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运动的古中医学》全文在线阅读2

传经篇

传经各章

大凡病,若发汗、若吐、若下、若亡津液,阴阳自和者,必自愈。(阴阳气郁,必生阻滞。阻滞既去,阴阳自和,和则病愈。阴阳不和,阳盛阴退则病入腑,阴盛阳退则病入脏。入脏入腑,则脏腑自病。)

伤寒一日,太阳受之,脉若静者为不传。颇欲吐,若躁烦脉数急者,为传也。(不传者,不入脏腑。为传者,或入脏或入腑。)

伤寒三日,三阳为尽,三阴当受邪。其人反能食而不呕,此为三阴不受邪也。(荣卫中有六经,一曰太阳,二曰阳明,三曰少阳,四曰太阴,五曰少阴,六曰厥阴。三日之后,应属三阴之经,不受邪,不传也。)

伤寒六七日,无大热,其人躁烦者,此为阳去入阴故也。(入阴者,入三阴脏,实阴脏自病。)

伤寒二三日,阳明少阳证不见者,为不传也。(不传,不入阳明之腑,不传少阳之经也。入阳明腑,亦阳明腑自病。传少阳经,亦少阳经自病也。)

太阳病,头痛至七日已上自愈者,以行其经尽故也。若欲作再经者,针足阳明,使经不传则愈。(使经不传,使荣卫不传荣卫也。针荣卫中之胃经,以泄荣卫之气,故愈。传经二字,是荣卫传荣卫。阳旺之人,乃能再经。针胃经以泄阳旺之气,阴阳自和,故病愈而不再传。若阳气不旺之人,如荣卫不能汗解,则入三阴之脏,不能再作经也。)

伤寒三日,少阳脉小者,欲已也。(三日为少阳经之期。脉小,少阳经气不动。)

风家,解表而不了了者,十二日愈。(一日一经,十二日,则荣卫传荣卫两周。以上八章论传经。)

病有发热恶寒者,发于阳也。无热恶寒者,发于阴也。发于阳者七日愈,发于阴者六日愈。以阳数七,阴数六也。(此章言荣卫表病,不入里大概,不必拘执。)

传经读法

经字应当作两解。一作表字解,一作里字解。表则统属于荣卫,里则各分脏腑。传字应作两解,一作入字解,一作传字解。由荣卫入脏腑曰入,既入此脏此腑,则不再入彼脏彼腑之谓。由荣卫传荣卫曰传,一日太阳,二日阳明,三日少阳。四日太阴,五日少阴,六日厥阴。不论何日应传何经,只要不见何经本脏本腑之病,仍是恶寒发热身痛,仍是荣卫之事之谓。荣卫者,六经公共之表气也。脏腑者,六经各个之里气也。公共的为传,各个的为入。名虽曰入,其实乃为各个自病也,人身脏腑以外,皆为荣卫,皮毛属太阳,皮下白肉属阳明,白肉下之膜属少阳,膜下红肉属太阴,骨属少阴,筋属厥阴。故一日太阳,二日阳明,云云也。

疑难篇

疑难各章

伤寒脉浮,自汗出,小便数,心烦,微恶寒,脚挛急,反与桂枝汤,欲攻其表,此误也。得之便厥,咽中干,烦燥吐逆者,作甘草干姜汤与之,以复其阳。若厥愈、足温者,更作芍药甘草汤与之,其足即伸。若胃气不和,谵语者,少与调胃承气汤。若重发汗,复加烧针者,四逆汤主之。(脉浮,自汗,尿数,心烦,恶寒,挛急,乃津液耗伤的阴亏证。厥,干,躁,烦,吐,乃中宫阳亡的寒症。热药耗津拔阳,故服热药,中气转寒。但虽中寒,而津伤络热,故挛急谵语,烧针,拔阳更甚。)

问曰,证象阳旦,按法治之而增剧,厥逆,咽中干,两胫拘急两(而)谵语。师言夜半手足当温,两胫当伸,后如师言,何以知之。答曰,寸口脉浮而大,浮则为风,大则为虚,风则生微热,虚则两胫挛。病证象桂枝,因加附子参其间,增桂令汗出,附子温经,亡阳故也。厥逆,咽中干,烦燥,阳明内结,谵语,烦乱,更饮甘草干姜汤。夜半阳气还,两足当热,胫尚微拘急,重与芍药甘草汤,两胫乃伸。以承气汤微溏,则止其谵语,故知病可愈。(阳旦证,即桂枝汤证。附子能补阳,亦能拔阳。躁为阳气拔跟,虽阳明谵语,先温中回阳,后用清润,病则坏矣。法则严焉。以上二章,论荣卫坏入太阴脾脏牵连肝胃。)

太阳病,寸缓,关浮,尺弱,其人发热汗出,复恶寒,不呕,但心下痞者,此以医下之也。如其不下者,病人不恶寒而渴者,此转属阳明也。小便数者,大便当硬,不更衣十日,无所苦也。渴欲饮水,少少与之,但以法救之。(渴者,)宜五苓散。(渴欲饮水四句,接医下之也句读。如其不下者句下,有心下不痞意。无所苦,无胃实证。前为荣卫而太阴,后为荣卫而阳明。此一章论荣卫坏入太阴脾脏,借阳明胃燥以明之。)

伤寒六七日,大下后,寸脉沉而迟,手足厥逆,下部脉不至,咽喉不利,吐脓血,泄利不止者,为难治,麻黄升痲汤主之。(中气虚寒,金燥木热,上逆下陷,经络闭塞,此病复杂矣。此一章论荣卫牵连肝肺坏病。)

阳明中风,口苦,咽干,腹满,微喘,发热,恶寒,脉浮而紧,若下之,小便难也。(由荣卫中风而阳明病,为阳明中风,口苦少阳,满喘阳明,寒热脉浮太阳。为三阳合病。)

阳明病,脉浮而紧,咽燥口苦,腹满而喘,发热汗出,不恶寒,反恶热,身重。若发汗则躁,心愦愦,反谵语。若加烧针,必怵惕烦躁不得眠。若下之则胃中空虚,客气动膈。心中懊憹,舌上胎者,栀子豉汤主之。若渴欲饮水,口干舌燥者,白虎加人参汤主之。若脉浮发热,渴欲饮水,小便不利者,猪苓汤主之。(脉浮太阳,紧与咽燥,口苦少阳。腹满至身重阳明,心中九句,先接身重句读。三阳合病之阳明,阳不实,湿反多。)

阳明病,汗出多而渴者,不可与猪苓汤,以汗多胃中燥,猪苓汤复利其小便故也。(申明上章小便不利,汗出多,小便即少也。)

