以胃气不下降,而肝火之上升冲气之上冲,又多因胃气不降而增剧。是治此证者,当以通其大便为要务,迨服药至大便自然通顺时,则病愈过半矣。牛膝为治腿疾要药,以其能引气血下行也。而《名医别录》及《千金翼方》,皆谓其除脑中痛,盖以其能引气血下行,即可轻减脑中之充血也。

愚生平治此等证必此二药并用,而又皆重用之。用玄参、天冬、芍药者,取其既善退热兼能滋阴也。

用龙齿、石决明者,以其皆为肝家之药,其性皆能敛戢肝火,镇熄肝风,以缓其上升之势也。用山药、甘草者,以二药皆善和胃,能调和金石之药与胃相宜,犹白虎汤用甘草粳米之义,而山药且善滋阴,甘草亦善缓肝也。用茵陈者,因肝为将军之官,其性刚果,且中寄相火,若但用药平之镇之,恒至起反动之力,茵陈最能将顺肝木之性,且又善泻肝热,李氏《本草纲目》谓善治头痛,是不但将顺肝木之性使不至反动,且又为清凉脑部之要药也。诸药汇集为方,久服之自有殊效。

复诊 将药连服二十余剂(其中随时略有加减),头已不疼,惟夜失眠时则仍疼,心中发热、烦躁皆无,亦不复作眩晕,大便届时自行,无须再服通药,脉象较前和平而仍有弦硬之意,此宜注意滋其真阴以除病根。

处方 生赭石(一两轧细) 怀牛膝(八钱) 生怀山药(八钱) 生怀地黄(八钱)玄参(六钱) 大甘枸杞(六钱) 净萸肉(五钱) 生杭芍(四钱)柏子仁(四钱) 生麦芽(三钱) 甘草(二钱)

共煎汤一大盅,温服。方中用麦芽者,借以宣通诸药之滞腻也。且麦芽生用原善调和肝气,亦犹前方用茵陈之义也。

效果 将药又连服二十余剂(亦随时略有加减),病遂全愈,脉象亦和平如常矣。

3.脑充血头疼(三)

天津于氏妇,年二十二岁,得脑充血头疼证。

病因 其月信素日短少,不调,大便燥结,非服降药不下行,浸至脏腑气化有升无降,因成斯证。

证候 头疼甚剧,恒至夜不能眠,心中常觉发热,偶动肝火即发眩晕,胃中饮食恒停滞不消,大便六七日不行,必须服通下药始行。其脉弦细有力而长,左右皆然,每分钟八十至,延医延医历久无效。

诊断 此因阴分亏损,下焦气化不能固摄,冲气遂挟胃气上逆,而肝脏亦因阴分亏损水不滋木,致所寄之相火妄动,恒助肝气上冲。由斯脏腑之气化有升无降,而自心注脑之血为上升之气化所迫,遂至充塞于脑中血管而作疼作晕也。其饮食不消大便不行者,因冲胃之气皆逆也;

其月信不调且短少者,因冲为血海,肝为冲任行气,脾胃又为生血之源,诸经皆失其常司,是以月信不调且少也;《内经》谓∶“血菀(同郁)于上,使人薄厥”,言为上升之气血逼薄而厥也。此证不急治则薄厥将成,宜急治以降胃、镇冲、平肝之剂,再以滋补真阴之药辅之,庶可转上升之气血下行不成薄厥也。

处方 生赭石(一两轧细) 怀牛膝(一两) 生怀地黄(一两) 大甘枸杞(八钱)生怀山药(六钱) 生杭芍(五钱) 生龙齿(五钱捣碎) 生石决明(五钱捣碎)天冬(五钱) 生鸡内金(二钱黄色的捣) 苏子(二钱炒捣) 茵陈(钱半) 甘草(钱半)

共煎汤一大盅,温服。

复诊 将药连服四剂,诸病皆见轻,脉象亦稍见柔和。惟大便六日仍未通行,因思此证必先使其大便如常,则病始可愈,拟将赭石加重,再将余药略为加减以通其大便。

处方 生赭石(两半轧细) 怀牛膝(一两) 天冬(一两) 黑芝麻(八钱炒捣)大甘枸杞(八钱) 生杭芍(五钱) 生龙齿(五钱捣碎) 生石决明(五钱捣碎)苏子(三钱炒捣) 生鸡内金(钱半黄色的捣) 甘草(钱半) 净柿霜(五钱)

