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衷中参西录》在线阅读(医案卷)4

医案·(十六)疟疾门

  • 1 1.疟疾兼阴虚
  • 2 2.疟疾兼脾胀
  • 3 3.疟疾兼暑热
  • 4 4.疟痢兼证

1.疟疾兼阴虚

天津吴××,年三十二岁,于仲秋病疟久不愈。

病因 厂中作工,歇人不歇机器,轮流恒有夜勤。暑热之时,彻夜不眠,辛苦有火,多食凉物,入秋遂发疟疾。

证候 其疟初发时,寒热皆剧,服西药金鸡纳霜治愈。旬日疟复发如前,又服金鸡纳霜治愈。

七八日疟又发,寒轻热重,服金鸡纳霜不愈,服中药治疟汤剂亦不愈,迁延旬余,始求为延医。自言疟作时发热固重,即不发疟之日身亦觉热,其脉左右皆弦而无力,数逾五至,知其阴分阳分俱虚,而阴分之虚尤甚也。此当培养其气血而以治疟之药辅之。

处方玄参(一两) 知母(六钱) 天冬(六钱) 潞参(三钱)何首乌(三钱) 炙鳖甲(三钱) 常山(钱半酒炒) 柴胡(钱半) 茵陈(钱半) 生姜(三钱) 大枣(三个掰开)

此方于发疟之前一夕煎服,翌晨煎渣再服,又于发疟之前四点钟,送服西药盐酸规尼涅(即金鸡纳霜,以盐酸制者)半瓦。

效果 将药如法服之,一剂疟即不发。而有时身犹觉热,脉象犹数,知其阴分犹虚也。俾用玄参、生怀山药各一两,生姜三片,大枣三枚,同煎服,以服至身不发热时停服。

2.疟疾兼脾胀

天津张××,年十九岁,学生,于孟秋病疟,愈而屡次反复。

病因 其人性笃于学,当溽暑放假之时,仍自补习功课,劳心过度,又复受热过度,兼又多食瓜果以解其热,入秋遂发疟疾。

证候 自孟秋中旬病疟,服西药金鸡纳霜治愈,后旬日反复,又服金鸡纳霜治愈,后又反复,服金鸡纳霜无效。以中药治愈,隔旬余病又反复。服中西药皆无效,因来社求治于愚。

其脉洪滑而实,右部尤甚,自觉心中杜塞满闷,常觉有热上攻,其病疟时则寒热平均,皆不甚剧,其大便四日未行。

诊断 此胃间积有热痰,又兼脾作胀也。方书谓久疟在肋下结有硬块名疟母,其块不消疟即不愈。而西人实验所结之块确系脾脏胀大,此证之自觉满闷,即脾脏胀大也。又方书谓无痰不作疟,是以治疟之方多用半夏、常山以理其痰,此证之自觉满闷且杜塞,又时有热上攻,实为热痰充塞于胃脘也。治之者宜消其脾之胀大,清其胃之热痰,兼以治疟之品辅之。

且更可因其大便不通,驱逐脾之病下行自大便泻出,其病疟之根柢可除矣。

处方 川大黄(四钱) 生鸡内金(三钱黄色的捣) 清半夏(三钱) 常山(钱半酒炒)柴胡(钱半) 茵陈(钱半) 甘草(钱半) 净芒硝(钱半)

药共八味,将前七味煎汤一盅,冲芒硝服之。

其疟每日一发,在下午七点钟。宜于午前早将药服下,至午后两三点钟时,再服金鸡纳霜半瓦。

效果 前午十点钟将药服下,至午后一点时下大便两次,其心中已不觉闷热杜塞,迟至两点将西药服下,其日疟遂不发,俾再用生怀山药一两,熟莱菔子二钱,生鸡内金钱半煎汤,日服一剂,连服数日以善其后。

3.疟疾兼暑热

天津徐姓媪,年近五旬,于季夏得疟疾。

病因 勤俭持家,中馈事多躬操,且宅旁设有面粉庄,其饭亦由家出,劳而兼暑,遂至病疟。

证候 其病间日一发,先冷后热,其冷甚轻,其热甚剧。恶心懒食,心中时常发热,思食凉物。其脉左部弦硬,右部洪实。大便干燥,小便赤涩,屡次服药无效。

诊断 此乃肝胆伏有疟邪,胃腑郁有暑热,暑热疟邪相并而为寒热往来,然寒少热多,此方书所谓阳明热疟也。宜祛其肝胆之邪,兼清其胃腑之热。

处方 生石膏(一两研细)

均分作三包,其未发疟之日,头午用柴胡二钱煎汤送服一包,隔半日许再用开水送服一包,至次日前发疟五小时,再用生姜三钱煎汤送服一包。

效果 将药按期服完后,疟疾即愈,心中发热、懒食亦愈。盖石膏善清胃热,兼能清肝胆之热,初次用柴胡煎汤送服者,所以和解少阳之邪也。至三次用生姜煎汤送服者,是防其疟疾将发与太阳相并而生寒也。

4.疟痢兼证

天津刘××,年三十二岁,于季秋患疟又兼下痢。

病因 因需车孔亟,机轮坏处,须得急速收拾,忙时恒彻夜不眠,劳苦过甚,遂至下痢,继又病疟。

证候 其痢赤白参半,一昼夜十余次,下坠腹疼,其疟间日一发,寒轻热重,其脉左右皆有弦象,而左关独弦而有力。

诊断 此证之脉,左右皆弦者,病疟之脉,大抵如此。其左关独弦而有力者,其病根在肝胆也。

为肝胆有外受之邪是以脉现弦象,而病疟为其所受之邪为外感之热邪,是以左关脉象弦而有力,其热下迫肠中而下痢。拟清肝胆之热,散其外感之邪,则疟痢庶可同愈。

处方 生杭芍(一两) 山楂片(三钱) 茵陈(二钱) 生麦芽(二钱)柴胡(钱半) 常山(钱半酒炒) 草果(钱半捣碎) 黄芩(钱半) 甘草(二钱) 生姜(三片)

煎汤一大盅,于不发疟之日晚间服之,翌晨煎渣再服一次。

效果 将药如法服后,疟痢皆愈。又为开生怀山药一两,生杭芍三钱,黄色生鸡内金一钱,俾日煎服一剂,以滋阴、培气、化瘀,连服数日以善其后。

医案·(十七)霍乱门

本文目录 [hide]