阳明中风,脉弦浮大而短气,腹部满,胁下及心痛,久按之气不通,鼻干不得汗,嗜卧,一身及面目悉黄,小便难,有潮热,时时哕,耳前后肿,刺之小差。外不解,病过十日,脉续浮者,与小柴胡汤。脉但浮,无余证者,与麻黄汤。若不尿,腹满加哕者,不治。(弦少阳,浮太阳,太阳明。短气腹满黄哕,阳明。鼻干潮热阳明。胁痛心痛嗜卧少阳。少阳经,循耳前后。不尿腹满为脾败,哕为胃败,故成不治。)

三阳合病,腹满,身重,难以转侧,口不仁而面垢,谵语遗尿。发汗则谵语,下之则额上生汗,手足逆冷。若自汗出者,白虎汤主之。(腹满身重至遗尿诸证,如加自汗,是阳明燥极之证,如不自汗而发汗伤津,谵语更甚。如下之,则伤胃阳也。若自汗句,接遗尿句读。以上五章,论荣卫与阳明少阳合病。)

阳明病,脉沉而紧者,必潮热,发作有时。但浮,必盗汗出。(沉紧,闭束之象,热不能通,故潮热有时。浮为阴虚热越,故盗汗。)

阳明病,初欲食,小便反不利,大便自调,其人骨节痛。翕翕如有热状。奄然发狂,濈然汗出而解者,此水不胜谷气,与汗共并。脉紧则愈。(尿难骨痛,水湿之病。谷气作汗,水湿即出。先狂而后汗出,郁而后通也。)

阳明病,反无汗,而小便利。二三日,咳而呕,手足厥者。必苦头痛。若不咳不呕不厥者,头不痛。(咳呕厥,脉紧之证,闭束不降,故头痛。)

阳明病,但头眩,不恶寒,故能食。而咳,其人必苦咽痛。若不咳者,咽不痛。(眩与咳,皆闭束不降,咽痛者,气不降也。以上四章,论阳明脉紧。)

太阳病,过经十余日,心下温温欲吐,而胸中痛,大便反溏,腹微满,郁郁微烦。先此时自极吐下者,与调胃承气汤。若不尔者不可与。但欲呕,胸中痛,微溏者,此非柴胡证,以呕故知极吐下也。(少阳经结,故十余日病不解,他经无十余日病仍如故者。自吐自下,大柴胡证。大柴余波,故与调胃,如非大柴余波,腹满便溏,乃太阴寒证。但呕而无自吐自下,故知非大柴胡证。呕与自吐自下,皆大柴胡证,故以既呕,则知自吐自下也。)

伤寒五六日,头汗出,微恶寒手足冷,心下满,口不欲食,大便硬,脉细者,此为阳微结,必有表复有里也。汗出为阳微,假令纯阴结,不得复有外证,悉入在里,此为半在表半在里也。脉虽沉紧,不得为少阴病,所以然者,阴不得有汗,今头汗出,故知非少阴也,可与小柴胡汤。设不了了者,得屎而解。(少阳病,即病结,小柴胡汤补中升降以解结。恶寒,冷满,硬细,皆结。头汗表结,脉沉里结。得屎而解,用大柴胡汤也。以上二章,论少阳与阳明少阴之疑似证。)

少阳中风,两耳无所闻,目赤胸中满而烦者,不可吐下。吐下则悸而惊。(由荣卫中风,而少阳经病,为少阳中风。少阳不直接中风。此一章论少阳病当保津

液。)

太阴中风,四肢烦疼,阳微阴涩而长者,为欲愈。(由荣卫中风而太阴病,为太阴中风。)

少阴中风,阳微阴浮,为欲愈。(由荣卫中风而少阴病,为少阴中风。)

厥阴中风,脉微浮为欲愈,不浮为未愈。(由荣卫中风而厥阴病,为厥阴中风。世谓三阴直中,其根据即在此。然则上文阳明中风,少阳中风,又将何说。以上三章,论三阴将愈之证。)

太阴病,欲解时,从亥至丑上。疑阙。

少阴病,欲解时,从子至寅上。疑阙。

厥阴病,欲解时,从丑至卯上。疑阙。

太阳病,欲解时,从巳至未上。疑阙。

阳明病,欲解时,从申至戌上。疑阙。

少阳病,欲解时,从寅至辰上。疑阙。

疑难篇读法

读伤寒论,要一眼将整个看个了然。偶因一章,疑难费解,便将整个耽搁。本篇读法,为能一眼了然整个之故。将疑难费解各章,列为最后一篇。吾人了然整个之后,再读疑难各章,疑难者,亦不疑难矣。

类伤寒病篇

类伤寒各章

太阳病,发热而渴,不恶寒者,为温病。若发汗已,身灼热者,名曰风温。风温为病,脉阴阳俱浮,自汗出,身重,多眠睡,鼻息必鼾,语言难出。若被下者,小便不利,直视,失溲。若被火者,微发黄色,剧则如惊痫,时瘛疭。若火熏之,一逆尚引日,再逆促命期。(温乃木气疏泄之病,风乃木气疏泄之气,温病忌发汗,发汗则疏泄又疏泄矣。风温云者,疏泄又疏泄之病也。自汗出以下诸证,皆疏泄之甚,肺阴复亡之现象。此风字,非风寒之风也。此一章,论温病。温病未立方,原理即方也。)

太阳病,发热,脉沉而细者,名曰痉。(津液伤,故脉细。)

太阳病,发汗太多,因致痉。(发汗太多,故津液伤。)

病,身热足寒,颈项强急,恶寒,时头热面赤,目脉赤,独头摇。卒口噤,背反张者,痉病也。(身热足寒等等,痉病等等,皆津液伤所致。痉病现证如此。)

太阳病,发热汗出,不恶寒者,名曰柔痉。(痉病方详金匮。)

太阳病,发热无汗,反恶寒者,名曰刚痉。(以上五章论痉病。)

湿家之为病。一身尽痛,发热,身色如熏黄也。(土色为黄,土气为湿,故湿病则身黄。湿阻荣卫,故身疼发热。)

太阳病,关节疼痛而烦,脉沉而细者,此名湿痹。湿痹之候,其人小便不利,大便反快,但当利其小便。(关节疼烦,脉沉而细,湿伤津,故疼痛脉细。)

湿家,其人但头汗出,背强,欲得被覆向火。若下之早,则哕,胸满,小便不利,舌上如脂者,以丹田有热,胸中有寒,渴欲得水而不能饮,则口燥烦也。(脂乃脂膏之脂,寒字作痰字解。下有热而胸有痰,所以舌上如脂也。)