药共十二味,将前十一味煎汤一大盅,入柿霜融化温服。

三诊 将药连服五剂,大便间日一行,诸证皆愈十之八九,月信适来,仍不甚多,脉象仍有弦硬之意,知其真阴犹未充足也。当即原方略为加减,再加滋阴生血之品。

处方 生赭石(一两轧细) 怀牛膝(八钱) 大甘枸杞(八钱) 龙眼肉(六钱)生怀地黄(六钱) 当归(五钱) 玄参(四钱) 沙参(四钱)生怀山药(四钱) 生杭芍(四钱) 生鸡内金(一钱黄色的捣) 甘草(二钱) 生姜(三钱) 大枣(三枚掰开)

共煎汤一大盅,温服。

效果 将药连服四剂后,心中已分毫不觉热,脉象亦大见和平,大便日行一次,遂去方中玄参、沙参,生赭石改用八钱,生怀山药改用六钱,俾多服数剂以善其后。

4.脑充血兼腿痿弱

天津崔××,年三十八岁,得脑充血兼两腿痿弱证。

病因 出门采买木料,数日始归,劳心劳力过度,遂得斯证。

证候 其初常觉头疼,时或眩晕,心中发热,饮食停滞,大便燥结,延医治疗无效。一日早起下床,觉痿弱无力,痿坐于地,人扶起坐床沿休息移时,自扶杖起立,犹可徐步,然时恐颠仆。其脉左部弦而甚硬,右部弦硬且长。

诊断 其左脉弦硬者,肝气挟火上升也。右脉弦硬且长者,胃气上逆更兼冲气上冲也。因其脏腑间之气化有升无降,是以血随气升充塞于脑部作疼作眩晕。其脑部充血过甚,或自微细血管溢血于外,或隔血管之壁,些些渗血于外,其所出之血,若着于司运动之神经,其重者可使肢体痿废,其轻者亦可使肢体软弱无力。若此证之忽然痿坐于地者是也。至其心中之发热,饮食之停滞,大便之燥结,亦皆其气化有升无降之故,此宜平肝、清热、降胃、安冲,不使脏腑之气化过升,且导引其脑中过充之血使之下行,则诸证自愈矣。

处方 生赭石(一两轧细) 怀牛膝(一两) 生怀地黄(一两) 生珍珠母(六钱捣碎)生石决明(六钱捣碎) 生杭芍(五钱) 当归(四钱) 龙胆草(二钱)茵陈(钱半) 甘草(钱半)

共煎汤一大盅,温服。

复诊 将药连服七剂,诸病皆大见愈,脉象亦大见缓和,惟其步履之间仍须用杖,未能复常,心中仍间有发热之时。拟即原方略为加减,再佐以通活血脉之品。

处方 生赭石(一两轧细) 怀牛膝(一两) 生怀地黄(一两) 生杭芍(五钱)生珍珠母(四钱捣碎) 生石决明(四钱捣碎) 丹参(四钱) 生麦芽(三钱)土鳖虫(五个) 甘草(一钱)

共煎汤一大盅温服。

效果 将药连服八剂,步履复常,病遂全愈。

5.脑充血兼痰厥

天津骆××,年四十九岁,得脑充血兼痰厥证。

病因 平素常患头晕,间有疼时,久则精神渐似短少,言语渐形謇涩,一日外出会友,饮食过度,归家因事有拂意,怒动肝火,陡然昏厥。

证候 闭目昏昏,呼之不应,喉间痰涎杜塞,气息微通。诊其脉左右皆弦硬而长,重按有力,知其证不但痰厥实素有脑充血病也。

诊断 其平素头晕作疼,即脑充血之现证也。其司知觉之神经为脑充血所伤,是以精神短少。其司运动之神经为脑充血所伤,是以言语謇涩。又凡脑充血之人,其脏腑之气多上逆,胃气逆则饮食停积不能下行,肝气逆则痰火相并易于上干,此所以因饱食动怒而陡成痰厥也。此其危险即在目前,取药无及当先以手术治之。

手术 治痰厥之手术,当以手指点其天突穴处(详见“治痰点天突穴法”),近八分钟许,即咳嗽呕吐。约吐出痰涎饮食三碗许,豁然顿醒,自言心中发热,头目胀疼,此当继治其脑部充血以求全愈。拟用建瓴汤方治之,因病脉之所宜而略为加减。

