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证的病因病机,甘麦大枣汤治疗郁证医案

郁证的病因病机,甘麦大枣汤治疗郁证医案

郁证是指郁滞不得发泄,或情志不舒,气机郁结所引起的一些病证。本病以精神抑郁,情绪不宁,胸胁胀滞,头晕头痛,失眠健忘,或易怒善哭,咽中似有物梗阻等为临床主要特点。郁证的成因,总不离乎七情所伤,渐而引起五脏气机不和。故《灵枢·口问》说:“悲哀忧愁则心动,心动则五脏六腑皆摇。”其病机为体质素虚,脏腑阴阳气血失调,若遇情志所伤,易发郁证;或思虑不解,久郁伤脾,脾运失常,郁而生痰,痰气郁结,聚湿停留,痰湿互结,而导致郁证;或气滞日久,必致血瘀,而发本病。总之,郁证初先气郁,而后湿、痰、火、血、食等也随之而郁,从而发病。故朱丹溪创立六郁学说,对郁证来说有其临床指导意义,六郁之论,尤以气郁为主。

郁证的范围,包括现代医学的神经官能症、高血压病、慢性胃炎、溃疡病、癔病、慢性咽炎、更年期综合征等。

医案一

李xx,女,21岁,农民。1980年8月13日初诊。

精神失常月余。平时精神抑郁,表情淡漠,哈欠频作,悲伤欲哭,胸脘痞闷不舒,按之不痛,纳差寐少,干呕,舌苔微黄腻。脉弦数关滑。

诊断:脏躁。

证属:肝气郁结,化热伤津,脾胃素寒,寒热互结于心下,心脾津液不足之候。

活法:养心安神,开降胃气。

处方:甘麦大枣汤合半夏泻心汤。

黄连3g,黄芩9g,半夏12g,干姜9g,党参9g,灸甘草9g,小麦30g,大枣4枚。

复诊(8月17日),服药三剂,纳食增进,干呕及脘闷俱去,哈欠已少,情志表现有所好转。胃气已开,心脾阴津来复,单用甘草10g,小麦30g,大枣4枚。连服10付,诸症霍然,至今未再复发。

医案二

王xx,女,18岁,河南省沈丘县人。于1978年5月12日初诊。

患者因婚姻未遂,表情抑郁,悲伤欲哭,喜怒无常,频频哈欠十余天。脉弦细数,舌质淡红、苔薄白,诊为脏躁,投以甘麦大枣汤8剂而愈。

按:脏躁多由情志内伤,所愿不遂,郁结日久,化火伤阴,脏腑阴津不足而致。其临床表现以心肝脾阴虚为主。《内经》云:“肝苦急,急食甘以缓之”。故用甘麦大枣汤养心安神,滋阴和中。例一病期较长,屡经治疗,难勉以寒凉之品泻之,方见郁结之邪热与寒气互结之痞证。故取半夏泻心汤,用黄连、黄芩之苦寒,半夏、干姜之辛温。寒热并用,辛开苦降以消其满,止其呕。复用党参、甘草、大枣以补泻兼施,病去而正复,扶正而不滞邪。

结语:郁证要明辨虚实,分别治疗。实证当以疏肝理气为主,配以化痰、消食、利湿、行血、清热之剂;虚证当以益气养血为法。临床时以实证多见,若肝气郁结者,治宜疏肝理气;若气郁化火者,治宜清泻肝火;若痰气郁结者,治宜利气化痰。虚证少见,如气郁血虚,治宜养血安神;如阴虚火旺,治宜滋阴清热,宁心安神。同时开导病人,使患者心情舒畅,精神愉快,这样有助于疗效的提高。

本病二例,治疗均以甘麦大枣汤为主方,例一因病久,郁热与寒气互结,故配以半夏泻心汤寒热兼治而取效。当然郁证类型甚多,其证型不同,施治亦异,要根据不同的理法,恰当的选方用药。

——本文摘自《医案丛刊 杂病论治》

版权声明:
作者:老中医
链接:https://pianguai.com/459.html
来源:偏怪-中医偏方学习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