病者一身尽疼,发热。日晡所剧者,此名风湿。此病伤于汗出当风,或久伤取冷所致也。(日晡,乃申酉时,此时空气收敛,风湿归内故剧。)

问曰,风湿相搏,一身尽疼痛,法当汗出而解。值天阴雨不止,医云此可发汗,汗之病不愈者,何也?答曰:发其汗,汗大出者,但风气去,湿气在,是故不愈也。若治风湿者,发其汗,但微微似欲汗出者,风湿俱去也。(微微似欲汗出者,惟病人自己知道。)

伤寒八九日,风湿相搏,身体烦痛,不能自转侧,不呕不渴,脉浮虚而濇者,桂枝附子汤主之。若其人大便硬,小便自利者,桂枝附子去桂加白术汤主之。(小便利,大便硬,津液伤,湿不去。必小便减,大便和,湿乃去也。)

风湿相搏,骨节烦(疼)掣痛,不得屈伸,近之则痛剧。汗出短气,小便不利,恶风不欲去衣,或身微肿者,甘草附子汤主之。(湿流关节,阳虚不能外达。)

湿家病,身上疼痛,发热面黄而喘,头痛鼻塞而烦,其脉大,自能饮食,腹中和无病,病在头中,寒湿故鼻塞,内药鼻中则愈。(内药鼻中,药方缺。)

湿家下之,额上汗出,微喘,小便利者死。若下利不止者,亦死。(汗喘阳亡于上,便利阳亡于下,上下脱,中气亡,故死也。以上九章,论湿病。)

太阳中暍者,发热恶寒,身重而疼痛,其脉弦细芤迟,小便已,洒洒然毛耸,手足逆冷,小有劳身即热,口开前板齿燥。若发汗则恶寒甚。加温针则发热甚。数下之则淋甚。(暍乃暑火,暑火伤肺,肺主皮毛,与荣卫相合,肺热故作寒热。身重,疼痛,毛耸,逆冷,身热,因于肺热。肺热难于呼吸,故口开。肺热则肾热,故齿燥。弦细芤迟,皆暑伤津液之象。迟者热则脉缓也。)

太阳中热者,暍是也,其人汗出恶寒,身热而渴也。(肺热则汗出而渴,肺内热,故外恶寒。暍病方祥金匮。)

太阳中暍,身热疼重,而脉微弱,此亦夏月伤冷水,水行皮中所致也。(暑天浴于冷水,水气将热气闭住,故发热身疼重也。以上三章,论暍病。)

问曰,病有霍乱者何。答曰,呕吐而利名曰霍乱。(霍者大也,又散之速也。升降倒行,中气将亡之大乱也。)

问曰,病发热头痛身疼恶寒吐利者,此属何病?答曰:此名霍乱。自吐下,利止复更发热也。(荣卫根于脾胃,故吐利则作寒热。吐则伤津,故利止复更发热。)

霍乱,头疼发热,身疼痛,热多欲饮水者,五苓散主之。寒多不用水者,理中丸主之。(霍乱病,有热霍乱,有寒霍乱,湿霍乱,干霍乱,寒热混合霍乱。经文只论湿寒二种也。)

吐利汗出,发热恶寒,四肢拘急,手足厥冷者,四逆汤主之。(寒霍乱中,常有此病。阳亡极速,故用四逆汤。)

既吐且利,小便复利而大汗出,下利清谷,内寒外热,脉微欲绝者,四逆汤主之。(欲利而尿又利,又大汗出,脉又欲绝,阳将亡也,故用四逆汤回阳。)

吐下已断,汗出而厥,四肢拘急不解,脉微欲绝者,通脉四逆加猪胆汁汤主之。(汗出而厥,阳将亡矣,故用通脉四逆回阳,加猪胆汁养胃胆之阴,以收阳气也。)

恶寒,脉微而复和,利止亡血也。四逆加人参汤主之。(脉和而恶寒为亡血者,阳气既微,阴血亦弱也。故用四逆补阳,人参补气以生血。和字不可误利字。)

吐利止而身痛不休者,当消息和解其外,宜桂枝汤小和之。(身痛不休为有表证,故用桂枝汤。)

吐利发汗,脉平小烦者,以新虚不胜谷气故也。(脉平,此病已愈之脉。以上九章论霍乱。)

伤寒,其脉微濇者,本是霍乱,今是伤寒,却四五日,至阴经上。转入阴必利。本呕下利者,不可治也。欲似大便而反矢气,仍不利者,此属阳明也,便必硬,十三日愈。所以然者,经尽故也。(本呕下利,此是霍乱,不可用伤寒三阴之法为治。便硬矢气,此是阳明,又不可用霍乱之法为治。)

下利后当便硬,硬则能食者愈。今反不能食,到后经中颇能食,复过一经能食,过之一日,当愈。不愈者,不属阳明也。(六日为一经,后六日为后经。能食而病愈,胃阳旺也。能食而病不愈,乃霍乱病下利之后虚证也。以上二章,乃伤寒霍乱相似之病。然霍乱不传经,盖借霍乱以证伤寒耳。)

大病差后喜唾,久而不了了者。胃上有寒,当以丸药温之,宜理中丸。(此病常有。)

伤寒解后,虚羸少气,气逆欲吐者,竹叶石膏汤主之。(中虚胃热,胃热,则气不降,故少气。)

大病差后,从腰以下有水气者,牡蛎泽泻散主之。(腰下有水,乃湿热瘀阻。)

伤寒差已,复更发热,小柴胡汤主之。脉浮者,以汗解之,脉实者,以下解之。(惟少阳经病缠绵,因其在表里之间也。若无少阳经证,浮以汗解,实以下解。)

大病差后劳复者,枳实栀子汤主之。若有宿食者,加大黄如博棋子五六枚。(劳复多热多结。)

病人脉已解,而日暮微烦,以病新差,人强与谷,脾胃气尚弱,不能消谷,故令微烦。损谷则愈。(病新差,脾胃弱,损谷以养脾胃。以上六章,论差后劳复。)

伤寒,阴阳易之为病,其人身体重,少气,少腹里急。或引阴中筋(痉)挛,热上冲胸,头重不欲举,眼中生花,膝胫拘急者,烧裩散主之。(医阳以阴,医阴以阳,天人之妙,皆圆运动。此一章,论阴阳易病。)