处方 生赭石(一两轧细) 怀牛膝(一两) 生怀地黄(一两) 天花粉(六钱)生杭芍(六钱) 生龙骨(五钱捣碎) 生牡蛎(五钱捣碎) 生麦芽(三钱)茵陈(钱半) 甘草(钱半)

磨取生铁锈浓水,以之煎药,煎汤一盅,温服下。

复诊 将药服三剂,心中已不发热,头疼目胀皆愈,惟步履之时觉头重足轻,脚底如踏棉絮。

其脉象较前和缓似有上盛下虚之象,爰即原方略为加减,再添滋补之品。

处方 生赭石(一两轧细) 怀牛膝(一两) 生怀地黄(一两) 大甘枸杞(八钱)生杭芍(六钱) 净萸肉(六钱) 生龙骨(五钱捣碎) 生牡蛎(五钱捣碎)柏子仁(五钱炒捣) 茵陈(钱半) 甘草(钱半)

磨取生铁锈浓水以之煎药,煎汤一大盅,温服。

效果 将药连服五剂,病遂脱然全愈。将赭石、牛膝、地黄皆改用八钱,俾多服数剂以善其后。

6.脑充血兼偏枯

天津孙××,年四十六岁,得脑充血证遂至偏枯。

病因 禀性褊急,又兼处境不顺,恒触动肝火致得斯证。

证候 未病之先恒觉头疼,时常眩晕。一日又遇事有拂意,遂忽然昏倒,移时醒后,左手足皆不能动,并其半身皆麻木,言语謇涩。延医服药十个月,手略能动,其五指则握而不伸,足可任地而不能行步,言语仍然謇涩,又服药数月病仍如故。诊其脉左右皆弦硬,右部似尤甚,知虽服药年余,脑充血之病犹未除也。问其心中发热乎?脑中有时觉疼乎?答曰∶心中有时觉有热上冲胃口,其热再上升则脑中可作疼,然不若病初得时脑疼之剧也。问其大便两三日一行,证脉相参,其脑中犹病充血无疑。

诊断 按此证初得,不但脑充血实兼脑溢血也。其溢出之血,着于左边司运动之神经,则右半身痿废,着于右边司运动之神经,则左半身痿废,此乃交叉神经以互司其身之左右也。想其得病之初,脉象之弦硬,此时尤剧,是以头疼眩晕由充血之极而至于溢血,因溢血而至于残废也。即现时之证脉详参,其脑中溢血之病想早就愈,而脑充血之病根确未除也。宜注意治其脑充血,而以通活经络之药辅之。

处方 生怀山药(一两) 生怀地黄(一两) 生赭石(八钱研细) 怀牛膝(八钱)生杭芍(六钱) 柏子仁(四钱炒捣) 白术(三钱炒) 滴乳香(三钱)明没药(三钱) 土鳖虫(四大个捣) 生鸡内金(钱半黄色的捣) 茵陈(一钱)

共煎汤一大盅,温服。

复诊 将药连服七剂,脑中已不作疼,心中间有微热之时,其左半身自觉肌肉松活,不若从前之麻木,言语之謇涩稍愈,大便较前通顺,脉之弦硬已愈十之七八,拟再注意治其左手足之痿废。

处方 生箭 (五钱) 天花粉(八钱) 生赭石(六钱轧细) 怀牛膝(五钱)滴乳香(四钱) 明没药(四钱) 当归(三钱) 丝瓜络(三钱)土鳖虫(四大个捣) 地龙(二钱去土)

共煎汤一大盅,温服。

三诊 将药连服三十余剂(随时略有加喊),其左手之不伸者已能伸,左足之不能迈步者今已举足能行矣。病患问从此再多多服药可能撤消否?答曰∶此病若初得即治,服药四十余剂即能脱然,今已迟延年余,虽服数百剂亦不能保全愈,因关节经络之间瘀滞已久也。然再多服数十剂,仍可见愈,遂即原方略为加减,再设法以 动其神经补助其神经当更有效。