  • 1 1.霍乱兼转筋
  • 2 2.霍乱吐泻
  • 3 3.霍乱脱证
  • 4 4.霍乱暴脱证

1.霍乱兼转筋

天津王××,年三十八岁,于季冬得霍乱证。

病因 厂中腊底事务烦杂,劳心过度,暗生内热,又兼因怒激动肝火,怒犹未歇,遽就寝睡,至一点钟时,觉心中扰乱,腹中作疼,移时则吐泻交作,遂成霍乱。

证候 心中发热而渴,恶心怔忡,饮水须臾即吐,腹中时疼时止,疼剧时则下泻,泻时异常觉热,偶有小便,热亦如斯,有时两腿筋转,然不甚剧,其脉象无力,却无闭塞之象。

诊断 霍乱之证,恒有脉象无火而其实际转大热者,即或脉闭身冷显露寒凉之象,亦不可遽以凉断。此证脉象不见有热,而心中热而且渴,二便尤甚觉热,其为内蕴实热无疑。至其脉不见有热象者,以心脏因受毒麻痹,而机关之启闭无力也。拟用大剂寒凉清其内热,而辅以解毒消菌之品。

处方 生石膏(三两捣细) 生杭芍(八钱) 清半夏(五钱温水淘三次) 生怀山药(五钱)嫩竹茹(三钱碎的) 甘松(二钱) 甘草(三钱)

共煎汤三盅,分三次温服下。每次送服卫生防疫宝丹五十粒。

方载后方中。甘松亦名甘松香,即西药中之缬草也。《本草纲目》谓马氏《开宝本草》,载其主恶气,卒心腹痛满。西人谓其善治转筋,是以为治霍乱要药。且其性善熏劳瘵,诚有解毒除菌之力也。

复诊 将药分两次服完,吐泻、腹疼、转筋诸证皆愈。惟心中犹觉热作渴,二便仍觉发热。诊其脉较前有力,显呈有火之象。盖其心脏至此已不麻痹,启闭之机关灵活,是以脉象更改也。其犹觉热与渴者,因系余火未清,而吐泻之甚者最足伤阴,阴分伤损,最易生热,且善作渴,此不可但治以泻火之凉药也,拟兼投以大滋真阴之品。

处方 生怀山药(一两) 大甘枸杞(一两) 北沙参(一两) 离中丹(五钱)

药共四味,将前三味煎汤一大盅,送服离中丹一半,迟四点钟再将药渣煎汤一大盅,送服其余一半。

效果 将药分三次服完,热退渴止,病遂全愈。

帮助 霍乱之证,原阴阳俱有。然愚五十年经验以来,知此证属阳,而宜治以凉药者十居其八;此证属阴,而宜治以热药者十居其一;此证属半阴半阳,当凉热之药并用,以调剂其阴阳者,又十居其一。而后世论者,恒以《伤寒论》所载之霍乱为真霍乱,至于以凉药治愈之霍乱,皆系假霍乱,不知《伤寒论》对于霍乱之治法亦非专用热药也。有如其篇第七节云,霍乱头痛、发热、身疼痛、热多,欲饮水者五苓散主之。寒多,不用水者理中丸主之。夫既明言热多寒多,是显有寒热可分也。

虽所用之五苓散中亦有桂枝而分量独轻,至泽泻、茯苓、猪苓其性皆微凉,其方原不可以热论也。且用显微镜审察此病之菌,系弯曲杆形,是以此证无论凉热,惟审察其传染之毒菌,现弯曲杆形即为霍乱无疑也。至欲细审此病之凉热百不失一,当参观霍乱方,及论霍乱治法篇,自能临证无误。

2.霍乱吐泻

天津李姓媪,年过六旬,于仲夏得霍乱证。

病因 天气炎热,有事出门,道途受暑,归家又复自炊,多受炭气,遂病霍乱。

证候 恶心呕吐,腹疼泄泻,得病不过十小时,吐泻已十余次矣。其手足皆凉,手凉至肘,足凉至膝,心中则觉发热,其脉沉细欲无,不足四至。

诊断 此霍乱之毒菌随溽暑之热传入脏腑也。其心脏受毒菌之麻痹,跳动之机关将停,是以脉沉细且迟;其血脉之流通无力,不能达于四肢,是以手足皆凉;其毒菌侵入肠胃,俾肠胃之气化失和,兼以脏腑之正气与侵入之邪气,互相格拒,是以恶心腹疼,吐泻交作;其心中发热者固系夹杂暑气,而霍乱之属阳者,即不夹杂暑气,亦恒令人心中发热也。此宜治以解毒清热之剂。

处方 卫生防疫宝丹(百六十粒) 离中丹(四钱) 益元散(四钱)

先将卫生防疫宝丹分三次用开水送服,约半点多钟服一次,服完三次,其恶心腹疼当愈,呕吐泄泻亦当随愈。愈后若仍觉心中热者,再将后二味药和匀,亦分三次用开水送服。每一点钟服一次,热退者不必尽服。

效果 将卫生防疫宝丹分三次服完,果恶心、呕吐、腹疼、泄泻皆愈。而心中之热,未见轻减,继将离中丹、益元散和匀,分三次服完,其热遂消,病全愈。

3.霍乱脱证

辽宁寇姓媪,年过六旬,得霍乱脱证。

病因 孟秋下旬染霍乱,经医数人调治两日,病势垂危。

证候 其证从前吐泻交作,至此吐泻全无。奄奄一息,昏昏似睡,肢体甚凉,六脉全无。询之犹略能言语,惟觉心中发热难受。

诊断 此证虽身凉脉闭,而心中自觉发热,仍当以热论。其所以身凉脉闭者,因霍乱之毒菌窜入心脏,致心脏行血之机关将停,血脉不达于周身,所以内虽蕴热而仍身凉脉闭也。此当用药消其毒菌,清其内热,并以助心房之跳动,虽危险仍可挽回。

处方 镜面朱砂(钱半)粉甘草(一钱细面) 冰片(三分) 薄荷冰(二分)

共研细末,分作三次服,病急者四十分钟服一次,病缓者一点钟服一次,开水送下。

复诊 将药末分三次服完,心热与难受皆愈强半。而脉犹不出,身仍发凉,知其年过花甲,吐泻两日,未进饮食,其血衰惫已极,所以不能鼓脉外出以温暖于周身。

处方 野台参(一两) 生怀地黄(一两) 生怀山药(一两) 净萸肉(八钱) 甘草(三钱蜜炙)