类伤寒篇读法

伤寒论,乃人身整个病。人身有脏腑,有荣卫,荣卫主表,脏腑主里,表里之间又有少阳之经。人身整个病者,腑病热,脏病寒。荣病热,卫病寒。少阳之经,病半热半寒是也。温痉湿暍霍乱诸章,所以借证伤寒整个的病,非论温痉湿暍霍乱的病。为一目了然伤寒整个的病计,应将整个以外各章,另列一篇,以清界限。温痉湿暍诸章,非伤寒整个的病,是伤寒类似的病也。

读法总结

读法总结

研究伤寒论,须根据事实,以探求学理。内容六瓣之一橘,事实也。本篇荣卫病各章,原文称为太阳病。表病责在荣卫,或由表入腑而病阳热,或由表入脏而病阴寒,只视各人素来阴阳之偏耳。若将表病责在太阳,起首便将表里混乱。所以后人又添出传经为热,直中为寒之臆度。整个伤寒论的理路,更使人无法找寻。本篇首揭荣卫,名正言顺,事实显然。上篇荣卫本病,为桂痲汗法之病,阳明胃腑本病,为三承气下法之病,三阴脏本病,为姜附温法之病。少阳胆经本病,为柴胡和解之病。上章各章,应作一气读。一概念间,便将整个伤寒论的本体了然。

中篇各章,皆本体较复的事实。然既能于一概念间了然上篇的整个,自能于一概念间了然中篇的整个也。

下篇荣卫坏病,由本体病变坏而来。上中篇揭出本病,正以使下篇易于分别何以成坏病也。下篇阳明胃腑病寒,名虽阳明,实则阳明阳退也。下篇三阴脏病热,太阴则湿盛郁住木气,木郁则生热也。少阴则心火与肾水同气,火败则水寒,火复则生热也。厥阴则肝经与心包同气,相火败则木气寒,相火复则生热也。少阳胆经坏病,少阳经与脏腑相通,亦如荣卫与脏腑相通,故少阳亦有坏病也。如此则一概念间了然下篇的整个。如此则一概念间,了然三篇仍是整个。

传经另立一篇,所以使传经二字的意义,彻底明显也。

疑难各章,另立一篇,事实与文字,多费思索之故,有碍一概念间整个认识的成功也。

类证另立一篇,不因借证旁参之故,窒碍本论整个之表现也。

人身一个小宇宙,整个的伤寒论,乃整个人身,整个宇宙的剖解学,与修理学。认识整个伤寒论,一切外感内伤各病的原理,自能认识。此篇次序,乃为求认识整个伤寒论之一法耳。爰为诀以作全篇之归纳焉。诀曰:

伤寒之病,先分表里,表曰荣卫,里曰脏腑。

荣热卫寒,腑热脏寒,寒热偏见,运动不圆。

荣卫之法,桂枝麻黄,总统六经,并非太阳。

太阳桃核,阳明承气,少阳曰经,大小柴剂。

太阴四逆,少阴附子,厥阴乌梅,诸法由此。

腑不病寒,脏不病热,腑寒脏热,别有关涉。

荣卫少阳,乃有坏病,少阴厥阴,独有死证。

传经二字,令人滋疑。只问见证,莫拘日期。

伤寒之法,是一整个,表里与经,条理不错。

整个之外,温痉等则,借证伤寒,另列于后。

原理上篇导言

中医学,乃人身一小宇宙之学。斯言也,人皆闻而笑之。谓其空泛无当也。其实非乏,而且非常之实在。本来是人身一小宇宙之学,只因无法得知宇宙,遂无法得知中医。倘因不知之故,遂将中医学的本身,改变一个方法去研究他。只有愈走愈远者,只须寻出一个实在的研究方法。一研究,便将宇宙得着,得着宇宙,自然得着中医,此实乃得着宇宙自能得着中医研究法。读者只须一字不可放松过去,总要于实在二字上,寻出着落,便完全得着矣。

著者识

二十四节气圆运动简明图说

二十四节气圆运动简明图说

欲学中医须先认识十二经名词的所以然。欲认识名词,须先认识阴阳五行六气的所以然。欲认识阴阳五行六气,须先认识二十四节气地面上所受太阳射到的热降沉浮的圆运动。

右下左上中,降沉升浮中,秋冬春夏中,西北东南中。图的虚线为地面,虚线下为地面下,虚线上为地面上。图的圆线上方在云层之际,图的中心,为一个生物的环境的大气圆运动的中心。由中心以观察四维,便见一个生物所在地的宇宙范围,图的中心的中字,便是一个读者。

二十四节气圆运动简明图

降者,夏时太阳射到地面的热,降入土中也。沉者,降入土中的热沉入土下之水中也。升者,沉入水中的热升出土上也。浮者,升出土上的热又与夏时太阳射到地面的热,同浮于地面之上也。中者,降沉升浮之中位也。

立秋为降之起点,立冬为沉之起点,立春为升之起点,立夏为浮之起点。

秋分前,土上热多,土下热少。秋分则土上与土下的热平分也。春分前,土下热多,土上热少。春分则土上土下的热平分也。

冬至者,由立秋降入土下的热,多至极也。夏至者,由立春升出地上的热,多至极也。降极则升,升极则降,升降不已,则生中力。亦大气圆运动自然之事也。

植物经秋而叶落,植物个体的热下降也。经冬而添根,植物个体的热下沉也。经春而生发,植物个体的热上升也。经夏而茂长,植物个体的热上浮也。热的降沉升浮于植物个体求之最易明了。

说植物个体的热的降、沉、升、浮,即是说宇宙大气的热的降沉升浮,即是说人身的热的降沉升浮。图的虚线,在宇宙为地面之际,在人身为胸下脐上之间。在脐上二寸。

热性本来升浮,不能沉降,热之沉降,秋气收敛之力降沉之也。热降,为生物有生之始;热不降,为生物致死之因。详下各篇。秋气收敛详下文。

阴阳

阴阳

一个生物所在之地,太阳射到此地面之光热,就是阳。此地面的光热已过,与光热未来之间,就是阴(伏羲画卦,—为阳卦、––为阴卦其义即此)阳性上澎,阴性下压。阳性直上,阴性直下。阴阳交合,发生爱力,彼此相随,遂成一个圆运动。阳性动,阴性静。静则沉,动则浮。由静而动则升,由动而静则降。升浮降沉一周,则生中气。中气者,生物之生命也。此大气的圆运动之所由来,亦即造化个体之所由成就。人秉造化阴阳圆运动之大气以有生。人的个体,即造化个体的遗传。先认识造化大气的阴阳,自能认识人体的阴阳。五行者,阴阳二气整个升浮降沉中的五种物质。行,即运动也。生物个体,皆有阴性阳性者,大气中有阴阳故也。此中医阴阳二字之来源也。造化二字,乃宇宙大气圆运动时,生育生物之称,亦即宇宙之称。