处方 生箭 (六钱) 天花粉(八钱) 生赭石(六钱轧细) 怀牛膝(五钱)滴乳香(四钱) 明没药(四钱) 当归(三钱) 土鳖虫(四大个捣)地龙(二钱去土) 真鹿角胶(二钱轧细) 广三七(二钱轧细) 制马钱子末(三分)

药共十二味,先将前九味共煎汤一大盅,送服后三味各一半,至煎渣再服时,仍送服其余一半。

方解 方中用鹿角胶者,因其可为左半身引经,且其角为督脉所生,是以其性善补益脑髓以滋养脑髓神经也,用三七者,关节经络间积久之瘀滞,三七能融化之也。用制马钱子者,以其能 动神经使灵活也。

效果 将药又连服三十余剂,手足之举动皆较前便利,言语之謇涩亦大见愈,可勉强出门作事矣。遂俾停服汤药,日用生怀山药细末煮作茶汤,调以白糖令适口,送服黄色生鸡内金细末三分许。当点心用之以善其后。此欲用山药以补益气血,少加鸡内金以化瘀滞也。

帮助 按脑充血证,最忌用黄 ,因黄 之性补而兼升,气升则血必随之上升,致脑中之血充而益充,排挤脑中血管可至溢血,甚或至破裂而出血,不可救药者多矣。至将其脑充血之病治愈,而肢体之痿废仍不愈者,皆因其经络瘀塞血脉不能流通也。此时欲化其瘀塞,通其血脉,正不妨以黄 辅之,特是其脑中素有充血之病,终嫌黄 升补之性能助血上升,故方中仍加生赭石、牛膝,以防血之上升,即所以监制黄 也。又虑黄 性温,温而且补即能生热,故又重用花粉以调剂之也。

医案·(四)脑充血门

  • 1 1.脑充血头疼(一)
  • 2 2.脑充血头疼(二)
  • 3 3.脑充血头疼(三)
  • 4 4.脑充血兼腿痿弱
  • 5 5.脑充血兼痰厥
  • 6 6.脑充血兼偏枯

1.脑充血头疼(一)

京都谈××,年五十二岁,得脑充血头疼证。

病因 因劳心过度,遂得脑充血头疼证。

证候 脏腑之间恒觉有气上冲,头即作疼,甚或至于眩晕,其夜间头疼益甚,恒至疼不能寐。医治二年无效,浸至言语謇涩,肢体渐觉不利,饮食停滞胃口不下行,心中时常发热,大便干燥。其脉左右皆弦硬,关前有力,两尺重按不实。

诊断 弦为肝脉,至弦硬有力无论见于何部,皆系有肝火过升之弊。因肝火过升,恒引动冲气胃气相并上升,是以其脏腑之间恒觉有气上冲也。人之血随气行,气上升不已,血即随之上升不已,以致脑中血管充血过甚,是以作疼。其夜间疼益剧者,因其脉上盛下虚,阴分原不充足,是以夜则加剧,其偶作眩晕亦职此也。至其心常发热,肝火炽其心火亦炽也。

其饮食不下行,大便多干燥者,又皆因其冲气挟胃气上升,胃即不能传送饮食以速达于大肠也。其言语肢体蹇涩不利者,因脑中血管充血过甚,有妨碍于司运动之神经也。此宜治以镇肝、降胃、安冲之剂,而以引血下行兼清热滋阴之药辅之。又须知肝为将军之官,中藏相火,强镇之恒起其反动力,又宜兼用舒肝之药,将顺其性之作引也。

处方 生赭石(一两轧细) 生怀地黄(一两) 怀牛膝(六钱) 大甘枸杞(六钱)生龙骨(六钱捣碎) 生牡蛎(六钱捣碎) 净萸肉(五钱) 生杭芍(五钱)茵陈(二钱) 甘草(二钱)

共煎汤一大盅,温服。

复诊 将药连服四剂,头疼已愈强半,夜间可睡四五点钟,诸病亦皆见愈,脉象之弦硬已减,两尺重诊有根,拟即原方略为加减俾再服之。

处方 生赭石(一两轧细) 生怀地黄(一两) 生怀山药(八钱) 怀牛膝(六钱)生龙骨(六钱捣碎) 生牡蛎(六钱捣碎) 净萸肉(五钱) 生杭芍(五钱)生鸡内金(钱半黄色的捣) 茵陈(钱半) 甘草(二钱)