煎汤两大盅,分两次温服。

方解 方中之义,用台参以回阳,生怀地黄以滋阴,萸肉以敛肝之脱(此证吐泻之始,肝木助邪侮土、至吐泻之极,而肝气转先脱),炙甘草以和中气之漓。至于生山药其味甘性温,可助台参回阳,其汁浆稠润又可助地黄滋阴。且此证胃中毫无谷气,又可惜之以培养脾胃,俾脾胃运化诸药有力也。

效果 将药两次服完,脉出周身亦热,惟自觉心中余火未清,知其阴分犹亏不能潜阳也。又用玄参、沙参、生山药各六钱,煎汤服下,病遂全愈。

4.霍乱暴脱证

邑北境刘氏妇,年近四旬,得霍乱暴脱证。

病因 受妊五六个月,时当壬寅秋令,霍乱盛行,因受传染,吐泻一昼夜,病似稍愈,而胎忽滑下。自觉精神顿散,心摇摇似不能支持。遂急延为诊视。

证候 迨愚至欲为诊视,则病势大革,殓服已备,着于身将舁诸床,病家辞以不必入视。愚曰∶此系暴脱之证,一息尚存,即可挽回。遂入视之,气息若无,大声呼之亦不知应,脉象模糊如水上浮麻,莫辨至数。

诊断 此证若系陈病状况,至此定难挽回,惟因霍乱吐泻已极,又复流产,则气血暴脱,故仍可用药挽救。夫暴脱之证,其所脱者元气也。凡元气之上脱必由于肝(所以人之将脱者,肝风先动),当用酸敛之品直趋肝脏以收敛之。即所以杜塞元气上脱之路,再用补助气分之药辅之。虽病势垂危至极点,亦可挽回性命于呼吸之间。

处方 净杭萸肉(二两) 野党参(一两) 生怀山药(一两)

共煎汤一大盅,温服方虽开就而药局相隔数里,取药迫不及待,幸其比邻刘××是愚表兄,有愚所开药方,取药二剂未服,中有萸肉共六钱,遂急取来暴火煎汤灌之。

效果 将药徐徐灌下,须臾气息稍大,呼之能应,又急煎渣灌下,较前尤明了。问其心中何如,言甚难受,其音惟在喉间,细听可辨。须臾药已取到,急煎汤两茶杯,此时已自能服药。俾分三次温服下,精神顿复,可自动转。继用生山药细末八钱许,煮作茶汤,调以白糖,令其适口当点心服之。

日两次,如此将养五六日以善其后。

帮助 按人之气海有二,一为先天之气海,一为后天之气海。《内经》论四海之名,以膻中(即膈上)为气海,所藏者大气,即宗气也,养生家及针灸家皆以脐下为气海,所藏者元气,即养生家所谓祖气也。此气海之形状,若倒提鸡冠花形,纯系脂膜结成而中空(剖解猪腹者,名之为鸡冠油),肝脏下垂之脂膜与之相连,是以元气之上行,原由肝而敷布,而元气之上脱,亦即由肝而疏泄也(《内经》谓肝主疏泄)。惟重用萸肉以酸敛防其疏泄,借以杜塞元气上脱之路,而元气即可不脱矣。所最足明征者,若初次即服所开之方以治愈此证,鲜不谓人参之功居多,乃因取药不及,遂单服萸肉,且所服者只六钱即能建此奇功。由此知萸肉救脱之力,实远胜人参。

盖人参以救无气之下脱,犹足恃,而以救元气之上脱,若单用之转有气高不返之弊(说见俞氏《寓意草》),以其性温而兼升也。至萸肉则无论上脱下脱,用之皆效。盖元气之上脱由于肝,其下脱亦由于肝,诚以肝能为肾行气(《内经》谓肝行肾之气),即能泻元气自下出也。为其下脱亦由于肝,故亦可重用萸肉治之也。

或问 同为元气之脱何以辨其上脱下脱?答曰∶上脱与下脱,其外现之证可据以辨别者甚多。今但即脉以论,如此证脉若水上浮麻,此上脱之征也。若系下脱其脉即沉细欲无矣。且元气上脱下脱之外,又有所谓外脱者。周身汗出不止者是也。萸肉最善敛汗,是以萸肉亦能治之。来复汤及山萸肉解后载有治验之案数则,可参观也。

医案·(十八)妇女科

本文目录

  • 1 1.怀妊受温病
  • 2 2.受妊呕吐
  • 3 3.怀妊得温病兼痰喘
  • 4 4.怀妊受温病兼下痢
  • 5 5.产后下血
  • 6 6.产后手足抽掣
  • 7 7.产后瘕
  • 8 8.血闭成瘕
  • 9 9.产后温病
  • 10 10.流产后满闷
  • 11 11.月闭兼温疹靥急
  • 12 12.处女经闭
  • 13 13.血崩证

1.怀妊受温病

何姓妇,年三十二岁,受妊五月,于孟秋感受温病。

病因 怀妊畏热,夜眠当窗,未上窗幔,自窗纱透风,感冒成温。

证候 初病时调治失宜,温热传里,阳明府实,延医数人皆言病原当用大凉之药,因怀妊实不敢轻用,继延愚为诊视,见其面红气粗,舌苔白浓,中心已黄,大便干燥,小便短赤。诊其脉左右皆洪滑而实,一息五至强。

诊断 据此证状脉象观之,不但阳明胃府之热甚实,即肝胆之热亦甚盛。想其未病之前必曾怒动肝火,若不急清其热,势将迫血妄行,危险即在目前。治以白虎加人参汤,以白虎汤解其热,加参以保其胎,遂为疏方俾急服之。

处方 生石膏(三两捣细) 野党参(四钱) 生怀地黄(一两) 生怀山药(一两)生杭芍(五钱) 甘草(三钱)

共煎汤三盅,分三次温服下。

方解 按此方虽非白虎加人参汤原方,而实以生地黄代知母,以生山药代粳米,而外加芍药也。盖知母、地黄同能滋阴退热,而知母性滑,地黄则饶有补肾之力,粳米与山药皆有浓汁能和胃,而粳米汁浓而不粘,山药之汁浓而且粘,大有固肾之力。如此通变原方,自于胎妊大有益也。外加芍药者,欲借之以清肝胆之热也。