阴阳未交合图

阴阳已交合图

五行

五行

一年的大气,夏气属火,太阳射到地面的热多。太阳射到地面的热,火也。热则上浮,故夏时大气热浮而属火气。夏时太阳旺于南方,故南方属火气。一日之午时,亦属火气。午时太阳的热,射到地面的多也。春分至立夏的热,称为君火。小满至小暑的热,称为相火。君相二字之义详见下文。

秋气属金,秋时太阳往南,地面的压力渐大,天空之间,金气弥漫,大气的压力,即金气之下降也。天空的金气,至秋始显,故秋时大气凉降而属金气。造化之气,东升西降,降气旺于西方,故西方属金气。一日之酉时,亦属金气,酉时金气凉降之力独大也。天空之间,指地面之上言。金气详宇宙篇气象学的证明。

五行整个圆运动图

此图乃假设五行运动停止时之图。运动圆,则五行融合,只见中和,不见五行。五行一见,便失中和,便是病了。凡说宇宙,便是说人身。因人身是宇宙圆运动的大气生的,为宇宙的遗传体故也。此宇宙,名曰关于生物生命的宇宙。

五行整个圆运动图

冬气属水。生物的生命,全是太阳射到地面的热所产生。今夏太阳射到地面的火热,即是来年生物生命之根。然此火热,必须经过秋时降入土下,经过冬时,藏于土下的水中,然后能生生物的生命。冬时大气沉而能藏,沉而能藏者水也。大气热则上浮,寒则下沉。故冬时大气,寒沉而属水气。南方在地面之上,北方在地面之下,故北方属水气。一日之子时,亦属水气。子时,大气沉极之时也。关于生物生命的宇宙,是上南下北。大气上浮之方为南,下沉之方为北。

春气属木。一年的大气圆运动,冬时为终,春时为始,终即始之根也。上年夏时,太阳射到地面之热,经秋时金气收而降于土下,又经冬时藏于土下的水中。火水化合,水气温暖,则往上升。此温暖之气,交春升泄出土,草木发生,故属木气。木者水中火气,由封藏而升泄之气也。

中气属土。一年的大气,春升,夏浮,秋降,冬沉。故春气属木,夏气属火,秋气属金,冬气属水。升浮降沉,运动一周,而为一岁。夏秋之间,为圆运动的中气。地面的土气,居升浮降沉之中,为大气升降的交合,故中气属土气。金水木火土,大气圆运动之物质也。行,运动也。此中医五行二字之来源也。故人身亦有春夏秋冬,亦有东南西北。

五行相生相克

五行物质,各有能力。木气有疏泄能力,火气有宣通能力,金气有收敛能力,水气有封藏能力,土气有运化能力,能力亦称势力,亦称作用。

春气由冬气而来,故曰水生木。夏气由春气而来,故曰木生火。长夏之气由夏气而来,故曰火生土。秋气由长夏之气而来,故曰土生金。冬气由秋气而来,故曰金生水。夏秋之间为长夏。

收敛作用,制疏泄作用,故曰金克木。宣通作用制收敛作用,故曰火克金。封藏作用制宣通作用,故曰水克火。运化作用,制封藏作用,故曰土克水。疏泄作用制运化作用,故曰木克土。运化者,运动化合也。宣通者,宣热通散也。土克水者,土能伤水分也。

相生者,大气圆运动次序的先后。相克者,大气圆运动对待的平衡。相生者,补其不足。相克者,制其太过。相生相克,皆圆运动自身维持自身运动之圆而已。天人之气,和平则无病。运动圆则和平,亦和平则运动圆。相生则生,相克则平。相生相克者,中医学的生理、病理、医理之事也。一年的五行圆运动,要归纳一日看。一日的五行圆运动,要归纳一息看。一呼一吸则大气升降于人身,成一整个也。天人的天字,乃整个造化的简称。

六气

六气

一年大气的圆运动。春木主生,夏火主长,秋金主收,冬水主藏,中土主化。生、长、收、藏、化,五行圆运动之成功也。六气者,风、热、暑、湿、燥、寒。乃五行运动不圆,作用偏见之气。五行各一,惟火有二,故曰六气。君火运行,重在上升。相火运行,重在下降。相火由秋降入水中,再由春升上,乃为君火。而君火又随相火下降,名曰五行,其实六行。因六气各有事实,故又曰六行六气。

六行六气,是融合极密,分析不开,和平不偏的圆运动。木气偏见,则病风。君火之气偏见,则病热。相火偏见,则病暑。金气偏见,则病燥。水气偏见,则病寒。土气偏见,则病湿。故六气名目,而有厥阴风木,少阴君火,少阳相火,太阴湿土,阳明燥金,太阳寒水之称也。《内经》谓在地为五行,在天为六气,在事实上,说不过去。

此即五行图,加一相火,名曰五行六气,其实六行六气。阳升阴降,自然之事。阴性本降,三阴之升,阴中有阳也。阳性本升,三阳之降,阳中有阴也。金木水火,分主四维。相火土气,同主中宫。中宫在地面之际,四维距地面较远。

六行六气的圆运动,四节一气。大寒、立春、雨水、惊蛰属初之气。春分、清明、谷雨、立夏属二之气。小满、芒种、夏至、小暑属三之气。大暑、立秋、处暑、白露属四之气。秋分、寒露、霜降、立冬属五之气。小雪、大雪、冬至、小寒属六之气。此时令病发生之根源也。圆运动的天人一气,时令病上,最为显着。内伤杂病,亦属六气,特不似时令病关系生死之速耳。因时令病,乃整个六气分散,中气消灭极易,故死甚速也。

厥阴风木

地面上属阳,地面下属阴。初气之时,大气由寒而温。地下水中所封藏经秋收来的阳热,动而上升。此阳热与水化合,是为木气。木气者,一年之阳根也。大寒节气,当阴极之时,故称厥阴。厥者,极也。木气主动,动而不通,则成风。故称风木。

少阴君火

二之气,亦从地下阴位升出地面,即木气上升之气也。此时大气较热,不似厥阴之阴极,故称少阴。木气上升之气,即水中气藏上年秋时下降的阳气。此阳气,由地下升至地上,照临大宇,光明四达,上升之象,有如君位,故称君火。此时大气由温而热,又称热火。