共煎汤一大盅,温服。

三诊 将药连服五剂,头已不疼,能彻夜安睡,诸病皆愈。惟办事,略觉操劳过度,头仍作疼,脉象犹微有弦硬之意,其心中仍间有觉热之时,拟再治以滋阴清热之剂。

处方 生怀山药(一两) 生怀地黄(八钱) 玄参(四钱) 北沙参(四钱) 生杭芍(四钱) 净萸肉(四钱) 生珍珠母(四钱捣碎) 生石决明(四钱捣碎) 生赭石(四钱轧细) 怀牛膝(三钱) 生鸡内金(钱半黄色的捣) 甘草(二钱)

共煎汤一大盅,温饮下。

效果 将药连服六剂,至经理事务时,头亦不疼,脉象已和平如常。遂停服汤药,俾日用生山药细末,煮作茶汤调以白糖令适口,送服生赭石细末钱许,当点心服之以善其后。

2.脑充血头疼(二)

天津李氏妇,年过三旬,得脑充血头疼证。

病因 禀性褊急,家务劳心,常起暗火,因得斯证。

证候 其头疼或左或右,或左右皆疼,剧时至作呻吟。心中常常发热,时或烦躁,间有眩晕之时,其大便燥结非服通下药不行。其脉左右皆弦硬而长,重诊甚实,经中西医延医二年,毫无功效。

诊断 其左脉弦硬而长者,肝胆之火上升也;其右脉弦硬而长者,胃气不降而逆行,又兼冲气上冲也。究之,左右脉皆弦硬,实亦阴分有亏损也。因其脏腑之气化有升无降,则血随气升者过多,遂至充塞于脑部,排挤其脑中之血管而作疼,此《内经》所谓血之与气,并走于上之厥证也。亦即西人所谓脑充血之证也。其大便燥结不行者,因胃气不降,失其传送之职也。其心中发烦躁者,因肝胃之火上升也。其头部间或眩晕者,因脑部充血过甚,有碍于神经也。此宜清其脏腑之热,滋其脏腑之阴,更降其脏腑之气,以引脑部所充之血下行,方能治愈。

处方 生赭石(两半轧细) 怀牛膝(一两) 生怀山药(六钱) 生怀地黄(六钱)天冬(六钱) 玄参(五钱) 生杭芍(五钱) 生龙齿(五钱捣碎) 生石决明(五钱捣碎) 茵陈(钱半) 甘草(钱半)

共煎汤一大盅,温服。

方解 赭石能降胃平肝镇安冲气。其下行之力,又善通大便燥结而毫无开破之弊。方中重用两半者,因此证大便燥结过甚,非服药不能通下也。盖大便不通,是以胃气不下降,而肝火之上升冲气之上冲,又多因胃气不降而增剧。是治此证者,当以通其大便为要务,迨服药至大便自然通顺时,则病愈过半矣。牛膝为治腿疾要药,以其能引气血下行也。而《名医别录》及《千金翼方》,皆谓其除脑中痛,盖以其能引气血下行,即可轻减脑中之充血也。

愚生平治此等证必此二药并用,而又皆重用之。用玄参、天冬、芍药者,取其既善退热兼能滋阴也。

用龙齿、石决明者,以其皆为肝家之药,其性皆能敛戢肝火,镇熄肝风,以缓其上升之势也。用山药、甘草者,以二药皆善和胃,能调和金石之药与胃相宜,犹白虎汤用甘草粳米之义,而山药且善滋阴,甘草亦善缓肝也。用茵陈者,因肝为将军之官,其性刚果,且中寄相火,若但用药平之镇之,恒至起反动之力,茵陈最能将顺肝木之性,且又善泻肝热,李氏《本草纲目》谓善治头痛,是不但将顺肝木之性使不至反动,且又为清凉脑部之要药也。诸药汇集为方,久服之自有殊效。

复诊 将药连服二十余剂(其中随时略有加减),头已不疼,惟夜失眠时则仍疼,心中发热、烦躁皆无,亦不复作眩晕,大便届时自行,无须再服通药,脉象较前和平而仍有弦硬之意,此宜注意滋其真阴以除病根。

处方 生赭石(一两轧细) 怀牛膝(八钱) 生怀山药(八钱) 生怀地黄(八钱)玄参(六钱) 大甘枸杞(六钱) 净萸肉(五钱) 生杭芍(四钱)柏子仁(四钱) 生麦芽(三钱) 甘草(二钱)