复诊 将药分三次服完,翌日午前大便通下一次,热已退十之七八,脉象已非洪实,仍然有力,心中仍觉发热,拟再用凉润滋阴之品清之。

处方 玄参(一两) 生怀地黄(一两) 天花粉(五钱) 生杭芍(五钱)鲜茅根(四钱) 甘草(二钱)

共煎汤两盅,分两次温服下。

效果 将药煎服两剂,病遂霍然全愈。

帮助 凡外感有热之证,皆右部之脉盛于左部之脉,至阳明府实之证,尤必显然于右部见之。

因胃府之脉原候于右关也。今此证为阳明府实,其右部之脉洪滑而实宜矣。而左部之脉亦现此象,是以知其未病之先肝中先有郁热,继为外感之热所激,则勃然发动而亦现洪滑而实之脉象也。

2.受妊呕吐

天津王氏妇,年二十六岁,受妊后,呕吐不止。

病因 素有肝气病,偶有拂意,激动肝气,恒作呕吐。至受妊后,则呕吐连连不止。

证候 受妊至四十日时,每日必吐,然犹可受饮食,后则吐浸加重,迨至两月以后勺水不存。

及愚诊视时,不能食者已数日矣。困顿已极,不能起床。诊其脉虽甚虚弱,仍现滑象,至数未改,惟左关微浮,稍似有力。

诊断 恶阻呕吐,原妊妇之常,兹因左关独浮而有力,知系肝气胆火上冲,是以呕吐特甚。有谓恶阻呕吐虽甚剧无碍者,此未有阅历之言。愚自行道以来,耳闻目睹,因此证偾事者已有多人,甚勿忽视。此宜急治以镇肝降胃之品,不可因其受妊而不敢放胆用药也。

处方 生赭石(两半轧细) 党参(三钱) 生怀山药(一两) 生怀地黄(八钱)生杭芍(六钱) 大甘枸杞(五钱) 净萸肉(四钱) 青黛(三钱) 清半夏(六钱)

药共九味,先将半夏用温水淘三次,将矾味淘净,用煮菜小锅煮取清汤一盅,调以面粉煮作茶汤,和以白糖令其适口,服下其吐可止。再将余药八味煎汤一大盅,分三次温服。

复诊 将药连服两剂,呕吐即止。精神气力稍振,可以起坐,其脉左关之浮已去,六部皆近和平。惟仍有恶心之时,懒于饮食,拟再治以开胃、理肝、滋阴、清热之剂。

处方 生怀山药(一两) 生杭芍(五钱) 冬瓜仁(四钱捣碎) 北沙参(四钱)碎竹茹(三钱) 净青黛(二钱) 甘草(二钱)

共煎汤一大盅,分两次温服下。

效果 将药连服三剂,病遂全愈,体渐撤消,能起床矣。

3.怀妊得温病兼痰喘

天津董姓妇,年三十四岁,怀妊,感受温病兼有痰作喘。

病因 受妊已逾八月,心中常常发热。时当季春,喜在院中乘凉,为风袭遂成此证。

证候 喘息有声,呼吸迫促异常,昼夜不能少卧,心中烦躁。舌苔白浓欲黄。左右寸脉皆洪实异常,两尺则按之不实,其数八至。大便干燥,小便赤涩。

诊断 此证前因医者欲治其喘,屡次用麻黄发之。致其元气将脱,又兼外感之热已入阳明。其实热与外感之气相并上冲,是以其脉上盛下虚,喘逆若斯迫促,脉七至即为绝脉,今竟八至恐难挽回。欲辞不治而病家再三恳求,遂勉为拟方。以清其热,止其喘,挽救其气化之将脱。

处方 净萸肉(一两) 生怀地黄(一两) 生龙骨(一两捣碎) 生牡蛎(一两捣碎)

将四味煎汤,送服生石膏细末三钱,迟五点钟若热犹不退。

煎渣再服,仍送服生石膏细末三钱。

复诊 服药头煎次煎后,喘愈强半,遂能卧眠,迨至黎明胎忽滑下,且系死胎。再诊其脉较前更数,一息九至,然不若从前之滑实,而尺脉则按之即无。其喘似又稍剧,其心中烦躁依旧,且觉怔忡,不能支持。此乃肝肾阴分大亏,不能维系阳分而气化欲涣散也。当峻补肝肾之阴兼清外感未尽之余热。

处方 生怀山药(六两) 玄参(两半) 熟鸡子黄(六个捻碎) 真西洋参(二钱捣为粗末)

先将山药煎十余沸,再入玄参、鸡子黄煎汤一大碗,分多次徐徐温饮下。每饮一次,送服洋参末少许,饮完再煎渣取汤接续饮之,洋参末亦分多次送服,勿令余剩。

三诊 翌日又为诊视,其脉已减去三至为六至,尺脉按之有根,知其病已回生。问其心中已不怔忡,惟其心中犹觉发热,此非外感之热,乃真阴未复之热也。当纯用大滋真阴之品以复其阴。

处方 玄参(三两) 生怀山药(两半) 当归(四钱) 真西洋参(二钱捣为粗末)

将前三味共煎汤一大碗,分多次温饮下。每饮一次送服洋参末少许。

四诊 前方服一剂,心中已不觉热,惟腹中作疼,问其恶露所下甚少,当系瘀血作疼。治以化瘀血之品,其疼当自愈。

处方 生怀山药(一两) 当归(五钱) 怀牛膝(五钱) 生鸡内金(二钱黄色的捣)桃仁(二钱) 红花(钱半) 真西洋参(二钱捣为粗末)

将前六味共煎汤一大盅,送服洋参末一半,至煎渣服时再送服余一半。

效果 前方日服一剂,服两日病遂全愈。

或问 他方用石膏皆与诸药同煎,此证何以独将石膏为末送服?答曰∶石膏原为石质重坠之品,此证之喘息迫促,呼吸惟在喉间,分毫不能下达,几有将脱之势。石膏为末服之,欲借其重坠之力以引气下达也。且石膏末服,其退热之力一钱可抵半两,此乃屡经自服以试验之。而确能知其如斯,此证一日服石膏末至六钱,大热始退。若用生石膏三两,同诸药煎汤,病家将不敢服,此为救人计,不得不委曲以行其术也。