少阳相火

三气之时,地面上阳热盛满。经暮夜大气之凉降,降入地面下之水中。然当暑热上腾之时,旋降旋升。地下水中,为生物生命之所从出。此阳热实为生命之本,地面上阳热盛满,地而下所得阳热不多,故称少阳。此阳热降入地下水中,以生中气。中气旋转,则上下交清,有如相臣之职,故称相火。此火不降,暑热熏蒸,又称暑火。

太阴湿土

四气之时,地面上阳热盛满。地面下旧有的阳气,亦升上来。地面上非常之热,地面下非常之寒。热属阳,寒属阴。大气阴多,故称太阴。为在水下则生气,火在水上则生湿。此时地面上阳热盛满,尚未降入土下。寒热相逼,湿气濡滋。土气在升降之交,故称湿土。

阳明燥金

地面上为阳位。五气之时,地面上盛满的阳热,经秋气之收敛,正当下降。中土之下,阳气充足。湿气已收,大宇光明,阳盛而明,故称阳明。金气当旺,湿也收则燥热气结。此时地面上空的金气,压力极大,故称燥金。

太阳寒水

六气之时,地面上的阳热,经秋气之收敛,全行降入土下的水中。造化之气,中下为本。中下阳多,故称太阳。此阳热降入水中,水即将他封藏不泄。此时大气降压,水外即寒。水外已寒,则水内阳藏,故称寒水。

五行的运动圆,合成一气。木升金降,木不病风,金不病燥。水升火降,火不病热,不病暑,水不病寒。土运于中,土不病湿。运动不圆,升降不交,各现各气,则病风、热、暑、湿、燥、寒,病者,大气病也。人身之气,亦如是也。初气之时,宜养木气。二气之时,宜养火气。三气之时,宜补相火之气。四气之时,宜养土气。五气之时,宜养金气。六气之时,宜补水气。相火下降于水中,为君火之始气。君火者,相火之终气,君火又随相火下降也。

人秉大气的五行而生脏腑

人秉大气的五行而生脏腑

人秉大气的木气而生肝脏与胆腑。造化的木气,乃太阳射到地面的热,由秋季降入冬季,再由冬季水中,升出春季而成。人身的木气亦然。肝胆的体质,均在右。肝经的作用在左,胆经的作用在右。必胆经相火,则右降入下部水气之中,再由下左升,然后发生肝经作用。人身处处有疏泄作用,处处有木气。

秉大气的火气而生心脏与小肠腑。心与小肠主血,有宣通作用。人身处处有宣通作用,处处有火气。

秉大气的金气而生肺脏与大肠腑。肺与大肠主皮毛,有收敛作用。人身处处有收敛作用,处处有金气。

秉大气的水气而生肾脏与膀胱腑。肾与膀胱主骨,有封藏的作用。人身处处有封藏的作用,处处有水气。

秉大气的土气而生脾脏与胃腑。脾与胃主肉,有运化的作用。人身处处有运化的作用,处处有土气。

秉大气的相火而生心包脏与命门腑。命门亦称三焦。心包与命门主油膜,有燔灼的作用。人身处处有燔灼的作用,处处有相火之气。右肾内的白油,即是命门相火。心房为心脏,油膜包住的心尖,为心包脏。燔灼,即是燃烧。

胃为脾之腑,脾为胃之脏。脏者,藏也。腑者,化也。阳性化,阴性藏。藏者藏其所化,化者化其所藏。人身秉造化的阳气而生腑,秉造化的阴气而生脏。腑为阳,其色明。脏属阴,其色暗。阳而明,故能化。阴而暗,故能藏。此脏腑二字之意也。他脏他腑仿此。

人身肝木之气,疏泄不及,则现无汗、尿少、粪难、腹痛、胁痛、妇人月经来迟等病。疏泄太过,则现自汗、尿多、遗精、发热、头晕、耳鸣、妇人白带,月经来早等病。疏泄不及者,水中的火气不足;疏泄太过者,金气不足也。

人身肺金之气,收敛不及,则现汗多、头晕、发热、咳逆、上气、遗泄、尿多、痿软等病。收敛太过,则现恶寒、粪艰、胸闷、无汗等病。收敛不及者,木气过于疏泄;收敛太过者,火气不能宣通也。

人身心火之气,宣通不及,则现血痹,神倦、口淡、血寒等病。宣通太过,则现舌痛、喉痛、心跳、心烦等病。宣通不及者,木火之气虚。宣通太过者,中气虚,金气不降也。

人身肾水之气,封藏不及,则现阳越,头晕、发热、足肿等病。封藏不及者,金气收敛之力衰,木气疏泄太过也。肾水无封藏太过之病,肾水愈能封藏,阳根愈坚固也。

人身脾土之气,运化不及,则现腹满、停食、上吐、下泻、四肢不举、全身倦怠等病。土气填实,则不能运化也。

人身相火之气,燔灼不及,则现下寒、肾寒、脾胃衰弱、二便不固等病。燔灼不及者,相火的本气少也。相火无燔灼太过之病,有相火不降之病。相火降于水中,水中有火,则生元气。相火不降,则燔灼于外,而发烧热也。外之烧热愈大,内之相火愈少也。

圆运动的五行,是融合不能分析的。五行之病,皆运动不圆,作用分离,不能融合所致。以上各病,略举数端,以概其余。

大气的五行,是融合的,分析不开的,人身亦然。五行融合,中气之事,造化个体的中气,在地面之际,而分布于整个造化之间。人身的中气,在胸下脐上之际,而分布于整个人身之间。中气如轴,四维如轮。轴运轮行,轮运轴灵。轴则旋转于内,轮则升降于外。此中医的生理也。中医的病理,只是轴不旋转,轮不升降而已。中医的医理,只是运动轴的旋转,去运动轮的升降,与运动轮的升降,来运动轴的旋转而已,由轮而轴,是为先天,由轴而轮,是为后天。《易经》河图所以表示先天后天的生理的运动,病理医理,都在其间矣。河图详生命宇宙。

由轮而轴者,由升降而成中气也。由轴而轮者,由中气而成升降也。大气是实在的物质,大气的物质运动,有一定的方法,有显明的程序,有各别的作用,由各别而共同,由共同而各别,此圆运动的河图,所以立造化之极也。

太阳射到地面的热,经秋金收降于土下的水中。经水气的封藏,阳热与水化合,升出地面而成木气。木气再升而成火气,是为四象。四象运动而成中气,中气亦名土气,土气在四象之中也。此一个五行的圆运动,称曰宇宙。宇乃大气圆运动的个体,宙乃大气圆运动的范围。此宇宙不过地球与日球公转之间,地面上之际,极小极小的段,是寻常的,是现成的,是自然的,是简易的。人身个体,是宇宙圆运动的大气生的,为宇宙的遗传体。故曰,人身一小宇宙也。