共煎汤一大盅,温服。方中用麦芽者,借以宣通诸药之滞腻也。且麦芽生用原善调和肝气,亦犹前方用茵陈之义也。

效果 将药又连服二十余剂(亦随时略有加减),病遂全愈,脉象亦和平如常矣。

3.脑充血头疼(三)

天津于氏妇,年二十二岁,得脑充血头疼证。

病因 其月信素日短少,不调,大便燥结,非服降药不下行,浸至脏腑气化有升无降,因成斯证。

证候 头疼甚剧,恒至夜不能眠,心中常觉发热,偶动肝火即发眩晕,胃中饮食恒停滞不消,大便六七日不行,必须服通下药始行。其脉弦细有力而长,左右皆然,每分钟八十至,延医延医历久无效。

诊断 此因阴分亏损,下焦气化不能固摄,冲气遂挟胃气上逆,而肝脏亦因阴分亏损水不滋木,致所寄之相火妄动,恒助肝气上冲。由斯脏腑之气化有升无降,而自心注脑之血为上升之气化所迫,遂至充塞于脑中血管而作疼作晕也。其饮食不消大便不行者,因冲胃之气皆逆也;

其月信不调且短少者,因冲为血海,肝为冲任行气,脾胃又为生血之源,诸经皆失其常司,是以月信不调且少也;《内经》谓∶“血菀(同郁)于上,使人薄厥”,言为上升之气血逼薄而厥也。此证不急治则薄厥将成,宜急治以降胃、镇冲、平肝之剂,再以滋补真阴之药辅之,庶可转上升之气血下行不成薄厥也。

处方 生赭石(一两轧细) 怀牛膝(一两) 生怀地黄(一两) 大甘枸杞(八钱)生怀山药(六钱) 生杭芍(五钱) 生龙齿(五钱捣碎) 生石决明(五钱捣碎)天冬(五钱) 生鸡内金(二钱黄色的捣) 苏子(二钱炒捣) 茵陈(钱半) 甘草(钱半)

共煎汤一大盅,温服。

复诊 将药连服四剂,诸病皆见轻,脉象亦稍见柔和。惟大便六日仍未通行,因思此证必先使其大便如常,则病始可愈,拟将赭石加重,再将余药略为加减以通其大便。

处方 生赭石(两半轧细) 怀牛膝(一两) 天冬(一两) 黑芝麻(八钱炒捣)大甘枸杞(八钱) 生杭芍(五钱) 生龙齿(五钱捣碎) 生石决明(五钱捣碎)苏子(三钱炒捣) 生鸡内金(钱半黄色的捣) 甘草(钱半) 净柿霜(五钱)

药共十二味,将前十一味煎汤一大盅,入柿霜融化温服。

三诊 将药连服五剂,大便间日一行,诸证皆愈十之八九,月信适来,仍不甚多,脉象仍有弦硬之意,知其真阴犹未充足也。当即原方略为加减,再加滋阴生血之品。

处方 生赭石(一两轧细) 怀牛膝(八钱) 大甘枸杞(八钱) 龙眼肉(六钱)生怀地黄(六钱) 当归(五钱) 玄参(四钱) 沙参(四钱)生怀山药(四钱) 生杭芍(四钱) 生鸡内金(一钱黄色的捣) 甘草(二钱) 生姜(三钱) 大枣(三枚掰开)

共煎汤一大盅,温服。

效果 将药连服四剂后,心中已分毫不觉热,脉象亦大见和平,大便日行一次,遂去方中玄参、沙参,生赭石改用八钱,生怀山药改用六钱,俾多服数剂以善其后。

4.脑充血兼腿痿弱

天津崔××,年三十八岁,得脑充血兼两腿痿弱证。

病因 出门采买木料,数日始归,劳心劳力过度,遂得斯证。

证候 其初常觉头疼,时或眩晕,心中发热,饮食停滞,大便燥结,延医治疗无效。一日早起下床,觉痿弱无力,痿坐于地,人扶起坐床沿休息移时,自扶杖起立,犹可徐步,然时恐颠仆。其脉左部弦而甚硬,右部弦硬且长。