或问 产后忌用寒凉,第三方用于流产之后,方中玄参重用三两,独不虑其过于苦寒乎?答曰∶玄参细嚼之其味甘而微苦,原甘凉滋阴之品,实非苦寒之药。是以《神农本草经》谓其微寒,善治产乳余疾,故产后忌用凉药而玄参则毫无所忌也。且后世本草谓大便滑泻者忌之,因误认其为苦寒也。而此证服过三两玄参之后,大便仍然干燥,则玄参之性可知矣。

或问 此证之胎已逾八月,即系流产,其胎应活,何以产下竟为死胎?答曰∶胎在腹中,原有脐呼吸,实借母之呼吸以为呼吸,是以凡受妊者其吸入之气,可由任脉以达于胎儿脐中。此证因吸入之气分毫不能下达,则胎失所荫,所以不能资生也。为其不能资生,所以下降,此非因服药而下降也。

4.怀妊受温病兼下痢

天津张氏妇,年近三旬,怀妊,受温病兼下痢。

病因 受妊已六个月,心中恒觉发热,继因其夫骤尔赋闲,遂致激动肝火,其热益甚,又薄为外感所束,遂致温而兼痢。

证候 表里俱壮热无汗,心中热极,思饮冰水,其家人不敢予。舌苔干而黄,频饮水不濡润,腹中常觉疼坠,下痢赤多白少,间杂以鲜血,一昼夜十余次。其脉左部弦长,右部洪滑,皆重诊有力,一息五至。

诊断 其脉左部弦长有力者,肝胆之火炽盛也。惟其肝胆之火炽盛下迫,是以不但下痢赤白,且又兼下鲜血,腹疼下坠。为其右部洪滑有力,知温热已入阳明之府,是以舌苔干黄,心为热迫,思饮冰水。所犹喜者脉象虽热,不至甚数,且又流利无滞,胎气可保无恙也。宜治以白虎加人参汤以解温病之热,而更重用芍药以代方中知母,则肝热能清而痢亦可愈矣。

处方 生石膏(三两捣细) 大潞参(五钱) 生杭芍(一两) 粳米(五钱) 甘草(三钱)

共煎汤三盅,分三次温饮下。

复诊 将药分三次服完,表里之热已退强半,痢愈十之七八,腹中疼坠亦大轻减,舌苔由黄变白,已有津液,脉象仍然有力而较前则和缓矣。遂即原方为之加减俾再服之。

处方 生石膏(二两捣细) 大潞参(三钱) 生怀山药(八钱) 生杭芍(六钱)白头翁(四钱) 秦皮(三钱) 甘草(二钱)

共煎汤三盅,分三次温饮下。

方解 按此方即白虎加人参汤与白头翁汤相并为一方也。为方中有芍药、山药,是以白虎加人参汤中可省去知母、粳米;为白虎加人参汤中之石膏,可抵黄连、黄柏,是以白头翁汤中止用白头翁、秦皮,合用之则一半治温,一半治痢,安排周匝,步伍整齐,当可奏效。

效果 将药如法服两剂,病遂全愈。

或问 《伤寒论》用白虎汤之方定例,汗吐下后加人参,渴者加人参。此案之证非当汗吐下后,亦未言渴,何以案中两次用白虎皆加人参乎?答曰∶此案证兼下痢,下痢亦下之类也。

其舌苔干黄毫无津液,舌干无液亦渴之类也。且其温病之热,不但入胃,更随下痢陷至下焦永无出路。惟人参与石膏并用,实能升举其下陷之温热而清解消散之,不至久留下焦以耗真阴。况此证温病与下痢相助为虐,实有累于胎气,几至于莫能支,加人参于白虎汤中,亦所以保其胎气使无意外之虞也。

5.产后下血

天津李氏妇,年近四旬,得产后下血证。

病因 身形素弱,临盆时又劳碌过甚,遂得斯证。

证候 产后未见恶露,纯下鲜血。屡次延医服药血终不止。及愚诊视,已二十八日矣。其精神衰惫,身体羸弱,周身时或发灼,自觉心中怔忡莫支。其下血剧时腰际疼甚,呼吸常觉短气,其脉左部弦细,右部沉虚,一分钟八十二至。

诊断 即此脉证细参,当系血下陷气亦下陷。从前所服之药,但知治血,不知治气,是以屡次服药无效。此当培补其气血,而以收敛固涩之药佐之。

处方 生箭 (一两) 当归身(一两) 生怀地黄(一两) 净萸肉(八钱)生龙骨(八钱捣碎) 桑叶(十四片) 广三七(三钱细末)

药共七味,将前六味煎汤一大盅,送服三七末一半,至煎渣再服时,仍送服其余一半。

方解 此乃傅青主治老妇血崩之方。愚又为之加生地黄、萸肉、龙骨也。其方不但善治老妇血崩,即用以治少年者亦效。初但用其原方,后因治一壮年妇人患血崩甚剧,投以原方不效,且服药后心中觉热,遂即原方为加生地黄一两则效。从此,愚再用其方时,必加生地黄一两,以济黄 之热,皆可随手奏效。今此方中又加萸肉、龙骨者,因其下血既久,下焦之气化不能固摄,加萸肉、龙骨所以固摄下焦之气化也。

复诊 服药两剂,下血与短气皆愈强半,诸病亦皆见愈,脉象亦有起色。而起坐片时自觉筋骨酸软,此仍宜治以培补气血,固摄下焦气化,兼壮筋骨之剂。

处方 生箭 (一两) 龙眼肉(八钱) 生怀地黄(八钱) 净萸肉(八钱)胡桃肉(五钱) 北沙参(五钱) 升麻(一钱) 鹿角胶(三钱)

药共八味,将前七味煎汤一大盅,鹿角胶另炖化兑服。方中加升麻者,欲以助黄 升补气分使之上达,兼以升提血分使不下陷也。

三诊 将药连服三剂,呼吸已不短气,而血分则犹见少许,然非鲜血而为从前未下之恶露,此吉兆也。若此恶露不下,后必为恙。且又必须下净方妥,此当兼用化瘀之药以催之速下。

处方 生箭 (一两) 龙眼肉(八钱) 生怀地黄(八钱) 生怀山药(六钱)胡桃肉(五钱) 当归(四钱) 北沙参(三钱) 鹿角胶(四钱)

广三七(三钱细末)