十二经圆运动图

十二经圆运动图

十二经名词的说明

足太阳膀胱经壬水,足少阴肾经癸水。肾为阴脏,膀胱为阳腑。同秉大气中水气而生。壬癸者,分别为水气的阳性、阴性之称。水气有封藏作用。膀胱经水气的封藏作用,由上而下,肾经水气的封藏作用自下而上,以成一圆运动。足者,膀胱经自头走足,络肾,主降。肾经自足走胸,络膀胱,主升。太阳少阴者,太阳寒水少阴君火。膀胱经秉阳水之气,肾经秉阴水之气,兼秉阴火之气。

足少阳胆经甲木,足厥阴肝经乙木。肝为阴脏,胆为阳腑。同秉大气中木气而生。甲乙者,分别为木气的阳性、阴性之称。木气有疏泄作用。胆经木气的疏泄作用,由上而下,肝经木气的疏泄作用自下而上,以成一圆运动。足者,胆经自头走足,络肝,主降。肝经自足走胸,络胆,主升。少阳厥阴者,少阳相火厥阴风木。肝经秉阴木之气,胆经秉阳木之气。兼秉相火之气。

手少阴心经丁火,手太阳小肠经丙火。心为阴脏,小肠为阳腑。同秉大气中火气而生。丙丁者,分别为木气的阳性、阴性之称。木气有宣通作用。心经火气的宣通作用,由上而下,小肠经火气的宣通作用自下而上,以成一圆运动。手者,心经自胸走手,络小肠,主降。小肠经自手走头,络心,主升。肝经自足走胸,络胆,主升。少阴太阳者,少阴君火太阳寒水。心经秉阴火之气,小肠经秉阳之气。兼秉阳水之气。此阳火乃太阳寒水封藏之大火,故小肠经称太阳。

手厥阴心包经相火,手少阳三焦经相火。心包为阴脏,三焦为阳腑。同秉大气中相火而生。相火有燃烧作用。心包经相火的燃烧作用,由上而下,三焦经相火的燃烧作用自下而上,以成一圆运动。手者,心包经自胸走手,络三焦,主降。三焦经自手走头,络心包,主升。厥阴少阳者,厥阴风木少阳相火。三焦经秉阳性相火之气,心包经秉阴性之气。兼并阴木之气。

足阳明胃经戊土,足太阴脾经己土。脾为阴脏,胃为阳腑。同秉大气中土气而生。戊己者,分别为土气的阳性,阴性之称。土气有运化作用。胃经土气的运化作用,由上而下,脾经土气的运化作用自下而上,以成一圆运动。足者,胃经自头走足,络脾,主降。脾经自足走胸,络胃,主升。阳明太阴者,太阴湿土阳明燥金。脾经秉阴土之气,胃经秉阳土之气。兼并阳金之气。

十二经的经字有经过意。脏腑如储电之瓶,经如传电之线,又经管之意。默记此图,为研究本书第一功夫,如难记,记每经前仨字,手之三阳,自手走头,足之三阳,自头走足,手之三阴自胸走手,足之三阴,自足走胸。

二十四节气圆运动图

二十四节气圆运动图

二十四节气圆运动详细说明

小暑大暑二节。太阳直射地面的热,称之曰暑。大暑者,一年的地面的热此时最大也。太阳的热,为万物生命的原素。此热经秋由地面降入地面之下,经冬则沉而藏于地下的水中。次年交春,由水中与水化合升出地面之际。交夏浮于地面上的天空,再经秋偕地面新到之热,降入地下的水中,此宇宙一年的圆运动也。地面上的天空,此“的”字,注意,言不甚远也。热之能降,金气之力。

立秋处暑二节。此节,为一年圆运动的起点。立秋时,距地面不远的天空之上,压力初降,降到处暑,此压力增多,遂将降到地面而未入土之热,压入土内。处者,归也,入也。言地面的热,经秋金之降,归入土内也。此时正当中伏。夏至第三庚日起,为初伏;第四庚日起,为中伏;第五庚日起,为末伏。伏者,言金之降气,将地面之热,降伏而入于土内也。初伏前,地面虽热,不觉有热气熏鼻。初伏以后,地面上即觉有热气熏鼻。中伏之日,人行地面上,觉热气由地而上涨,特别浓厚,即是暑气入地的前驱。中伏过了,便是末伏。末伏在处暑前后,一过处暑,地面上便觉清凉,便是暑气入地已多之现象。庚金之降气,即大气的压力。详宇宙篇气象学的证明。

秋气肃杀,此杀字,古文亦作降字解。人都认为生杀之杀,以为秋深叶落,便是杀气。不知叶之生也,乃根下之阳上升于枝也。叶之落也,乃枝上之阳,降入于根。谚语有叶落归根之言,言始终仍是一事云耳。立秋处暑之后,阳气下降,万物得根,人身即较强健也。

白露秋分二节。热降液生,此时地面,早晚便有露气。秋分以前,地面上的热多,地面下的热少。到秋气下降,暑气入地,地面上有了露时,地面上的热,与地面下的热,多少一样,上下平分,故曰秋分。

寒露霜降二节。过了秋分,地面上的热,降入地面下者多。天空的压力,压入地面下者亦多。地面上遂寒冷起来。白露时的露,但觉得凉,此时的露,便觉得寒。再过半日,地面上的热,降入地面下者更多。大气中收敛力量更大,寒气增加,露便成霜。西北方居住土穴的人,穴内的感觉,特别明显。东南方亦感觉秋后屋内有热气。此时地面上觉得凉,地面下便已温了。人身亦下部增温也。

立冬小雪二节。一年的大气,秋降冬沉,春升夏浮。名是大气在降沉升浮,其实是大暑小暑的阳热在降沉升浮。立冬者,降下的阳热,开始在沉也。倘或今年小暑大暑之时的阳热,不降沉下去,或降沉者少,明年春夏,便无阳气升浮上来。不惟禾稼无粒,人身且多虚寒死病。阳热由降而沉入土下的水中,地面上由凉而寒,地面下由温而热。寒则收敛力大,雨使成雪也。矿坑下的工友,夏着棉衣,冬则赤脚,地面下夏寒冬热之故。

大雪冬至二节。大雪之时,阳热下沉愈深。地面上的雪愈大。见地面上的雪大,则知地下的阳热沉的愈深。气体的圆运动个体,阳热降极则升。冬至者,阳热降极而升之位也。此时若天暖不冷,或闻雷,或起雾,阳气为外泄,便起上热下寒人死最速的温病。来年春夏病更大也。冬至之时,天人的下部阳多,阳多则动,多病遗精白带。

