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柴胡合小陷胸汤加减治疗腹痛腹胀

李xx,男,24岁,工人。1984年2月5日初诊。饱餐饮酒后4小时,感上腹部剧痛,痛引两胁及左腰部。先恶寒,继则发热,口苦恶心,腹胀便秘,无胃病及蛔虫病史。

检查:表情痛苦,呻吟不已,胸腹灼热,上腹胀,有压痛,以左侧明显。体温38.8℃,血压正常。血常规检查:白细胞计数14000/mm³,嗜中性粒细胞86%,淋巴细胞14%。血清淀粉酶500单位(苏氏法)。舌质红、苔黄腻,脉弦数。

辨证:肝胆气滞,郁而化热,胃肠积热,升降失调。

治法:疏利肝胆,通腑泻热。

方药:大柴胡合小陷胸汤加减。

柴胡12g,黄芩10g,白芍15g,木香10,玄胡10g,生大黄15g,川朴10g,川楝子6g,枳实10g,全瓜蒌20g,半夏10g,连翘10g。

二诊(2月6日):上方日进2剂,大便五次,泻下粘臭便甚多。上腹胀痛减半,仅有低热。上方小其量日服一剂,续进三付。

三诊(2月9日):腹胀、腹痛、发热消失,唯口苦纳呆,以疏肝和胃化湿调治。方如下:柴胡6g,黄芩6g,薏苡仁15g,白豆蔻10g,川朴花10g,半夏10g,连翘10g,蒲公英10g,谷芽、麦芽各12g,甘草6g

四诊(2月12日):上方服三剂后,诸恙悉平,血淀粉酶及血常规检查均正常。嘱停药注意调理饮食。

按:本案西医诊断为“急性胰腺炎”。综合舌、脉、证,辨证为肝胆郁滞,胃肠积热,传导失常,升降失调。饱食饮酒易生湿热,本例是热重于湿。初诊时用大柴胡合小陷胸汤加减治疗。方中柴胡、黄芩、木香等疏利肝胆;大黄、全瓜蒌、枳实、川朴,半夏等泻热通腑,行气导滞,降逆止呕;玄胡、川楝子、白芍疏肝理气止痛;连翘清透郁热。初诊以此方日进两剂,是遵急症急攻、扬汤止沸不如釜底抽薪之意。果然收到腹痛顿减热退的效果。若杯水车薪,岂不延误病情!因邪热退腑气通,二、三诊则按原方加减,调治而愈。

——本文摘自《医案丛刊 杂病论治》

版权声明:
作者:老中医
链接:https://pianguai.com/463.html
来源:偏怪-中医偏方学习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