药共九味,先将前七味煎汤一大盅,鹿角胶另炖化兑汤药中,送服三七末一半,至煎渣再服时,仍将所余之鹿角胶炖化兑汤药中,送服所余之三七末。

方解 按此方欲用以化瘀血,而不用桃仁、红花诸药者,恐有妨于从前之下血也。且此方中原有善化瘀血之品,鹿角胶、三七是也。盖鹿角之性原善化瘀生新,熬之成胶其性仍在。前此之恶露自下,实多赖鹿角胶之力,今又助之以三七,亦化瘀血不伤新血之品。连服数剂,自不难将恶露尽化也。

效果 将药连服五剂,恶露下尽,病遂全愈。

6.产后手足抽掣

天津于氏妇,年过三旬,于产后得四肢抽掣病。

病因 产时所下恶露甚少,至两日又分毫恶露不见,迟半日遂发抽掣。

证候 心中发热,有时觉气血上涌,即昏然身驱后挺,四肢抽掣。其腹中有时作疼,令人揉之则少瘥,其脉左部沉弦,右部沉涩,一息四至强。

诊断 此乃肝气胆火,挟败血上冲以瘀塞经络,而其气火相并上冲不已,兼能妨碍神经,是以昏然后挺而四肢作抽掣也。当降其败血,使之还为恶露泻出,其病自愈。

处方 怀牛膝(一两) 生杭芍(六钱) 丹参(五钱) 玄参(五钱)苏木(三钱) 桃仁(三钱去皮) 红花(二钱) 土鳖虫(五大个捣) 红娘虫(即樗鸡,六大个捣)

共煎汤一盅,温服。

效果 此药煎服两剂,败血尽下,病若失。

7.产后瘕

邑城西韩氏妇,年三十六岁,得产后 瘕证。

病因 生产时恶露所下甚少,未尝介意,迟至半年遂成 瘕。

证候 初因恶露下少,弥月之后渐觉少腹胀满。因系农家,时当麦秋忙甚,未暇延医服药。又迟月余则胀而且疼,始服便方数次皆无效。后则疼处按之觉硬,始延医服药,延医月余,其疼似减轻而硬处转见增大,月信自产后未见。诊其脉左部沉弦,右部沉涩,一息近五至。

诊断 按生理正则,产后两月,月信当见;有孩吃乳,至四月亦当见矣。今则已半载月信未见,因其产后未下之恶露,结 瘕于冲任之间,后生之血遂不能下为月信,而尽附益于其上,俾其日有增长,是以积久而其硬处益大也。是当以消 瘕之药消之,又当与补益之药并用,使之消 瘕而不至有伤气化。

处方 生箭 (五钱) 天花粉(五钱) 生怀山药(五钱) 三棱(三钱)莪术(三钱) 当归(三钱) 白术(二钱) 知母(二钱)生鸡内金(二钱黄色的捣) 桃仁(二钱去皮)

共煎汤一大盅,温服。

复诊 将药连服六剂,腹已不疼,其硬处未消,按之觉软,且从前食量减少,至斯已复其旧。

其脉亦较前舒畅,遂即原方为之加减俾再服之。

处方 生箭 (五钱) 天花粉(五钱) 生怀山药(四钱) 三棱(三钱)莪术(三钱) 怀牛膝(三钱) 野党参(三钱) 知母(三钱)生鸡内金(二钱黄色的捣) 生水蛭(二钱捣碎)

共煎汤一大盅,温服。

效果 将药连服十五六剂(随时略有加减),忽下紫黑血块若干,病遂全愈。

帮助 妇女 瘕治愈者甚少,非其病之果难治也。《金匮》下瘀血汤,原可为治妇女 瘕之主方。

特其药性猛烈,原非长服之方。于 瘕初结未坚硬者,服此药两三次或可将病消除。若至累月累年,瘕结如铁石,必须久服,方能奏效者,下瘀血汤原不能用。乃医者亦知下瘀血汤不可治坚结之 瘕,遂改用桃仁,红花、丹参、赤芍诸平和之品;见其 瘕处作疼,或更加香附、延胡、青皮、木香诸理气之品,如此等药用之以治坚结之 瘕,可决其虽服至百剂,亦不能奏效。然仗之奏效则不足,伤人气化则有余。若视为平和而连次服之,十余剂外人身之气化即暗耗矣。此所以治 瘕者十中难愈二三也。若拙拟之方其三棱、莪术、水蛭,皆为消 瘕专药。即鸡内金人皆用以消食,而以消瘕亦甚有力。更佐以参、 、术诸补益之品,则消 瘕诸药不虑其因猛烈而伤人。且又用花粉、知母以调剂补药之热,牛膝引药下行以直达病所,是以其方可久服无弊。而坚结之 瘕即可徐徐消除也。至于水蛭必生用者,理冲丸后论之最详。且其性并不猛烈过甚,治此证者,宜放胆用之以挽救人命。

8.血闭成瘕

邻庄刘氏妇,年二十五岁,经血不行,结成 瘕。

病因 处境不顺,心多抑郁,以致月信渐闭,结成 瘕。

证候 瘕初结时,大如核桃,屡治不消,渐至经闭后则 瘕浸长。三年之后大如复盂,按之甚硬。渐至饮食减少,寒热往来,咳嗽吐痰,身体羸弱,亦以为无可医治待时而已。后忽闻愚善治此证,求为诊视。其脉左右皆弦细无力,一息近六至。

诊断 此乃由经闭而积成 瘕,由 瘕而浸成虚劳之证也。此宜先注意治其虚劳,而以消 瘕之品辅之。

处方 生怀山药(一两) 大甘枸杞(一两) 生怀地黄(五钱) 玄参(四钱)沙参(四钱) 生箭 (三钱) 天冬(三钱) 三棱(钱半)莪术(钱半) 生鸡内金(钱半黄色的捣)

共煎汤一大盅,温服。

方解 方中用三棱、莪术,非但以之消 瘕也。诚以此证廉于饮食,方中鸡内金固能消食,而三棱、莪术与黄 并用,更有开胃健脾之功。脾胃健壮,不但善消饮食,兼能运化药力使病速愈也。

复诊 将药连服六剂,寒热已愈,饮食加多,咳嗽吐痰亦大轻减。 瘕虽未见消,然从前时或作疼今则不复疼矣。其脉亦较前颇有起色。拟再治以半补虚劳半消 瘕之方。

处方 生怀山药(一两) 大甘枸杞(一两) 生怀地黄(八钱) 生箭 (四钱)沙参(四钱) 生杭芍(四钱) 天冬(四钱) 三棱(二钱)莪术(二钱) 桃仁(二钱去皮) 生鸡内金(钱半黄色的捣)