小寒大寒二节。降极则升,是圆的,阳热之性,原是动的,动则直上直下的性的,不能生育成物。生物的大气的升降,是圆的,阳热之性,原是动的,动则直上,自然之理。惟其冬至后,继以小寒,再往大寒。寒能封藏,阳热经寒的封藏,便不能任性直升。小寒大寒者,封藏又封藏也。沉于地下水中的阳热,为成物发生的生命根本。冬至后,寒藏的足,根本深厚,生长用足。故冬季后寒冷,明年乃能丰收,乃无危险的病。向来无冰雪之地,冬季亦须寒冷,乃能少病。地下水中封藏的阳热,升出地面,则成雷,成雾。冬季阳热应当封藏,而反升泄,根本拔起,故重庆冬季雾大

立春雨水二节。冬寒之后,春气转温,温者冬时封藏于地下水中的阳热,升出地面,火从水出,其气温和也。立春者,大气的阳热,由沉而升也。雨水者,阳热秋降,地面气冷,露则成霜。阳热春升,地面气温,雨则成水也。此时阳根动摇,小儿即多虚病。

惊蛰春分二节。冬时阳热,收藏于地下水中,万物即随阳热之沉而蛰藏。交春鸟兽交尾,蛇虫启蛰,草木萌动,万物随封藏的阳气升发起来,而惊动也。春分对秋分而言。秋分节前,地面上阳热多,地面下阳热少。秋分节后地面下阳热多,地面上阳热少。春分节前,地面下阳热多,地面上阳热少。春分节后,地面上阳热泪盈眶多,地而下阳热少。地面下阳热减少,故春分后的时令病,多是下虚。

清明谷雨二节。阳热初升于地面,阳气弥漫,地面不明。经春分节后,再升于地面之天空,则地面清明也。此时阳热升出地面者多,雨水亦多,好种谷也。阳热升出于地面者多,地下阳根则少矣。所以此时外感发热,食凉药多坏。

立夏小满二节。地下封藏的阳热,由升而浮,则成夏季。立夏以后地面阳热较多。满者,地面上热满也。曰小满者,比较大暑而言也。此时地面阳热小满,不止旧年降沉的阳热,升现出来的关系。今年太阳由南往北,地面受热的关系,亦居其中。但生物的阳根,则旧年降沉的阳热,负责较多。地面之际,阳热小满,地面之下,阳热已大虚矣。故小满节后,多下寒之时病也。

芒种夏至二节。地面之际,阳热小满,雨水又足,麦穗生芒,将成熟也。夏至者,至者,极也。冬至为阳热降极而升之时,夏至为阳热升极而降之时。夏至之后,经小暑大暑,于是立秋。冬至之后,经小寒大寒于是立春。立春则阳升,立秋则阳降。夏至阳降,必经小暑大暑之热,然后降。冬至阳升,必经小寒大寒之寒,然后生。升降的范围大,则由升降而生的圆运动的中气足。所以夏极热,冬极冷的地方的人,特别聪明。冬至以后,交立春而后阳升。夏至以后,却未交立秋,先有初伏,中伏,而阳已先降。造化之道,惟恐阳气不降。因阳性本升,所难得者,阳之降也。所以《内经》曰“夫虚者,阳气出也;夫实者,阳气入也”,阳升则出,阳降则入,所以人身交春夏则倦怠。交秋冬则健康也。

二十四节气,简言之,就是夏季太阳射到地面的热,经秋降入土下,经冬藏于土下的水中,经春由土下的水中,升出地面,经夏浮于地面之天空,再同夏季太阳射到地面的热,降入土下。升降一周,则生中气。图中之太极图,表示中气之所在。中气者,万物之生命也。

秋收冬藏,秋降冬沉,春生夏长,春升夏浮。升者,阳热升也。浮者,阳热浮也。降者,阳热降也。沉者,阳热降也。藏者,藏阳热也。收者,收阳热也。长者,长阳热也。生者,生阳热也。

吾人的在北温带地面。夏至之时,见太阳往南,地面之天空上的压力向下,地面上的太阳热力,遂往下降。冬至之时,见太阳往北,压到地面下之水中的压力,仍往上收,压到降下水中的太阳热力,遂往上升,周而复始,遂成二十四节气之春温夏热秋凉冬寒。所谓大自然的宇宙,如此而已。甚寻常事耳。一日之卯午酉子,一年之春夏秋冬也。伤寒论肠胃之热证,申酉时必热加。遗精白带,半夜病作。春病温病,夏病霍乱,秋冬人则身体特别健康。皆大气运动整个发现之事实。所以学中医学,必先学知大气。必先学知二十四节气。

读此图要整个的读。在读阳升,就要注意阳降;在读阳降,就要注意阳升。在读地面之上,就要注意地面之下。在读地面之下,就要注意地面之上。在读春,就要注意秋。在读冬就要注意夏。在读右下左上,就要注意中。将图的左右上下,合在自己的身体的左右上下看,便知人身一小宇宙一气运行之妙,而得到治病的窍要。

节气的节字,就是竹节。节与节之间,是滑利的。一到节上,便难过去。宇宙大气,交节必郁而后通。久病之人,交节前三日多死。大气郁人身亦郁。久病之人,腠理干塞,交节不能通过,是以死也。凡病节前起色,以后即愈得快。可以见中医学是人身一小宇宙之学矣。故学知二十四节气,须用功夫,一点不可含糊。务必于事实上,随时随地找出凭据,欲找凭据,须在病人身上去找。我常谓在家读医书,不如医院的“看护士”容易明白,时时与病人不离开也。中医无医院,只读空书耳。书再不好,更无法学。二十四节气的圆运动图,中医的医院也。

大气运动图说

大气运动图说

大气运动图

此图的范围,即是二十四节气的范围。同温层,是宇宙的大气圆运动个体上方的外方。有定温层,是宇宙大气圆运动个体下方的外方。均与圆运动的大气个体无关。地心热力,在有定温层以下甚远之处,亦与圆运动的大气个体无关。大气圆运动个体的关系,只是地面上原有的阴冷,与太阳射到地面上的阳热,澎压交互不已的变动而已升①。此宇宙与生物生命有关系的宇宙。关系云者,二十四节的大气降沉浮升的圆运动也。

①“升”:原文有此字,考上下文当为衍文。

大气运动范围图说

版权声明:
作者:老中医
链接:https://pianguai.com/649.html
来源:偏怪-中医偏方学习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
文章目录
关闭