诊断 其左脉弦硬者,肝气挟火上升也。右脉弦硬且长者,胃气上逆更兼冲气上冲也。因其脏腑间之气化有升无降,是以血随气升充塞于脑部作疼作眩晕。其脑部充血过甚,或自微细血管溢血于外,或隔血管之壁,些些渗血于外,其所出之血,若着于司运动之神经,其重者可使肢体痿废,其轻者亦可使肢体软弱无力。若此证之忽然痿坐于地者是也。至其心中之发热,饮食之停滞,大便之燥结,亦皆其气化有升无降之故,此宜平肝、清热、降胃、安冲,不使脏腑之气化过升,且导引其脑中过充之血使之下行,则诸证自愈矣。

处方 生赭石(一两轧细) 怀牛膝(一两) 生怀地黄(一两) 生珍珠母(六钱捣碎)生石决明(六钱捣碎) 生杭芍(五钱) 当归(四钱) 龙胆草(二钱)茵陈(钱半) 甘草(钱半)

共煎汤一大盅,温服。

复诊 将药连服七剂,诸病皆大见愈,脉象亦大见缓和,惟其步履之间仍须用杖,未能复常,心中仍间有发热之时。拟即原方略为加减,再佐以通活血脉之品。

处方 生赭石(一两轧细) 怀牛膝(一两) 生怀地黄(一两) 生杭芍(五钱)生珍珠母(四钱捣碎) 生石决明(四钱捣碎) 丹参(四钱) 生麦芽(三钱)土鳖虫(五个) 甘草(一钱)

共煎汤一大盅温服。

效果 将药连服八剂,步履复常,病遂全愈。

5.脑充血兼痰厥

天津骆××,年四十九岁,得脑充血兼痰厥证。

病因 平素常患头晕,间有疼时,久则精神渐似短少,言语渐形謇涩,一日外出会友,饮食过度,归家因事有拂意,怒动肝火,陡然昏厥。

证候 闭目昏昏,呼之不应,喉间痰涎杜塞,气息微通。诊其脉左右皆弦硬而长,重按有力,知其证不但痰厥实素有脑充血病也。

诊断 其平素头晕作疼,即脑充血之现证也。其司知觉之神经为脑充血所伤,是以精神短少。其司运动之神经为脑充血所伤,是以言语謇涩。又凡脑充血之人,其脏腑之气多上逆,胃气逆则饮食停积不能下行,肝气逆则痰火相并易于上干,此所以因饱食动怒而陡成痰厥也。此其危险即在目前,取药无及当先以手术治之。

手术 治痰厥之手术,当以手指点其天突穴处(详见“治痰点天突穴法”),近八分钟许,即咳嗽呕吐。约吐出痰涎饮食三碗许,豁然顿醒,自言心中发热,头目胀疼,此当继治其脑部充血以求全愈。拟用建瓴汤方治之,因病脉之所宜而略为加减。

处方 生赭石(一两轧细) 怀牛膝(一两) 生怀地黄(一两) 天花粉(六钱)生杭芍(六钱) 生龙骨(五钱捣碎) 生牡蛎(五钱捣碎) 生麦芽(三钱)茵陈(钱半) 甘草(钱半)

磨取生铁锈浓水,以之煎药,煎汤一盅,温服下。

复诊 将药服三剂,心中已不发热,头疼目胀皆愈,惟步履之时觉头重足轻,脚底如踏棉絮。

其脉象较前和缓似有上盛下虚之象,爰即原方略为加减,再添滋补之品。

处方 生赭石(一两轧细) 怀牛膝(一两) 生怀地黄(一两) 大甘枸杞(八钱)生杭芍(六钱) 净萸肉(六钱) 生龙骨(五钱捣碎) 生牡蛎(五钱捣碎)柏子仁(五钱炒捣) 茵陈(钱半) 甘草(钱半)

磨取生铁锈浓水以之煎药,煎汤一大盅,温服。

效果 将药连服五剂,病遂脱然全愈。将赭石、牛膝、地黄皆改用八钱,俾多服数剂以善其后。

6.脑充血兼偏枯

天津孙××,年四十六岁,得脑充血证遂至偏枯。

病因 禀性褊急,又兼处境不顺,恒触动肝火致得斯证。

证候 未病之先恒觉头疼,时常眩晕。一日又遇事有拂意,遂忽然昏倒,移时醒后,左手足皆不能动,并其半身皆麻木,言语謇涩。延医服药十个月,手略能动,其五指则握而不伸,足可任地而不能行步,言语仍然謇涩,又服药数月病仍如故。诊其脉左右皆弦硬,右部似尤甚,知虽服药年余,脑充血之病犹未除也。问其心中发热乎?脑中有时觉疼乎?答曰∶心中有时觉有热上冲胃口,其热再上升则脑中可作疼,然不若病初得时脑疼之剧也。问其大便两三日一行,证脉相参,其脑中犹病充血无疑。