共煎一大盅,温服。

三诊 将药连服六剂,咳嗽吐痰皆愈。身形已渐强壮,脉象又较前有力,至数复常。至此虚劳已愈,无庸再治。其 瘕虽未见消,而较前颇软。拟再专用药消之。

处方 生箭 (六钱) 天花粉(五钱) 生怀山药(五钱) 三棱(三钱)莪术(三钱) 怀牛膝(三钱) 潞党参(三钱) 知母(三钱)桃仁(二钱去皮) 生鸡内金(二钱黄色的捣) 生水蛭(二钱捣碎)

共煎汤一大盅,温服。

效果 将药连服十二剂,其瘀血忽然降下若干,紫黑成块,杂以脂膜, 瘕全消。为其病积太久,恐未除根,俾日用山楂片两许,煮汤冲红蔗糖,当茶饮之以善其后。

9.产后温病

天津李氏妇,年二十七岁,于中秋节后得温病。

病因 产后六日,更衣入厕,受风。

证候 自厕返后,觉周身发冷,更数小时,冷已又复发热,自用生姜,红糖煎汤乘热饮之,周身得汗稍愈,至汗解而其热如故。迁延两日热益盛,心中烦躁作渴。急延愚为诊视,见其满面火色,且微喘,诊其脉象洪实,右部尤甚,一分钟九十三至。舌苔满布白而微黄,大便自病后未行。

诊断 此乃产后阴虚生内热,略为外感拘束而即成温病也。其心中烦躁而渴者,因产后肾阴虚损,不能上达舌本,且不能与心火相济也。其微喘者,因肾虚不能纳气也。其舌苔白而微黄者,热已入阳明之府也。其脉洪实兼数者,此阳明府热已实,又有阴虚之象也。宜治以白虎加人参汤更少为变通之,方于产后无碍。

处方 生石膏(三两捣细) 野台参(四钱) 玄参(一两) 生怀山药(八钱) 甘草(三钱)

共煎汤三盅,分三次温饮下。

方解 按此方即白虎加人参汤,以玄参代知母,生山药代粳米也。伤寒书中用白虎汤之定例,汗吐下后加人参,以其虚也;渴者加人参,以其津液不上潮也,至产后则虚之尤虚,且又作渴,其宜加人参明矣。至以玄参代知母者,因玄参《神农本草经》原谓其治产乳余疾也。以生山药代粳米者,因山药之甘温既能代粳米和胃,而其所含多量之蛋白质,更能补益产后者之肾虚也。如此变通,其方虽在产后用之,可毫无妨碍,况石膏《神农本草经》原谓其微寒,且明载其主产乳乎。

复诊 服药一剂,热退强半,渴喘皆愈。脉象已近和平,大便犹未通下。宜大滋真阴以退其余热,而复少加补气之药佐之。诚以气旺则血易生,即真阴易复也。

处方 玄参(二钱) 野党参(五钱)

共煎汤两盅,分两次温饮下。

效果 将药煎服两剂,大便通下,病遂全愈。

10.流产后满闷

天津张姓妇年二十六岁,流产之后胃脘满闷,不能进食。

病因 孕已四月,自觉胃口满闷,倩人以手为之下推,因用力下推至脐,遂至流产。

证候 流产之后,忽觉气血上涌充塞胃口,三日之间分毫不能进食。动则作喘,头目眩晕,心中怔忡,脉象微弱,两尺无根。

诊断 此证因流产后下焦暴虚,肾气不能固摄冲气,遂因之上冲。夫冲脉原上隶阳明胃府,其气上冲胃气即不能下降(胃气以息息下行为顺),是以胃中胀满,不能进食。治此等证者,若用开破之药开之,胀满去而其人或至于虚脱。宜投以峻补之剂,更用重镇之药辅之以引之下行,则上之郁开而下焦之虚亦即受此补剂之培养矣。

处方 大潞参(四钱) 生赭石(一两轧细) 生怀山药(一两) 熟怀地黄(一两)玄参(八钱) 净萸肉(八钱) 紫苏子(三钱炒捣) 生麦芽(三钱)

共煎汤一大盅,分两次温服下。

方解 按方中用生麦芽,非取其化食消胀也。诚以人之肝气宜升,胃气宜降,凡用重剂降胃,必须少用升肝之药佐之,以防其肝气不舒。麦芽生用原善舒肝,况其性能补益胃中酸汁,兼为化食消胀之妙品乎。

效果 将药煎服一剂,胃中豁然顿开,能进饮食,又连服两剂,喘与怔忡皆愈。

11.月闭兼温疹靥急

天津杨氏女,年十五岁,先患月闭,继又染温疹靥急。

病因 自十四岁月信已通,后因肝气不舒,致月信半载不至,继又感发温疹,初见点即靥。

证候 初因月信久闭,已发热瘦弱,懒于饮食,恒倦卧终日不起。继受温疹,寒热往来,其寒时觉体热减轻,至热时,较从前之热增加数倍,又加以疹初见点即靥,其毒热内攻。心中烦躁怔忡,剧时精神昏愦,恒作谵语,舌苔白而中心已黄,毫无津液。大便数日未行,其脉觉寒时似近闭塞,觉热时又似洪大而重按不实,一息五至强。

诊断 此证因阴分亏损将成痨瘵,又兼外感内侵,病连少阳,是以寒热往来,又加以疹毒之热,不能外透而内攻,是以烦躁怔忡,神昏谵语,此乃内伤外感两剧之证也。宜用大剂滋其真阴清其毒热,更佐以托疹透表之品当能奏效。

处方 生石膏(二两捣细) 野台参(三钱) 玄参(一两) 生怀山药(一两)大甘枸杞(六钱) 知母(四钱) 连翘(三钱) 蝉蜕(二钱)茵陈(二钱) 僵蚕(钱半) 鲜芦根(四钱)

共煎汤三盅,分三次温饮下。嘱其服一剂热不退时,可即原方再服,若服至大便通下且微溏时,即宜停药勿服。

复诊 将药煎服两剂,大热始退,不复寒热往来,疹未表出而心已不烦躁怔忡。知其毒由内消,当不变生他故。大便通下一次亦未见溏,再诊其脉已近和平,惟至数仍数,和其外感已愈十之八九,而真阴犹未复也。拟再滋补其真阴,培养其血脉,俾其真阴充足,血脉调和,月信自然通顺而不愆期矣。

处方 生怀山药(一两) 大甘枸杞(一两) 玄参(五钱) 地骨皮(五钱)龙眼肉(五钱) 北沙参(五钱) 生杭芍(三钱) 生鸡内金(钱半黄色的捣)甘草(二钱)

共煎汤一大盅,温服。

三诊 将药连服四剂,饮食增加,精神较前振作,自觉诸病皆无,惟腹中间有疼时,此月信欲通而未能即通也。再诊其脉已和平四至矣。知方中凉药宜减,再少加活血化瘀之品。

处方 生怀山药(一两) 大甘枸杞(一两) 龙眼肉(六钱)当归(五钱)玄参(三钱) 地骨皮(三钱) 生杭芍(三钱) 生鸡内金(钱半黄色的捣)土鳖虫(五个大者捣) 甘草(钱半) 生姜(三片)

共煎汤一大盅,温服。

效果 此药连服十剂,腹已不疼,身形已渐胖壮,惟月信仍未至,俾停药静候。旬日后月信遂见,因将原方略为加减,再服数剂以善其后。

或问 方书治温疹之方,未见有用参者。开首之方原以治温疹为急务,即有内伤亦当从缓治之,而方中用野台参者其义何居?答曰∶《伤寒论》用白虎汤之例,汗吐下后加人参,以其虚也;渴者加人参,以其气虚不能助津液上潮也。令此证当久病内亏之余,不但其血分虚损,其气分亦必虚损。若但知用白虎汤以清其热,不知加参以助之,而热转不清,且更有病转加剧之时(观白虎加人参以山药代粳米汤后附载医案可知)。此证之用人参,实欲其热之速退也。且此证疹靥之急,亦气分不足之故。用参助石膏以清外感之热,即借其力以托疹毒外出,更可借之以补从前之虚劳。是此方中之用参,诚为内伤外感兼顾之要药也。

或问 凡病见寒热往来者,多系病兼少阳,是以治之者恒用柴胡以和解之。今方中未用柴胡,而寒热往来亦愈何也?答曰∶柴胡虽能和解少阳,而其升提之力甚大。此证根本已虚,实不任柴胡之升提。方中茵陈其性凉而能散,最能宣通少阳之郁热,可为柴胡之代用品。实为少阳病兼虚者无尚之妙药也。况又有芦根亦少阳药,更可与之相助为理乎?此所以不用柴胡亦能愈其寒热往来也。

12.处女经闭

天津陈氏女,年十七岁,经通忽又半载不至。

病因 项侧生有瘰 ,服药疗治,过于咸寒,致伤脾胃,饮食减少,遂至经闭。

证候 午前微觉寒凉,日加申时,又复潮热,然不甚剧。黎明时或微出汗,咳嗽有痰,夜间略甚,然仍无妨于安眠。饮食消化不良,较寻常减半。心中恒觉发热思食凉物,大便干燥,三四日一行。其脉左部弦而微硬,右部脉亦近弦,而重诊无力,一息搏逾五至。

诊断 此因饮食减少,生血不足以至经闭也。其午前觉凉者,其气分亦有不足,不能乘阳气上升之时而宣布也。至其晚间之觉热,则显为血虚之象。至于心中发热,是因阴虚生内热也。其热上升伤肺易生咳嗽,胃中消化不良易生痰涎,此咳嗽又多痰也。其大便燥结者,因脾胃伤损失传送之力,而血虚阴亏又不能润其肠也。左脉弦而兼硬者,心血虚损不能润肝滋肾也。

右脉弦而无力者,肺之津液胃之酸汁皆亏,又兼肺胃之气分皆不足也。拟治以资生通脉汤,复即原方略为加减,俾与证相宜。

处方 白术(三钱炒) 生怀山药(八钱) 大甘枸杞(六钱) 龙眼肉(五钱)生怀地黄(五钱) 玄参(四钱) 生杭芍(四钱) 生赭石(四钱轧细)当归(四钱) 桃仁(二钱) 红花(钱半) 甘草(二钱)

共煎汤一大盅,温服。

复诊 将药连服二十余剂(随时略有加减),饮食增多,身形健壮,诸病皆愈。惟月信犹未通,宜再注意通其月信。

处方 生水蛭(一两轧为细末) 生怀山药(半斤轧为细末)

每用山药末七钱,凉水调和煮作茶汤,加红蔗糖融化,令其适口,以之送服水蛭末六分,一日再服,当点心用之,久则月信必通。

效果 按方服过旬日,月信果通下,从此经血调和无病。

方解 按水蛭《神农本草经》原无炙用之文,而后世本草谓若不炙即用之,得水即活,殊为荒唐之言。尝试用此药,先用炙者无效,后改用生者,见效甚速。其性并不猛烈,惟稍有刺激性。屡服恐于胃不宜,用山药煮粥送服,此即《金匮》硝石矾石散送以大麦粥之义也。且山药饶有补益之力,又为寻常服食之品,以其粥送水蛭,既可防其开破伤正,且又善于调和胃腑也。

13.血崩证

天津徐姓妇,年十八岁,得血崩证。

病因 家庭不和,激动肝火,因致下血不止。

证候 初时下血甚多,屡经医治,月余血虽见少,而终不能止。

脉象濡弱,而搏近五至。呼吸短气,自觉当呼气外出之时,稍须努力,不能顺呼吸之自然。过午潮热,然不甚剧。

诊断 此胸中大气下陷,其阴分兼亏损也。为其大气下陷,所以呼气努力,下血不止,为其阴分亏损,所以过午潮热。宜补其大气,滋其真阴,而兼用升举固涩之品方能治愈。

处方 生箭 (一两) 白术(五钱炒) 大生地(一两) 龙骨(一两 捣)牡蛎(一两 捣) 天花粉(六钱) 苦参(四钱) 黄柏(四钱)柴胡(三钱) 海螵蛸(三钱去甲) 茜草(二钱)

西药麦角中者一个,搀乳糖五分,共研细,将中药煎汤两大盅,分两次服,麦角末亦分两次送服。

效果 煎服一剂,其血顿止,分毫皆无,短气与潮热皆愈。再为开调补气血之剂,俾服数剂以善其后。

版权声明:
作者:老中医
链接:https://pianguai.com/425.html
来源:偏怪-中医偏方学习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
文章目录
关闭
目 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