诊断 按此证初得,不但脑充血实兼脑溢血也。其溢出之血,着于左边司运动之神经,则右半身痿废,着于右边司运动之神经,则左半身痿废,此乃交叉神经以互司其身之左右也。想其得病之初,脉象之弦硬,此时尤剧,是以头疼眩晕由充血之极而至于溢血,因溢血而至于残废也。即现时之证脉详参,其脑中溢血之病想早就愈,而脑充血之病根确未除也。宜注意治其脑充血,而以通活经络之药辅之。

处方 生怀山药(一两) 生怀地黄(一两) 生赭石(八钱研细) 怀牛膝(八钱)生杭芍(六钱) 柏子仁(四钱炒捣) 白术(三钱炒) 滴乳香(三钱)明没药(三钱) 土鳖虫(四大个捣) 生鸡内金(钱半黄色的捣) 茵陈(一钱)

共煎汤一大盅,温服。

复诊 将药连服七剂,脑中已不作疼,心中间有微热之时,其左半身自觉肌肉松活,不若从前之麻木,言语之謇涩稍愈,大便较前通顺,脉之弦硬已愈十之七八,拟再注意治其左手足之痿废。

处方 生箭 (五钱) 天花粉(八钱) 生赭石(六钱轧细) 怀牛膝(五钱)滴乳香(四钱) 明没药(四钱) 当归(三钱) 丝瓜络(三钱)土鳖虫(四大个捣) 地龙(二钱去土)

共煎汤一大盅,温服。

三诊 将药连服三十余剂(随时略有加喊),其左手之不伸者已能伸,左足之不能迈步者今已举足能行矣。病患问从此再多多服药可能撤消否?答曰∶此病若初得即治,服药四十余剂即能脱然,今已迟延年余,虽服数百剂亦不能保全愈,因关节经络之间瘀滞已久也。然再多服数十剂,仍可见愈,遂即原方略为加减,再设法以 动其神经补助其神经当更有效。

处方 生箭 (六钱) 天花粉(八钱) 生赭石(六钱轧细) 怀牛膝(五钱)滴乳香(四钱) 明没药(四钱) 当归(三钱) 土鳖虫(四大个捣)地龙(二钱去土) 真鹿角胶(二钱轧细) 广三七(二钱轧细) 制马钱子末(三分)

药共十二味,先将前九味共煎汤一大盅,送服后三味各一半,至煎渣再服时,仍送服其余一半。

方解 方中用鹿角胶者,因其可为左半身引经,且其角为督脉所生,是以其性善补益脑髓以滋养脑髓神经也,用三七者,关节经络间积久之瘀滞,三七能融化之也。用制马钱子者,以其能 动神经使灵活也。

效果 将药又连服三十余剂,手足之举动皆较前便利,言语之謇涩亦大见愈,可勉强出门作事矣。遂俾停服汤药,日用生怀山药细末煮作茶汤,调以白糖令适口,送服黄色生鸡内金细末三分许。当点心用之以善其后。此欲用山药以补益气血,少加鸡内金以化瘀滞也。

帮助 按脑充血证,最忌用黄 ,因黄 之性补而兼升,气升则血必随之上升,致脑中之血充而益充,排挤脑中血管可至溢血,甚或至破裂而出血,不可救药者多矣。至将其脑充血之病治愈,而肢体之痿废仍不愈者,皆因其经络瘀塞血脉不能流通也。此时欲化其瘀塞,通其血脉,正不妨以黄 辅之,特是其脑中素有充血之病,终嫌黄 升补之性能助血上升,故方中仍加生赭石、牛膝,以防血之上升,即所以监制黄 也。又虑黄 性温,温而且补即能生热,故又重用花粉以调剂之也。

版权声明:
作者:老中医
链接:https://pianguai.com/418.html
来源:偏怪-中医偏方学习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
文章目录
关闭
目 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